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空间——家装行业的产业革命

未央网 作者: Fintech民工

爱空间与互联网家装

爱空间创建于2014年10月,首次提出了互联网家装的概念。2014年12月获得了雷军顺为资本A轮6000万元的投资,2015年12月又获1.35亿元的B轮投资。爱空间借鉴麦当劳做餐饮思维,推出了699元/m²、20天工期的标准家装套餐。短短一年时间,爱空间完成了全国22个城市的扩张,仅2016年4月,全国就收了2360个订单。据爱空间CEO陈炜介绍,平台的目标用户群是大城市里忙碌的上班族,他们热爱互联网及新生事物,在追求性价比的同时又对品质有一定要求。目前平台上85%的客户为首套房装修,平均房屋面积为92m²。

通常来说,互联网家装平台主要可以简单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爱空间、有住网、蘑菇装修等为代表的提供硬装整包服务的家装O2O平台,即直接为用户提供装修材料和设计施工的整包服务;另一类则是以齐家网、土巴兔、天猫家装、新美大为代表的以信息撮合为主体的平台,用户通过平台匹配装修公司,平台主要通过提供装修信息和用户流量实现盈利。

专注做好标准化的“1”

传统家装从设计、选材到装修,消费者需要亲自和各个环节上的商家打交道,也造成了以下一些问题:预算不确定、效果不确定、材料不确定、质量不确定、现场监督消耗大、发生纠纷后维权难度大等。因此,针对传统家装的种种痛点,爱空间的的战略是专注做好“1”,即标准化的硬装,包括地面、墙壁、橱柜、卫浴等。爱空间硬装的标准化主要体现在价格标准化(699/m²)、效果标准化(所见即所得,与爱空间体验厅完全一致)、工期标准化(新房20天,旧房20+8天,超期赔偿为合同价的3‰/天)。标准化的硬装,也大大降低了设计师在装修过程的作用,在爱空间的设计师基本上只负责对房屋进行测量。

爱空间的产业化流程

爱空间——家装行业的产业革命

福特T型车用流水线模式带来了制造业的产业化革命,爱空间用“产业工人”的模式让原本信息严重不对称的人工服务业变成了流水化作业。传统家装模式下,家装公司以设计师为入口吸引客户,再将施工承包给包工头,包工头再按工种转包给工人。提供家装服务的工人和有需求的房东之间隔了层层利益主体。

在爱空间模式下,相当于跨过了包工头的隔离,将工人和房东的装修需求直接匹配。一个装修项目在设计师完成现场测量并由总部出具施工方案之后,主要由产业工人和项目经理负责完成。爱空间会将80道装修工序分解成10个任务包,任务包即包含任务量(平米数)、规定期限以及相应报酬等,每个任务包由相应工种的产业工人完成。与爱空间最早的自营产业工人模式不同,目前对于产业工人的管理是类似滴滴司机的抢单模式。项目经理主要负责监督产业工人来控制项目质量以及与客户沟通交流,爱空间会依据用户打分以及对项目的成本控制等来为项目经理发放奖金。

爱空间的盈利及扩张模式

爱空间目前的收入几乎完全依靠699/m²的标准装修,公司在目前仍处于需要快速扩张、抢占市场的阶段,因此不会让其他业务分散精力。据了解,爱空间目前毛利一直保持在10%的水平,在成本控制上一方面是靠对于项目经理的激励来控制建材的损耗率,另一方面则是依靠与品牌厂商的直接合作,规模订货降低采购成本。

爱空间在2016年计划拓展到35个城市,并打算在未来三年内每年每个城市向下再拓展三个城市。也就是说,三年内,爱空间将会开到300多个城市。据陈炜介绍,爱空间发展到现在几乎没有广告宣传,完全是依靠客户口口相传,建立口碑。爱空间会给几百个客户建一个微信群,接受他们的吐槽和建议,不断地改进和尽可能地满足顾客需求。

从“1”到“N”

爱空间目前坚持做好“1”,在“N”方面主要是与其他公司合作来为用户提供增值服务,但并不从中盈利。

在爱空间的体验馆中,除了硬装之外还有多家软装品牌的优惠商品(如顾家床垫、宜家、小米、苏宁电器等),但是爱空间并没有把体验馆作为一个家装卖场。顾客可以通过爱空间直接从厂商那里拿到比市面价格低得多的价钱。爱空间并不从中抽取分成,而是相当于将品牌厂商给爱空间的门面和广告费用让利给客户。

在爱空间签订装修合同之后,用户需要一次性将支付装修费用。不过,爱空间与建设银行、招商银行等多家银行合作,用户可以通过信用卡来进行家装分期。对于合作银行来说,通过爱空间寻找贷款用户减少了很多尽调的麻烦,可以确保装修行为的真实性。而爱空间目前只是提供了客户和银行之间的渠道,并不从中收取提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