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共享经济》作者畅谈Uber、中国和未来工作形式

未央网 作者: Alison Griswold 译者: Array

现在是“共享经济”的时代,大家好像都这么说。数据机构皮尤今年5月的报告显示,四分之三的美国人用过某些类型的共享或按需在线服务,其中的典型例子是Uber和Airbnb。

但是“共享经济”到底指的是什么呢?只有27%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对这个概念很熟悉,而知道与之相关的“零工经济”、“电子经济”和“人群资本主义”这些概念的人就更少了。这些所谓新经济形势都是做什么的?它们会帮助工人还是会伤害他们的利益?这会将交通运输业和住宿业转变为全民产业,还是为财富精英创造一种新的服务形式?它们会提升经济还是利用重要监管法规中的漏洞?

Arun Sundararajan是纽约大学史登商学院的教授,在他的新书《共享经济:雇佣制的终结和人群资本主义的兴起》(Sharing Economy: The End of Employment and the Rise of Crowd-Based Capitalism)中,他试图回答上述所有问题,而这本书也是对当今经济模型和其背后运作公司商业模式的一次彻底调查。Quartz与Sundararajan就他的新书、书中提到的Uber的最大创新以及我们是否应该停止叫它“共享经济学”等问题进行了一番深入讨论。

根据经济学家Lawrence Katz和Alan Krueger的数据,共享经济学几乎就是Uber模式,但是你描述的共享经济学范围显然比这广很多,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我想可能是因为目前参与“共享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全职工作者都是Uber司机吧。矛盾的是,我写这本书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能越过“共享经济”的标签,但是我却给这本书起了个“共享经济”的名字。

共享经济有很多不好的标签。我更倾向于叫它“人群资本主义”,因为目前这种经济模式已经不仅仅局限在Uber和Lyft上,在世界最大短期住宿供应商Airbnb,手工制品电子销售平台Etsy和层出不穷的各种金融模型中我们都能发现它的身影。如果将这些全部考虑进来,出现在你眼前的将是一个比目前共享经济研究范围更广的经济学领域。

为什么人们拼命想要定义共享经济?

因为我们不想只讨论一个简单的变化或是一个新的经济模型。我们讨论的是一个很广的范围,我试图将所有变化拼接在一起并接入到基于人群的网络中。但是某些商业平台的概念会比其他平台的概念更贴近原始的理想主义。Airbnb就比Onefinestay更理想化,Lyft也比Uber更理想。

为什么理想主义和共享经济结合的这么紧密?

其实,理想主义和因特网的兴起结合地也很紧密。我在本科期间曾经学习过相关内容,当时也出现过这种“这将改变世界,大众化将使机构消亡”的观点。现在,经历过互联网泡沫和早期的互联网交换中心的动荡,我对共享经济相关的所有理想主义都持怀疑的态度。

你最近在Ouartz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你认为这些共享经济公司和消费者的评价正在美国创造一种全新的信用模式。这种信用对共享经济有多重要?

我认为它是共享经济或人群资本主义存在的中心概念。我们过去也有Craigslitst、公寓共享和合伙用车的概念,但是它们一直活跃在经济边缘。正是主流电子征信设施的出现,将它们推动到经济核心地带。

信用机制在美国过去的四十年里举步维艰,尤其是在千禧年出生的年龄段人群中。这是一群在电子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我认为他们拥抱共享经济的原因是一种对过去信用机制的反对,并转而选择一种对他们来说更舒服和熟悉的信用机制。

你认为共享经济在哪里最具发展潜力?

目前,中国是最大的共享经济市场。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且中国的主力消费者已经进入成年阶段。中国的消费者没有美国或者西欧消费者的某些根深蒂固的消费习惯。未来,中国和印度将产生数百万的新兴中产阶级。与其说“我到了,我打算买一辆车,”他们更愿意说“我到了,我打算开始用嘀嘀打车。我打算开始用Uber。”

许多公司(比如Uber)在运营上都是定位在本地,但是在总体运营范围和规模上却是放眼全球性的。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这种策略?

