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一个韩信式悲情英雄的谢幕

未央网 作者: Anthony @格隆汇

一、央企联手民企,与地方国企交上了火

资本市场真的是天生的大戏编剧:各种布局,各种陷阱,各种心机,各种上云端,各种掉沟里。

曾经各种变化,但以为已尘埃落定的万科股权大戏,随着昨晚两个公告的发布,瞬间波澜再起,令人大跌眼镜:“华宝”联合起来,抗拒“深铁”——就是央企联手民企,与地方国企交上了火。

华润和前海走在一起,可谓是“万万没想到”。用市场语言翻译一下,就是中央军竟然与山大王联手进剿地方军。

事情的平地波澜来自昨晚(6月23日)央企华润和民企宝能双双发表的声明,一致反对万科、深铁重组方案。

前海人寿公告:

(一)本次预案将大幅摊薄现有股东权益和上市公司收益,我方明确反对万科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预案,后续在股东大会表决上将据此行使股东权利。

(二)万科董事会未能均衡代表股东利益,独立董事丧失独立性,未能诚信履职;万科监事会对董事会出现的种种问题未能尽到监督及纠正的职责;万科己实质成为内部人控制企业,违背公司治理的基本要求,不利于公司长期发展和维护股东权益。

华润公告:

(一)华润支持万科与深圳地铁在业务层面的合作,反对万科管理层提出的拟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重组预案;

(二)华润对万科董事会在审议及表决重组预案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已发函向两地监管机构反映,并质疑议案审议过程的合规性及议案通过的有效性;

(三)华润支持万科持续健康的发展,高度关注万科存在的内部人控制等公司治理问题。华润将继续致力提升万科企业管治水平,维护全体股东和投资者的权益。

翻译一下,上面两家的公告,其实主要内容都一样,就两句话:

1)反对万科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预案(敲打深铁,别妄想做老大);

2)批评万科己实质成为内部人控制企业(敲打管理层,注意管家与主人的界限)。

两个公告前后相差不足10分钟出来,要说他们台下没做什么沟通,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很明显,到今天这份上,以王石为代表的万科管理层,想通过引入深铁来抗拒野蛮人“宝能系”的方案,大概率胎死腹中。

华润和前海走在一起,可谓是“万万没想到”。 从华润入股万科已经16年了,双方一直相安无事,甚至每当王石郁亮面临“困境”的时候,往往都是老大哥华润挺身而出力挽狂澜。

但这一次显得没有那么的简单。对于此次万科提出的股权重组预案,来自华润的3位董事全部投了反对票,而且还公开质疑此次投票通过的合法性。

由此可见,华润重夺第一大股东地位的决心很大、执行力强,甚至不惜冒着众矢之的打破央企行事常规。比起宝能这种虽野蛮,但实力边界终究有限的民企,华润这个国家队一旦经过决策,能够调用的资源和霸道程度显然高出好几个量级。

无论其中是什么细节,万科想引入外援的想法,显然惹恼了华润,曾今亲密的战友一去不返。

​二、王石的时代落幕

万科股权之争的所有结果都仍存变数,但有一个结果是确定的:王石的时代将会落幕。

华润+宝能=39.55%万科股权,两大股东联手已超过全体股东三分之一投票权,而在重组方案需要2/3以上股东同意的情况下,可谓大势已定。

那么根据目前的情况,万科股权争霸战的结局又会是怎样?

最大的可能是:华润重回大股东,深铁尴尬出局,宝能安全撤退。

折腾大半年回到原点,就看华润怎么当宝能的接盘侠。宝能持有万科股票成本是16~17元,深铁重组方案每股作价15.88元,华润出价过高,则打脸“国有资产流失”,过低,又不可能说服已被深圳市按下的宝能来结盟,利益怎么输送?

这是未来下集剧情的亮点。

然后,万科,再见!

