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贷行业“冰水两重天”:线上风生水起 线下生死存亡

未央网 作者: 罗伟

从《广州民间金融街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可以发现,互联网小贷与传统小贷的差别待遇共有三点:一是允许单一大股东,甚至独资;二是注册资金降到1个亿;三是异地企业可以申请。就全国来看,小贷公司的不良贷款率不会低于10%,个别小贷公司甚至超过50%,有些小贷公司已经收缩贷款余额,甚至不再新增贷款,专心收贷。

自2008年5月银监会、央行发布《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来,小贷公司已经走过了7年的历程。

在7年时间里,从起步到2010年前后的高速发展,再到2014年以来风险逐渐暴露,2015年不良高企、业务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小额贷款行业走出了一条抛物线式的发展之路。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会理事长杜晓山今年4月份在广东省小额贷款公司协会第二届二次会员大会上表示,就全国来看,小贷公司的不良贷款率不会低于10%,个别小贷公司甚至超过50%,有些小贷公司已经收缩贷款余额,甚至不再新增贷款,专心收贷。

在传统小贷生死存亡之际,本是同根生的互联网小贷却风生水起,从发起人来看,互联网小贷诞生之初就自带场景,客户也大多围绕着企业的上下游或是消费终端,在“得场景者得天下”的当下,互联网小贷正在逐步成长为互联网金融的下一个风口。

传统小贷生死存亡

广东省金融办此前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广东省(不含深圳)小额贷款公司共有378家,注册资本511.4亿元,平均每家注册资本1.4亿元。新增小额贷款公司26家,增幅7.4%,比去年低14.8个百分点。

与前些年相比,小贷公司的下滑趋势十分明显。首先,收益下降,2015年广东小贷行业净利润14亿元,比2014年下降29.3%。其次,贷款投放首次下降。全省小贷公司贷款余额477.5亿元,比2014年末减少31亿元,同比下降6.1%。受整体经济下行影响,行业平均资本回报率3.03%,比上年末下降2.5个百分点。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却呈现出持续“双升”趋势,2015年全省不良贷款余额13.4亿元,比上年增加10.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8%,比上年上升2.17个百分点。

对于行业的不良情况,杜晓山表示,就全国来看,小贷公司的不良贷款率不会低于10%,个别小贷公司甚至超过50%,有些小贷公司已经收缩贷款余额,甚至不再新增贷款,专心收贷。目前,广东300多家小贷公司中,正常经营估计不到100家,仍有增量业务的小贷公司大致50~60家,全国小贷公司的总体情况大致为好中差各占1/3。

“我们处在这样的时期,唯一的经营策略就是生存下去。”他说。

而生存无望就只有退出,为了完善小款公司市场化的进入退出机制,今年3月份,广东省出台《广东省小额贷款公司减少注册资本和解散工作指引(试行)》,据了解,这也是国内首个单独就小额贷款公司市场化退出机制而制定的指引。

本报在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近日召开的“华南片区小额贷款公司内部培训”上了解到,目前已有20余家小贷公司根据上述工作指引申请减少注册资本或解散。

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秘书长徐北说,传统小贷公司普遍存在几个问题:首先,受资产规模及融资渠道的限制,在整体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凸显抗风险能力差、信贷产业品种单一的特点;其次,传统小贷公司成立当初股权过于分散,实际经营中,在企业的定位和经营思路上,股东很容易出现分歧。

“小贷公司在此前大量承接了银行剥离出来的客户和资产,这部分是银行出于风险考虑不愿意做的,结果流到了小贷手里,去年上半年风险出现,下半年小贷公司开始处置不良,一直持续到今年。”徐北说。

互联网小贷风生水起

而与传统小贷相对应的,却是互联网小贷的风生水起,大有发展成为互联网金融新风口的趋势。

目前,全国多地在试点互联网小贷,其中发展较快的两个区域是广州和重庆。

在广州的民间金融街,自2014年5月开展互联网特色小贷公司试点以来,目前已经设立了唯品会小贷、广联达小贷、广发互联小贷、复星云通小贷、拉卡拉小贷、金诺小贷等17家互联网小贷公司。

与线下传统小贷公司不同,互联网小贷依托互联网平台面向全国开展业务,并综合利用网络平台积累的客户经营、消费、交易以及生活等行为大数据信息或即时场景信息分析客户信用风险和进行预授信,并在线上完成贷款申请、审核、发放和回收等。

另外,广州民间金融街也在试图解决小贷公司不能像银行等金融机构一样查询征信的问题,目前,广州市已试点小贷公司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唯品会小贷公司、海印小贷公司等作为首批试点的企业接入央行征信系统。

“小贷接入央行征信系统的一个突出优势就是能够获取贷款人的信用档案,及时排除不良客户,为小贷公司防范经营风险。接入征信系统还可缩短放贷时间,提高放贷效率。此前,小贷公司贷前审查一般需要几天;接入征信系统后,小贷公司查询信用报告只需一至两分钟,极大缩短了贷前审查时间,快则半天内可完成审批放贷。”广州民间金融街一位负责人表示。

另外,为了更好地规范互联网小贷的发展,广州也起草了《广州民间金融街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根据该意见稿可以发现互联网小贷与传统小贷的差别待遇。

徐北表示,按照这份征求意见稿的表述,互联网小贷和原来传统小贷公司主要区别还是三点:一是允许单一大股东,甚至独资;二是注册资金降到1个亿;三是异地企业可以申请。

“广州地区的互联网小贷在市、区金融局批复后,可通过互联网平台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业务,可以说这种全国性的牌照对互联网企业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他说。

除了可以在全国开展业务外,互联网小贷兴起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大环境所致,“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越发严厉,很多互联网企业,包括P2P平台都在积极申报互联网小贷公司,牌照带来的好处是很现实的,比如一些专门做房贷、车贷的公司,如果没有全国性的小贷公司牌照,在当地车管所、房管局都没办法做抵押登记。一些有消费场景的互联网公司更是需要互联网小贷牌照开拓其金融板块的增值服务。”徐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