的确,目前出现了很多革新性的公司运营方法。比如在全世界成百上千的任意一个城市中都能快速构建一个当地运营方法,诚实的说,我认为这才是Uber最大的创新。利用这些顶尖的数据科学家技术,运营方式能够在数百个城市里快速地运行和复制。

他们像病毒。我认为这是一个绝妙的比喻。他们在追求一种市场主导模式,他们要成为新世纪的谷歌、微软和脸书。

就拿eBay来说,要想在这个网络中生存下来,你就要与数百万卖家一同竞争。但是Uber和Lyft的市场却相对孤立。大多数人真正在意的是“我想在我所在城市得到一次好的服务”。所以说,如果这个小市场中有1万个司机和10万个消费者,这个市场就可以存活,这个量级和市场竞争比之前的数百万卖家要小很多。

人们对共享经济最大的疑问之一就是它们的工作人员是否可以被认为是雇员、独立承包方或是第三个待定义的选项。你对此怎么看?

按照我们教授的行话来说,我认为这个问题问的不对。关于Uber司机和Lyft司机是雇员还是独立承包方的争论掩盖了一个更深的问题:越来越多的工作不再符合我们对雇员的传统定义。在个人和企业之间出现了一种新的关系,并且将会淘汰现在的全职雇佣模型

现有的个人和企业关系是完全不平衡的,个人很小而企业太大。当然,这种不平衡在过去几十年里变化非常大:1950年和1960年的工会运动推动了大量劳动法的产生。同时,我们也为这种关系创造了一个安全网资金模型。全职雇佣看上去很好是因为它比开始的时候改进了很多并且有社会安全网的保护。这就是为什么独立承包方想要成为全职雇佣工。

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人们对“共享经济”的叫法里最差劲词汇的是什么?

(笑)我不知道。我不喜欢“租金经济”。这完全忽略了所有创新和改变。我们有租金经济学很长世间了,我们一直在租东西。

你认为我们将把“共享经济”当成一个固定词语吗?

这很难说。当“社交媒体”出现的时候,人们并不喜欢这个词,因为这个过程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的社交。就像在脸书上,虽然所有的联系人都被标注为“朋友”,但他们未必都是你真正的朋友。现在,大众媒体有了自己的独立含义。也许“共享经济”也会这样。你知道,我对此非常有兴趣。我将竭尽全力让这个词组存活下来。

现在是“共享经济”的时代,大家好像都这么说。数据机构皮尤今年5月的报告显示,四分之三的美国人用过某些类型的共享或按需在线服务,其中的典型例子是Uber和Airbnb。

但是“共享经济”到底指的是什么呢?只有27%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对这个概念很熟悉,而知道与之相关的“零工经济”、“电子经济”和“人群资本主义”这些概念的人就更少了。这些所谓新经济形势都是做什么的?它们会帮助工人还是会伤害他们的利益?这会将交通运输业和住宿业转变为全民产业,还是为财富精英创造一种新的服务形式?它们会提升经济还是利用重要监管法规中的漏洞?

Arun Sundararajan是纽约大学史登商学院的教授,在他的新书《共享经济:雇佣制的终结和人群资本主义的兴起》(Sharing Economy: The End of Employment and the Rise of Crowd-Based Capitalism)中,他试图回答上述所有问题,而这本书也是对当今经济模型和其背后运作公司商业模式的一次彻底调查。Quartz与Sundararajan就他的新书、书中提到的Uber的最大创新以及我们是否应该停止叫它“共享经济学”等问题进行了一番深入讨论。

根据经济学家Lawrence Katz和Alan Krueger的数据,共享经济学几乎就是Uber模式,但是你描述的共享经济学范围显然比这广很多,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我想可能是因为目前参与“共享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全职工作者都是Uber司机吧。矛盾的是,我写这本书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能越过“共享经济”的标签,但是我却给这本书起了个“共享经济”的名字。

共享经济有很多不好的标签。我更倾向于叫它“人群资本主义”,因为目前这种经济模式已经不仅仅局限在Uber和Lyft上,在世界最大短期住宿供应商Airbnb,手工制品电子销售平台Etsy和层出不穷的各种金融模型中我们都能发现它的身影。如果将这些全部考虑进来,出现在你眼前的将是一个比目前共享经济研究范围更广的经济学领域。

为什么人们拼命想要定义共享经济?

