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分期:需要遵纪守法 不需要道德批判

未央网 作者: 郑常怀

金融做不了雪中送炭,最多只会锦上添花。笔者这么讲,不是在哗众取宠,因为这就是金融的逻辑。

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安经历了第一次办砖厂的失败,为了能东山再起,只能通过银行贷款重整砖厂。对于孙少安而言,白手起家的他,没有银行贷款,砖厂就无法启动。

虽然贷款有利息,但银行的并不高。最后孙少安的砖厂做起来了,还银行的贷款和利息自然不在话下,最重要的是,因为贷款让孙少安这个普通农民,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

从这个逻辑来讲,金融可以说是“锦上天花”。

电视剧《欢乐颂》中,樊胜美的父亲生病了,为了能借到钱做手术,只能将房子抵押给魏渭,然后还要按月收利息,虽然最后魏渭没有收樊胜美的利息,但这是出自朋友的情谊。如果是从金融机构,或者贷款机构借钱,利息是肯定要的。

人家的父亲都病成这样了,不捐钱也就罢了,借钱还需要手续费,如果还不起钱,就把你房子卖了,他从中还能赚一笔,这就是金融机构的赚钱法则。

从这个逻辑来讲,金融更像是在“落井下石”。

以上两个案例告诉我们,金融从来都是无情的,更谈不上什么道德。

既然金融本来就是这样的,那么我们在看待校园分期的时候,就没有必要用道德来批判它。

有人说,校园分期是个有原罪的、没有道德支撑的行业。虽然本质上是借款给大学生,其实是逼着学生让父母还款。银行之前也曾推出了学生信用卡,但之后因为坏账、道德风险等问题,银行暂停了学生信用卡,这才给了校园分期一定的市场。

信用卡的商业逻辑是,我知道你有能力还款,但不一定能按时还款,一旦你没有按时还款,那我就收你的逾期罚息。

所以在笔者看来,银行不做学生信用卡,不是因为道德风险很大,而是因为学生信用卡的坏账太高。

校园分期,表面上看是购物分期还款,其实就是学生向平台借款,用借来的钱购买到一个商品。

既然是借钱,当然要有利息。人们说校园分期没有道德支撑,而昂贵的奶粉、童装,天价的学区房、补习课,这些生意又能比校园分期高尚吗?笔者想说的是,用道德去批判一门生意,这本身就没有讨论的必要,因为生意只需遵纪守法。

至于高昂的滞纳金,这个应该有个标准,毕竟你的用户是学生,自己没有稳定收入。那以什么为标准?笔者认为,信用卡的逾期罚息万分之五,这个标准是值得参考的。

信用卡赚钱的逻辑就是逾期罚息,因为按时还款是没有利息的,而校园分期赚钱的逻辑是分期服务费,除此之外是逾期罚息,这是对不守信用的惩罚,不应成为其盈利模式。

按照校园分期的宣传口号,提前拥有想要的iphone,提前获得电脑,无论是娱乐也好,学习也罢,总之突出的是提前消费,学生享受到的是分期的红利,那么就该赚分期的钱。既然如此,大可以将滞纳金比例调低点,因为其商业模式与信用卡有本质不同。

近日,趣分期高昂滞纳金被媒体报道,引起互联网金融行业热议。有媒体报道称,趣分期创始人罗敏为滞纳金道歉,并表示,“趣分期有过一段时间较高的滞纳金,当时的考虑是希望提醒大学生用户,注意信用,安全还款。”

让笔者疑惑的是,提醒大学生用户,难道只能通过高昂滞纳金,不能在推广的时候提醒吗?此外,如果没有媒体的报道,趣分期高昂的滞纳金要提醒大学生多久,会不会成为其最重要的盈利手段?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校园分期不需要道德审判,在遵纪守法的同时,善待你的客户,如果把他们都榨干了,你们就真的没法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