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有望成为生物科技界的Kickstarter

未央网 作者: Antony Evans 译者: Array

做公司难,做生物技术公司更难。不仅是因为生物技术公司烧钱的地方多,比如实验室场地、基因技术研发、试剂购买等,而且微生物的生命周期也限制了产品开发的速度。硬件公司也存在这样的问题,直到Kickstarter平台出现这个困境才得到了缓解,但回报众筹对生物技术公司的影响却是有限的。

Title III股权众筹似乎能解决生物技术公司的难题。Title III股权众筹允许非授信投资人对私营企业投资,这是美国经济大萧条以来的第一次。在2016年5月16日,也就是三周前,TitleIII法案正式生效。我在WeFunder发起了了一个首批Title III股权众筹公司。我认为Title III股权众筹的到来,将会像Kickstarter对硬件公司一样,给生物技术公司带来变革,将开启一个增长更快,让更多人受益科技进步的时代。

其中的潜在商机不可小视:目前排名前两位的Title III股权公司(超过30家已启动)Beta Bionics和我的axa Biotechnologies,都专注于生物领域。

为什么Kickstarter在生物技术领域行不通?

Glowing Plant project是Kickstarter上较早的企业之一,专注于合成生物应用。作为创始人,我非常清楚生物技术项目在回报众筹中面临的困难。一边是有前景的投资回报,一边是生物研究的不确定性,两者不可兼得。因此,我们经常受到科学界的批评,批评我们承诺某种并未完成的东西(科学从不这样)。然而,生物企业的前期非常需要资金,尤其是生物技术企业,只要你做出了样品,后面只需要很少的资金去生产和运输,通过重复生产就可以达到较大的规模。所有生物学家都会告诉你,生物研究总是有各种未知。许多生物技术产品需要一定程度的管控审批,让这个过程更加难以把控。去众筹一个需要监管批复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很可能拿不到这个产品,因此也就无法将产品给投资者作为回报。

硬件创业公司的问题则与生物科技公司的相反:各种工具的存在使得样品的成本相对便宜,但大规模生产却非常困难且耗资巨大。这也就是Kickstarter预售模式的魅力所在,这些公司可以在几周内就预售出成千上百万美元。

虽然很多硬件众筹项目失败了,但相比生物技术公司,其风险可控的多,而且如果资金充裕且经验丰富还可以进一步降低风险。而因生物系统内在的复杂性,生物技术公司的风险永远是未知的, 因此与基于研究成果的回报众筹相比,股权众筹是处理此类风险更好的渠道。

我们为什么需要新的筹资机制?

很显然,目前的筹资机制对融资初期的生物技术公司来说是一个挑战。大的资金池被制药投资和技术投资(大部分是软件投资)一分为二。传统的生物技术风险投资者懂技术,但他们更看重评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风险,得到将通过临床试验阶段的公司卖给大制药公司的渠道,这些都不是新一代生物技术公司所需要的。这些公司会避开生产那些需要较长审批流程的产品,通常在资金使用上也更高效。另一方面,技术风险投资也在生物技术方面有所尝试,他们明白科技趋势带来的好处,但是并不懂规避生物技术投资中的技术风险。

在这两大阵营中间,存在着一个新兴的产业,所有人都看到了它的巨大潜力,但是目前急需资金。Title III股权众筹恰好可以填补这个缺口。另外,许多生物科技公司的社会价值(包括更好的食物、更经久的材料、新的药物等等)对潜在投资者都形成了双重吸引,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做有风险的投资,但是支持一份美好的事业和追求潜在的高额回报会让他们有满足感。

生物技术需要分散的所有权

人们反对基因改造工程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基因工程技术带来的好处会被特大企业掠夺,而不是大众。Title III股权众筹的出现则为大众获取回报提供了平台,同时也使得整个操作过程更加透明规范。另外,在这种新的模式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良性的循环,那就是将消费者变为持股者、传播者和有原则的利益相关者。

生物应用软件将会变得和手机应用一样简单

接下来几年将会是生物技术产业发展的大好时机,基因序列测定、基因合成、实验室自动化等深层技术将迎来指数级增长。

将技术进步与股权众筹等新的募资方式相结合,将会激发一轮新的创新,生物应用将会变得像手机应用一样简单。创新带来的无限可能才刚刚开始。

Antony Evans是Taxa Biotechnologies的创始人和CEO,他专注于该行业的非技术领域,包括商业开发、市场营销、资金募集、外部沟通和管理。在Taxa 之前,他曾带领 Glowing Plant Kickstarter campaign, 在菲律宾做出了世界首个纯移动小额贷款银行,与哈佛医学院合作生产了一个手机应用,下载量超过25万次。在此之前他供职于Oliver Wyman and Bain & Company,做过6年管理咨询顾问和项目经理。.