因为我们不想只讨论一个简单的变化或是一个新的经济模型。我们讨论的是一个很广的范围,我试图将所有变化拼接在一起并接入到基于人群的网络中。但是某些商业平台的概念会比其他平台的概念更贴近原始的理想主义。Airbnb就比Onefinestay更理想化,Lyft也比Uber更理想。

为什么理想主义和共享经济结合的这么紧密?

其实,理想主义和因特网的兴起结合地也很紧密。我在本科期间曾经学习过相关内容,当时也出现过这种“这将改变世界,大众化将使机构消亡”的观点。现在,经历过互联网泡沫和早期的互联网交换中心的动荡,我对共享经济相关的所有理想主义都持怀疑的态度。

你最近在Ouartz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你认为这些共享经济公司和消费者的评价正在美国创造一种全新的信用模式。这种信用对共享经济有多重要?

我认为它是共享经济或人群资本主义存在的中心概念。我们过去也有Craigslitst、公寓共享和合伙用车的概念,但是它们一直活跃在经济边缘。正是主流电子征信设施的出现,将它们推动到经济核心地带。

信用机制在美国过去的四十年里举步维艰,尤其是在千禧年出生的年龄段人群中。这是一群在电子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我认为他们拥抱共享经济的原因是一种对过去信用机制的反对,并转而选择一种对他们来说更舒服和熟悉的信用机制。

你认为共享经济在哪里最具发展潜力?

目前,中国是最大的共享经济市场。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且中国的主力消费者已经进入成年阶段。中国的消费者没有美国或者西欧消费者的某些根深蒂固的消费习惯。未来,中国和印度将产生数百万的新兴中产阶级。与其说“我到了,我打算买一辆车,”他们更愿意说“我到了,我打算开始用嘀嘀打车。我打算开始用Uber。”

许多公司(比如Uber)在运营上都是定位在本地,但是在总体运营范围和规模上却是放眼全球性的。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这种策略?

的确,目前出现了很多革新性的公司运营方法。比如在全世界成百上千的任意一个城市中都能快速构建一个当地运营方法,诚实的说,我认为这才是Uber最大的创新。利用这些顶尖的数据科学家技术,运营方式能够在数百个城市里快速地运行和复制。

他们像病毒。我认为这是一个绝妙的比喻。他们在追求一种市场主导模式,他们要成为新世纪的谷歌、微软和脸书。

就拿eBay来说,要想在这个网络中生存下来,你就要与数百万卖家一同竞争。但是Uber和Lyft的市场却相对孤立。大多数人真正在意的是“我想在我所在城市得到一次好的服务”。所以说,如果这个小市场中有1万个司机和10万个消费者,这个市场就可以存活,这个量级和市场竞争比之前的数百万卖家要小很多。

人们对共享经济最大的疑问之一就是它们的工作人员是否可以被认为是雇员、独立承包方或是第三个待定义的选项。你对此怎么看?

按照我们教授的行话来说,我认为这个问题问的不对。关于Uber司机和Lyft司机是雇员还是独立承包方的争论掩盖了一个更深的问题:越来越多的工作不再符合我们对雇员的传统定义。在个人和企业之间出现了一种新的关系,并且将会淘汰现在的全职雇佣模型

现有的个人和企业关系是完全不平衡的,个人很小而企业太大。当然,这种不平衡在过去几十年里变化非常大:1950年和1960年的工会运动推动了大量劳动法的产生。同时,我们也为这种关系创造了一个安全网资金模型。全职雇佣看上去很好是因为它比开始的时候改进了很多并且有社会安全网的保护。这就是为什么独立承包方想要成为全职雇佣工。

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人们对“共享经济”的叫法里最差劲词汇的是什么?

(笑)我不知道。我不喜欢“租金经济”。这完全忽略了所有创新和改变。我们有租金经济学很长世间了,我们一直在租东西。

你认为我们将把“共享经济”当成一个固定词语吗?

这很难说。当“社交媒体”出现的时候,人们并不喜欢这个词,因为这个过程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的社交。就像在脸书上,虽然所有的联系人都被标注为“朋友”,但他们未必都是你真正的朋友。现在,大众媒体有了自己的独立含义。也许“共享经济”也会这样。你知道,我对此非常有兴趣。我将竭尽全力让这个词组存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