联手Uber与Lyft 沃尔玛正式进军分享经济领域

未央网 作者: Alison Griswold 译者: Array

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上周五表示,计划在未来几周通过美国凤凰城市的Uber打车软件和丹佛市的Lyft打车软件测试送货上门服务,并试图借此在分享经济领域寻求突破。自今年三月起,沃尔玛一直在试验送货服务,商品来自它位于迈阿密的批发品牌Sam’s Club,这一试验通过当日送货创业公司Deliv完成。

沃尔玛此前也曾推出过一项购货服务,客户可以在网上下订单并在当地的商店取货。而与Uber和Lyft的试验合作将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优势。先由沃尔玛的工人完成货物处理、分拣和包装,然后再通过Uber或Lyft的APP发出运货请求从而实现送货服务。

客户将为送货服务支付7到10美元不等的送货费用。Lyft拒绝对沃尔玛将如何支付送货费用发表评论,而Uber和Walmart也没有对此进行回应。

按需式货物运输服务不是一种能轻松赚钱的商业模式。沃尔玛、谷歌、亚马逊以及得到大力支持的硅谷创业公司Instacart都在争抢送货上门服务这块蛋糕。但是这项服务的利润其实十分微薄,购物者每消费100美元,商店通常只能保有1到3美元的利润。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开展送货服务,需要保持高水平的频率和数量才能使得财务正常运转。

他们能否度过难关尚没有答案。Costco集团首席执行官Craig Jelinek质疑是否真的有公司能通过当日送货上门实现盈利。 Webvan是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热潮中的一家在线杂货商,它是那个时期中最悲壮的失败案例之一。而近几个月来我们也看到,Instacart已经开始上调价格,解雇总部员工,并对其店内购物者实施苛刻的新标准。

即便如此,这些公司似乎还是对送货服务的价值持有坚定信心。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日常百货是每个人的生活必需品。随着与同类型公司亚马逊的竞争日趋白热化,沃尔玛在提高杂货产品水平上花费了更大的精力。沃尔玛庞大的规模体系——它在美国拥有上千家分店——可以帮助它避免困扰其他公司的送货服务低频率和数量小的问题。

而在公平竞争的叫车服务领域,随着搭乘行为越来越商业化,创业公司逐步开始将物流作为丰富商业模式的一种途径。本次与沃尔玛的合作算是Lyft首次公开进军物流领域,而Uber却已经在这一领域运作了两年时间。Uber首席执行官 Travis Kalanick早在2014年12月接受采访时就明确指出了这些目标:“如果我们能够在五分钟内为你提供一辆专车,那么我们也能在五分钟内为你提供任何物品。”也就是从那时起,Uber先后推出了UberRush(信件送递服务)和UberEats(餐厅送餐服务),如今这两项服务都归入强大的“UberEverything”部门。

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上周五表示,计划在未来几周通过美国凤凰城市的Uber打车软件和丹佛市的Lyft打车软件测试送货上门服务,并试图借此在分享经济领域寻求突破。自今年三月起,沃尔玛一直在试验送货服务,商品来自它位于迈阿密的批发品牌Sam’s Club,这一试验通过当日送货创业公司Deliv完成。

沃尔玛此前也曾推出过一项购货服务,客户可以在网上下订单并在当地的商店取货。而与Uber和Lyft的试验合作将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优势。先由沃尔玛的工人完成货物处理、分拣和包装,然后再通过Uber或Lyft的APP发出运货请求从而实现送货服务。

客户将为送货服务支付7到10美元不等的送货费用。Lyft拒绝对沃尔玛将如何支付送货费用发表评论,而Uber和Walmart也没有对此进行回应。

按需式货物运输服务不是一种能轻松赚钱的商业模式。沃尔玛、谷歌、亚马逊以及得到大力支持的硅谷创业公司Instacart都在争抢送货上门服务这块蛋糕。但是这项服务的利润其实十分微薄,购物者每消费100美元,商店通常只能保有1到3美元的利润。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开展送货服务,需要保持高水平的频率和数量才能使得财务正常运转。

他们能否度过难关尚没有答案。Costco集团首席执行官Craig Jelinek质疑是否真的有公司能通过当日送货上门实现盈利。 Webvan是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热潮中的一家在线杂货商,它是那个时期中最悲壮的失败案例之一。而近几个月来我们也看到,Instacart已经开始上调价格,解雇总部员工,并对其店内购物者实施苛刻的新标准。

即便如此,这些公司似乎还是对送货服务的价值持有坚定信心。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日常百货是每个人的生活必需品。随着与同类型公司亚马逊的竞争日趋白热化,沃尔玛在提高杂货产品水平上花费了更大的精力。沃尔玛庞大的规模体系——它在美国拥有上千家分店——可以帮助它避免困扰其他公司的送货服务低频率和数量小的问题。

而在公平竞争的叫车服务领域,随着搭乘行为越来越商业化,创业公司逐步开始将物流作为丰富商业模式的一种途径。本次与沃尔玛的合作算是Lyft首次公开进军物流领域,而Uber却已经在这一领域运作了两年时间。Uber首席执行官 Travis Kalanick早在2014年12月接受采访时就明确指出了这些目标:“如果我们能够在五分钟内为你提供一辆专车,那么我们也能在五分钟内为你提供任何物品。”也就是从那时起,Uber先后推出了UberRush(信件送递服务)和UberEats(餐厅送餐服务),如今这两项服务都归入强大的“UberEverything”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