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投资的两大误区

未央网 作者: flatzhen

从2007年开始萌芽,到2013年的蛰伏期,2014年进入爆发期,2015年迎来调整期,P2P行业的发展轨迹还算清晰,然而伴随着P2P行业成长的投资人市场,形势就没有这么喜人了。截至2015年,国内P2P行业投资人数量已经达到了586万人,较2014年涨幅高达405%。从整体质量上看,投资人和市场都还停留在初级阶段,远远不够成熟,近几年来P2P投资人更是接二连三地掉入严重的认知误区中。

误区一:短标就是比长标好

过去P2P行业盛行跑路潮、倒闭潮,如今又流行起了“经侦雷”,似乎不管哪个时期,P2P都是一个“今日不知明日事”的特殊行业。基于风险的不可预测性,投资人普遍缺乏安全感,平台怎么吸引投资人呢?主打短期标,期限越短越好,以致P2P行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达成了这样的共识,市场只认短标,那我就算是长标短拆也在所不惜。常年累月,投资人就形成了这样的认知,“短标更好,短标更安全”,以1-6个月为最佳,6-12个月要酌情考虑,12-24个月要更加审慎。

从资金的灵活性和利用率上看,一方面,短标借款周期短,资金能够快速回笼,投资人既拥有了“落袋为安”的安全感,也放大了资金的灵活性;另一方面,很多平台为了招揽人气,会不定期推出投资返现、投资有礼的让利活动,资金短期多次回笼,投资人就能多次参加让利活动,也算拉高了整体收益。但短标也有其局限性,首先,资金容易站岗,这种现象在资产端疲软的时候尤甚,回款了很高兴地要续投,结果一看,要么抢不到标,要么投标的队伍已经排到半个月外了,白白浪费十天半个月的收益。其次,短标利率容易受大环境影响,近年来受到央行多次双降的推动及监管的施压,降息已经逐渐成为P2P行业的常态,一旦平台降息,最容易受到影响的将是短标,而长标由于还款周期长,只能维持原有利率,利率不会出现大的波动。

从平台运营的角度来看,短标过于密集也不是什么好的信号。第一,短标越是密集,平台的集中兑付压力就越大,碰到钱荒的时候,资金出现负流入,平台的处境可想而知。第二,主打短标的平台不排除自融嫌疑,事实上健康的借款周期至少应维持在3-6个月,试想为什么这个平台总能找到那些借钱只借几天、一个月的个人或企业,是猫腻还是胡闹?第三,总能投用户所好无限量地供应短标的平台,存在两种可能,一是拆标,且是拆标行为中最严重的期限错配,一旦资金链异常,必死无疑;二是假标,投资人既然这么喜欢短标,那就拼命地造呗,借新还旧,哪天没钱进来了我再跑。有数据显示,平台标的期限越短,发生问题的几率越高。据统计的499家推出天标产品的平台中,有94家成为了问题平台,占比接近20%。

事实上,长标的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利率较高且稳定;以等额本息形式还款的长标,投资人每个月都有一定回款,可以进行复投,算下来的复利可高多了。但我们首先应当明确,在进行P2P投资时,我们需要考究的是平台的安全性,而不是在标的长短上拧巴。风险高的平台,管他长标短标呢,该出问题的时候一样兑付不了;如果能够选对一家安全、稳定的平台,进行长标复投,不仅能够将收益最大化,还省去了短期内频繁、重复筛选标的的精力。总之,短标没有传说中的那样美好,长标也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不堪。