这个曾经最纯净、最透明的中国企业治理典范,未来将沦陷为多方博弈的决斗场,或逐步被央企华润收编、内部化。也许有人说,华润依然可以延续过去的治理策略。但人世间大多数事是覆水难收,经过这一战,信任的城墙已经崩塌,谁都难回当初。费那么大劲重回老大的华润,也只会进一步加强控制权——昨晚华润和宝能的声明,都已经将矛头指向了“内部人控制”。在这番争斗之后,内部控制人“交出掌舵权”,也变得顺理成章。

万科之成功,在于没有实际控制人的股权分散下的职业经理人高度自治,但其阿喀琉斯之踵也恰在这一点上,最终也会毁在了这点上,这是宿命,早晚而已。

所以,最悲催的是万科管理团队,分裂和出走是大概率事件。

2015年5月,王石接受媒体人胡舒立采访时称,经历了2008年之后,知道团队是没问题的了,绝对不需要自己再挺身而出了。

半年不到,他食言了。

“万宝”大战突然引爆,王石的愤怒随之通过自媒体被整个中国看到。他先是在内部的讲话中抛出“不欢迎宝能当大股东”,更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抛出带团队出走、“再造一个万科”的言论。

苦心耕耘把万科从一方诸侯,培养为一个王朝。可惜在当今“资本=枪杆子”的时代,面对野蛮人攻城,万科管理层手下没有“枪杆子”应对,而求救太上皇(华润)无果,只好独自寻找外援(深铁)自救。岂料现在太上皇和野蛮人联合起来,闹着内部斗争拒绝外部干涉,搞得万科管理层里外不是人,折腾大半年,最后还是沦为几个资本玩家翻云覆雨,谈判桌上被牺牲的棋子。

可以预见,一旦华润重新君临万科的王座,以管理层高度自治为标志的“王石时代”从此就画上句号。

三、王石的个人英雄主义:不兼容、也不见容于这个时代

中国多如牛毛的地产公司如果要做个分类,那就应该是:万科,以及万科以外的其他房地产公司。这家叫万科的公司几乎改变、拓展和制定了整个中国房地产业态的规则与玩法。

在盛行赤裸裸丛林主义的中国的政商环境里,理想主义的万科和王石的存在与壮大,都堪称奇迹。也惟其如此,王石今天的离去,才更显唏嘘:环境裹挟力量是如此之大,独树一帜能长大,但注定是走不到终点的。

王石将万科视为他的“作品”,作为创始人和万科董事长,王石与郁亮等整个管理层的持股加起来,至今只占约4.14%。在宝能系插手万科股权之前,万科的股权极度分散,而大股东华润又鲜少插手,万科的管理层才是过去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公司的真正掌舵人。

王石创业于1983年,不过企业界更倾向于将他划入“92派”。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当时,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主动下海创业,被统称为“92派”。

在精英意识和家国天下意识普遍浓厚的“92”派企业家中,只有王石鲜明地将“名”置于“利”之前,1994年的万科股改中,王石带头放弃了40%个人股权。

王石自己曾谈论过:“之所以放弃资产,第一,我觉得这是我自信心的表示,我选择了做一名职业经理人,不用通过股权控制这个公司,我仍然有能力管理好它;第二,在中国社会尤其在80年代,突然很有钱,是很危险的,中国传统文化来讲,不患寡,患不均,大家都可以穷,但是不能突然你很有钱。在名和利上只能选一个。我的本事不大,我只能选一头,我就选择了名。

2000年,他辞去万科总经理一职,仅保留董事长身份,从此开始“将三分之一时间用于登山”的生活。

直到2009年,王石接受了香港科技大学商业院的邀请,开始在香港科技大学商业院讲课——然后开始发现自己需要学习

2011年,王石带着公司安排的摄影师,开始去哈佛游学,他的计划是“一年哈佛,一年伦敦,半年耶路撒冷,半年伊斯坦布尔”,最后在哈佛呆了两年半,剑桥半年。而正是在美国,王石认识了田朴珺,并被爆出在2014年两人在美国喜结连理。

而以上这些,都成了街坊巷里、媒体长舌挖苦、讽刺的论据:不务正业,身居董事会主席高位,整天游山、玩水、泡妞。在这些人看来,与公司保持距离,以更清醒客观掌控公司发展大方向是不对的——凭什么这么舒服就管理了一家大企业?传统教育告诉他们,好的领导人应该是铁人王进喜那样的,下到车间一线,与工人同吃同穿,挥汗如雨。至于说道田朴珺,与其说是反映了那些街坊巷里的正义感,毋宁说反映了多数中国人内心共有的阴暗与猥琐:凭什么你一个大叔身边有美女如斯?