 

 

做公司难,做生物技术公司更难。不仅是因为生物技术公司烧钱的地方多,比如实验室场地、基因技术研发、试剂购买等,而且微生物的生命周期也限制了产品开发的速度。硬件公司也存在这样的问题,直到Kickstarter平台出现这个困境才得到了缓解,但回报众筹对生物技术公司的影响却是有限的。

Title III股权众筹似乎能解决生物技术公司的难题。Title III股权众筹允许非授信投资人对私营企业投资,这是美国经济大萧条以来的第一次。在2016年5月16日,也就是三周前,TitleIII法案正式生效。我在WeFunder发起了了一个首批Title III股权众筹公司。我认为Title III股权众筹的到来,将会像Kickstarter对硬件公司一样,给生物技术公司带来变革,将开启一个增长更快,让更多人受益科技进步的时代。

其中的潜在商机不可小视:目前排名前两位的Title III股权公司(超过30家已启动)Beta Bionics和我的axa Biotechnologies,都专注于生物领域。

为什么Kickstarter在生物技术领域行不通?

Glowing Plant project是Kickstarter上较早的企业之一,专注于合成生物应用。作为创始人,我非常清楚生物技术项目在回报众筹中面临的困难。一边是有前景的投资回报,一边是生物研究的不确定性,两者不可兼得。因此,我们经常受到科学界的批评,批评我们承诺某种并未完成的东西(科学从不这样)。然而,生物企业的前期非常需要资金,尤其是生物技术企业,只要你做出了样品,后面只需要很少的资金去生产和运输,通过重复生产就可以达到较大的规模。所有生物学家都会告诉你,生物研究总是有各种未知。许多生物技术产品需要一定程度的管控审批,让这个过程更加难以把控。去众筹一个需要监管批复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很可能拿不到这个产品,因此也就无法将产品给投资者作为回报。

硬件创业公司的问题则与生物科技公司的相反:各种工具的存在使得样品的成本相对便宜,但大规模生产却非常困难且耗资巨大。这也就是Kickstarter预售模式的魅力所在,这些公司可以在几周内就预售出成千上百万美元。

虽然很多硬件众筹项目失败了,但相比生物技术公司,其风险可控的多,而且如果资金充裕且经验丰富还可以进一步降低风险。而因生物系统内在的复杂性,生物技术公司的风险永远是未知的, 因此与基于研究成果的回报众筹相比,股权众筹是处理此类风险更好的渠道。

我们为什么需要新的筹资机制?

很显然,目前的筹资机制对融资初期的生物技术公司来说是一个挑战。大的资金池被制药投资和技术投资(大部分是软件投资)一分为二。传统的生物技术风险投资者懂技术,但他们更看重评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风险,得到将通过临床试验阶段的公司卖给大制药公司的渠道,这些都不是新一代生物技术公司所需要的。这些公司会避开生产那些需要较长审批流程的产品,通常在资金使用上也更高效。另一方面,技术风险投资也在生物技术方面有所尝试,他们明白科技趋势带来的好处,但是并不懂规避生物技术投资中的技术风险。

在这两大阵营中间,存在着一个新兴的产业,所有人都看到了它的巨大潜力,但是目前急需资金。Title III股权众筹恰好可以填补这个缺口。另外,许多生物科技公司的社会价值(包括更好的食物、更经久的材料、新的药物等等)对潜在投资者都形成了双重吸引,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做有风险的投资,但是支持一份美好的事业和追求潜在的高额回报会让他们有满足感。

生物技术需要分散的所有权

人们反对基因改造工程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基因工程技术带来的好处会被特大企业掠夺,而不是大众。Title III股权众筹的出现则为大众获取回报提供了平台,同时也使得整个操作过程更加透明规范。另外,在这种新的模式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良性的循环,那就是将消费者变为持股者、传播者和有原则的利益相关者。

生物应用软件将会变得和手机应用一样简单

接下来几年将会是生物技术产业发展的大好时机,基因序列测定、基因合成、实验室自动化等深层技术将迎来指数级增长。

将技术进步与股权众筹等新的募资方式相结合,将会激发一轮新的创新,生物应用将会变得像手机应用一样简单。创新带来的无限可能才刚刚开始。

Antony Evans是Taxa Biotechnologies的创始人和CEO,他专注于该行业的非技术领域,包括商业开发、市场营销、资金募集、外部沟通和管理。在Taxa 之前,他曾带领 Glowing Plant Kickstarter campaign, 在菲律宾做出了世界首个纯移动小额贷款银行,与哈佛医学院合作生产了一个手机应用,下载量超过25万次。在此之前他供职于Oliver Wyman and Bain & Company,做过6年管理咨询顾问和项目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