误区二:有抵押物的项目就是安全的

国内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起家时坚持效仿欧美的纯线上借款模式,不仅主张无信用借款,更坚持不兜底,虽然遵循了P2P模式的初衷,在国内却是非常行不通。由于国内征信环境不健全,国民的个人信用保护意识也不够强,信用借款在国内基本上等同于做慈善。2015年拍拍贷的坏账规模据称是950万,一季度坏账率为1.72%。然而投资人对该数字并不买账,有投资人称真实坏账率是这个数字的十倍都不为过。虽然说法夸张,但也侧面印证了信用借款在国内不成熟征信体系下的生存难点,抵押借款模式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国内P2P行业的主流。于是,在P2P平台日复一日“有抵押,很安全”的渲染中,投资人越来越偏爱抵押标,长期下来就形成了这样的认知误区:借款人一旦违约,平台一定能处置抵押物变现弥补资金损失。然而风险教育体系的缺失,再加之行业的引导偏差,抵押物逐渐变成了一些投资人心中的平安符,看到就心安,殊不知抵押物也暗藏玄机。

​通常情况下,车子和房子是P2P行业最常见的两大抵押物,也是投资人比较认可的两种抵押借款模式,二者各有弊端。首先,抵押物变现风险。房产容易受宏观环境影响,万一当地房价出现腰斩,房子以低于估值的价格售出,便无法完成覆盖投资人的本金和收益;在一些房产交易活跃度较低、房产市场去库存压力较大的三四线城市,房产的变现能力就更差了。不过车贷相对房产来说就乐观了许多,近几年国内二手车市场持续繁荣,汽车资产的处置难度不大。需要注意的是,汽车属于消耗品,贬值速度较快,我们在车贷平台投资时,应当留意平台针对车辆估值的放款成数是否在合理区间内,一般放款额度是车辆估值的5-7成,以确保平台在处理资产的时候有足够的溢价空间。其次,重复抵押风险。重复抵押的房产一旦涉及违约,会依照先后顺序进行清偿,P2P平台若不是优先债权方,房产剩余残值可能无法覆盖资金成本。车贷也如是,尤其是二押车已经成了车贷行业的灰色地带,不少平台盲目进行资产端扩张,默许车辆二押行为,在资产处置环节中同样要面临债权的先后问题。最后,平台兑付风险。房产抵押项目通常期限较长,单个项目金额较大,一旦坏账会给平台带来极大的兑付压力。

事实上,抵押标的猫腻还不仅仅藏在房子和车子里,更躲在令人目瞪口呆的奇葩抵押物中。P2P历史上可考的奇葩抵押物就有酒、书画艺术品、海鲜、奶牛、域名等,这种抵押物坑在哪儿呢?首先,这些抵押物所涉及到的养殖、渔业、艺术品领域等,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既遥远又陌生的,根本无法判断其准确估值,陌生领域的市场风险对于投资者来说是最难以把控的。其次,艺术品类的抵押物受市场影响较大,价值易波动,可能会出现实际价格与估值出入较大、无法覆盖本金的情况。万一涉及到真伪问题,资金风险又被进一步放大了。最后,域名、网店等虚拟物品作为抵押物,在还未充分市场化的前提下,必然会存在定价难、估价难、转手难的问题,无疑会直接削弱抵押物本身的保障性。当然,除了奇葩抵押物之外,P2P行业中还存在奇葩偿债品,比如今年6月爆雷的瑞银贷,称平台旗下的黄花梨树单棵价值3000元,可通过资产过户的形式兑现给投资人;近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徽融通一案,该平台也称投资人资金可兑付其母公司龙舒酒业股权或酒水;再远一点,2013年爆雷的乐网贷,老板号称拥有价值超过450万的大蒜可高价变现,解决兑付困难。笔者不得不佩服这些平台的艺高人胆大,没两把刷子还真玩不起这样的跨界。

P2P行业发展了这些年,一直喊着投资人教育,但事实上,从业者乃至整个卖方市场也是亟需被教育的群体。如今投资人群体中之所以存在这么多的认知误区,与早期平台为了短期逐利而刻意回避投资风险教育,过度渲染产品的行为不无关系。总有人说投资者教育有多难多难,将责任归咎于国内过度保守的投资环境,其实这不就是因缘果报的直接体现吗?如今P2P行业重整秩序,终于开始正视投资人风险教育了,只是路漫漫其修远,投资人唯有保持理性的思辨力、独立的判断力,才不至于被市场的洪荒之力推动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