但就像所有伟大企业的精神领袖一样,“游山、玩水”的王石一直以其丰富的阅历、经验和视野主导万科的大方向,就像当初痛苦地去多元化之后,王石禁止万科再多元化。笔者认为,作为董事会主席,王石关键的职责,是帮助公司制定战略上的发展规划。

而纵观万科多年的成长与业绩,显然每一步战略发展上都是相当成功的。

2015年,万科实现营业收入1955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1亿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在国内地产公司中排行前茅。今年早些时候,万科宣布2015年度分红派息方案为每10股派送人民币7.2元现金股息,分红比例超过当期净利的40%。从财务数据来看,王石领导下的万科堪称卓越。

可惜高人早就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而当今“资本=枪杆子”的情况下,一旦蛋糕做大,一方诸侯成长为一个王朝,想要维持住政权的统治,没有维护地位的枪杆子,往往没有好下场。王石曾在股东大会回答股东提问时答复“一定会退出,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这与其说是一种大度的无奈,毋宁说是一个打天下者的心灰意冷。

市面流行的说法是:没有股权的王石是想当万科永远的摄政王,通过玩平衡,而牢牢掌握住公司控制权——所有说这这句话人的潜台词,无疑是心里默认资本才是唯一“正统”的皇室血统,其他所有都是心存妄念的奴才。中国从来是家天下——只要你不是皇帝血脉,再大能力与功勋,也是不能存非分之想的。

英雄常常以悲剧收场,他在江湖留下了传说,但江湖可能将不在有王石这号人物。

四、韩信的悲剧

汉高祖四年,楚汉相持阶段,双方筋疲力尽,拥重兵的齐王韩信成为左右局势的关键人物。

项羽因为司马龙且战败被杀而感到了恐惧,于是派盱眙人武涉前往游说韩信。武涉对韩信说:“今汉王复兴兵而东,侵人之分,夺人之地,已破三秦,引兵出关,收诸侯之兵以东击楚,其意非尽吞天下者不休,其不知厌足如是甚也!且汉王不可必,身居项王掌握中数矣,项王怜而活之,然得脱,辄倍约,复击项王,其不可亲信如此。

“今足下虽自以与汉王为厚交,为之尽力用兵,终为之所禽矣。足下所以得须臾至今者,以项王尚存也。

“夫以交友言之,则不如张耳之与成安君者也;以忠信言之,则不过大夫种、范蠡之于句践也。此二人者,足以观矣。愿足下深虑之。且臣闻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

“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挟不赏之功,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足下欲持是安归乎?夫势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名高天下,窃为足下危之。”

韩信辞谢说:“我侍奉项羽,官不过郎中,职位不过是个持戟的卫士,言不听计不用,所以我背楚归汉。刘邦授予我上将军印信,给我几万人马,脱下他身上的衣服给我穿,把好食物让给我吃,言听计用,所以我才能有今天。人家对我亲近、信赖,我却背叛,不吉祥,我即使到死也不会变心。希望您替我辞谢项王的盛情!”

之后齐人蒯通再次劝韩信反。史记上是这样记载他的劝诫的:当今两主之命悬于足下。足下为汉则汉胜,与楚则楚胜。诚能听臣之计,莫若两利而俱存之,参分天下,鼎足而居,其势莫敢先动。盖闻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愿足下孰虑之。

这里蒯通一而再再而三的向韩信表明,刘、项的命运就决定在韩信手里,向着项羽,项羽胜利;向着刘邦,刘邦胜利。不过在谁手下,都不如自己自立山头来得实在。

韩信依然拒绝了。

公元前196年,韩信被刘邦的妻子吕后诱杀于长乐宫钟室,死前长叹:悔不听蒯通之言。

如果时间倒流回去22年,王石会拒绝那40%的个人股权吗?

结语

现如今网上舆论,在万科股权之争中,王石一直在挨骂,宝能和华润倒成了英雄:无数人在羡慕和夸赞宝能大捞了一笔。

不得不感叹,我们真的到了一个新的时代。

回想整个过程,这次事件实际上是中国商场上理想主义与精致功利主义的对撞,从王石宣布不欢迎姚员外,到野蛮人撞门,到华润增持,再到引入深铁,直至华润最后为了“利益”悍然反目。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如果不出意外,理想主义从此土崩瓦解,而精致功利主义实际上早已登堂入室。

资本与经理人的较量,后者从无胜算,哪怕如乔布斯那样的天才,也被苹果扫地出门,这是天然力量的分野,无法抱怨什么。于王石而言,这个结果早在22年前他放弃控股权的时候就已注定。王石被吞噬,是这个行业的悲哀,更是中国政商环境的悲哀。

再见王石,你一直是个英雄,可以无憾;

再见万科,你曾经伟岸,但愿你未来能继续伟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