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在香港布局的困境

未央网 作者: 歌神老衲

近日,滴滴与Uber展开了火热的融资竞赛,双方都不希望在融资规模以及市场占有率上轻易败下阵来。

与中国大陆网约车市场竞争日渐激烈不同,在特区香港的O2O出行市场上,随着当年快的打车的退出,Uber成为了唯一一个大玩家。目前Uber在香港约有五百辆不到的专车,支付渠道主要通过信用卡。凭借成熟的技术、运营经验以及资金支持,Uber继2014年入驻香港后便一直努力希望改变香港人的传统出行方式,使其成为“马太效应”下香港出行市场的又一巨头。

然而,Uber在港深耕布局了两年后,情况不容乐观,其中香港复杂的市场环境和政策法规有着直接联系。

香港拥有近730万人口,生活在面积约110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自从上世纪经济结构转型后香港便成为世界重要的金融中心,就是在这样一个开放的环境下,外来的Uber却很难融入香港。香港市民的出行依然主要靠传统的交通方式,Uber的DAU、MAU数据并不漂亮,当下Uber在香港依然是一个低频的出行方式。笔者认为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1、香港的公共交通建设已十分发达

香港的地铁、公交、小巴以及出租车基本能够满足现有的出行需求。其中,港铁作为香港的交通动脉解决了绝大多数港人的出行问题。

这里简单介绍下港铁运营的几个给力之处,单节车厢载客人数多,发车间隔时间较短,站点几乎辐射香港的主要住宅、商场、关口等人口密集区,加之无安检、扶梯快、引导员密布等因素使得港铁的运营十分高效,其也成为了世界上为数不多盈利的地铁公司。

公交、小巴和出租车满足了最后一里路和其他出行需求,除非遇到极端天气或是偏远的路径,Uber的服务对于绝大多数香港人来说并非是一个高频的刚需,想要挑战交通领域的垄断行业实属不易。

2、Uber在香港缺少线上有力支持,特别是在乘客端的线上流量支持上

相较于内地当年滴滴快的拥有微信和支付宝这样的超级流量二级入口,以及Uber中国借力百度地图和支付宝,Uber在香港的推进显得势单力薄。

脸书、WhatsApp等港人常用的社交工具并没有为Uber开辟二级流量通道,乘客了解Uber的主要途径主要是Uber香港的脸书、推特主页运营以及各式各样的线下地推活动。

3、Uber未能和香港出租车行业紧密连接

香港的出租车车租每月约1万港币,平均月净收入中位数是12000港币。根据统计处数据,2014年香港月收入中位数 为13400港币。 而香港理工大学的调查数据发现,Uber司机平均月入达4万元,最高可达8万元。

此外,许多拥有的士牌照的车主也饱受损失。在香港,的士牌照在市场上自由买卖,现在每个牌照的市场价约在700万港元左右,拥有的士牌照的车主,通常将车出租给职业的士司机运营,每月收取月租。Uber开放了私家车车主司机的服务后,受到了来自出租车行业组织的巨大压力。2015年7月,香港爆发过一次数百辆出租车的游行抗议,他们在政府总部门口扔饭碗表示被Uber抢走了生意,并出现怒砸车辆的情况。

此外,笔者亲测在香港不同时段的不同地区,Uber可约的出租车屈指可数。笔者分析相比较于年轻且拥有特斯拉等好车的Uber司机来说,香港出租车司机年龄结构偏大,他们并不习惯通过智能手机进行交易,所以香港街上的18000多辆出租车中绝大多数都未被Uber“招安”加入,司机端的地推任务十分艰巨。

4、Uber在香港缺乏相关法规保障

根据香港《道路交通条例》,除非获发有关牌照,否则任何人不得容许他人驾驶或使用汽车作出租或营利,首次定罪可判罚五千港元及监禁三个月,再犯者可处罚一万港元及监禁六个月。另外,根据香港《汽车保险(第三者)条例》,任何人若没有为汽车购买第三者保险,即属违法,可判罚款一万港元及监禁十二个月,并吊销驾驶执照十二个月至三年不等。

香港警方曾在2015年8月一次钓鱼执法中伪装成乘客用手机预约专车,在到达目的地并通过信用卡成功支付车资后将司机拘捕,随后,香港优步的办公室也被警方搜查,五名司机被指涉嫌“非法将车辆用于租赁”,警方指出优步的服务是“非法驾驶汽车出租或取酬载客”。

今年1月,香港警方又高调打击Uber,拘捕了7名Uber司机,控告他们非法载客及没有第三者保险驾驶罪。其中两人认罪,各被判罚款7000港元兼吊销驾驶执照12个月。这也是是香港首例优步司机被控有罪案。在极度崇尚法制的社会体制下,关于Uber合法性的问题使得许多司机和乘客对这样的模式心存疑虑。

5、Uber香港的收费昂贵不亲民

香港是一个出行成本极高的城市,相比于在内地,滴滴Uber的车费和出租车相差不大,而Uber在香港的车资大约是出租车费的3倍。例如从香港柴湾到鲗鱼涌,7公里不到的距离,出租车收费约52港币,而Uber则要202元。这样一个不太亲民的收费模式,在没有大量补贴的情况下对于大多数的香港市民来说是一个不太能够接受的高频出行方式。

结论

Uber在香港目前仍然是一个低频且离大众较远的场景,其在香港的布局任重道远,由此看来滴滴没有进入香港是一个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