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付派or扫码派 支付大战谁将胜出

未央网 作者: 智猫

今年2月18日,苹果Apple Pay正式登陆中国,一度火爆朋友圈,用户尝鲜绑卡者甚众。3月21日,中国银联和华为联合宣布,双方将共同推广移动设备上基于安全芯片的Huawei Pay服务。3月29日,三星、中国银联及多家商业银行对外宣布,搭载银联云闪付的Samsung Pay服务上线。三星电子联合中国银联以及多家商业银行对外宣布,搭载银联云闪付的Samsung Pay服务上线。短短两个月内,全球前三手机厂商齐聚移动支付市场。此举被普遍认为是银联向瓜分其蛋糕的支付宝、微信的大举反击,甚至有好事者区分出“闪付派”和“扫码派”,分别代指“手机+银联”和支付宝、微信双方,并预言一场支付大战将在2016年来临。

然而事实上,这一“大战”是否能打得起来,还要打一个问号,毕竟Apple Pay和Samsung Pay们还远不像想象得那么给力。据了解,Apple Pay在美国已经问世一年半了,但其2015年全年交易量交易量仅为109亿美元,主要在美国市场。这一交易规模甚至还比不上东非国家肯尼亚一年的移动支付交易量。入华以来,尽管在上线后48小时内,Apple Pay就交出了绑卡量300万张的答卷,但如今消费者热情逐渐冷却,仔细想想,您自己和身边的人有多久没用Apple Pay了?更不用说只支持4种三星高端机型、首批仅支持7家银行的Samsung Pay了。

明明手机支付更方便,为何消费者仍青睐支付宝微信?

事实上,手机支付的操作流程是要比支付宝、微信支付简便得多的。对于最常见的支付宝扫码支付,用户需要经历点亮屏幕——解锁屏幕——找到并打开支付宝应用——呼出付款码——商家扫描后方可支付成功,对于微信,用户在“呼出付款码”一步甚至要点2-3下按钮。

而手机支付则无需如此繁琐。对于Apple Pay,只要绑定了银行卡,在支付时,用户只需将手机靠近pos机,继而按指纹确认身份,即可支付成功。(有些银行卡可能会要求用户在校验指纹后输入密码)“将手机靠近pos机”这一步,用户既不需要点亮、解锁屏幕,也不需要联网,这就比扫码支付节约了很多步骤。

Samsung Pay认为,当手机在熄屏时靠近pos机就直接进入支付流程,会让用户没有掌控感、觉得不安全,便采取了与iPhone不一样的流程。用户需要在三星手机上轻按home键并上划以呼出支付页面,继而按指纹确认身份,然后再将手机靠近pos机。考虑到支持NFC的pos机市占率并不高,三星还利用了MST技术,该技术能把手机模拟成一张磁条卡。这样一来,pos机不必拥有NFC芯片,只需有一个磁条卡刷卡槽,便能够接收三星手机靠近时发出的支付指令。这样的流程,相比支付宝、微信的扫码支付,显然也能够减少用户操作工序、节约用户的时间。

然而,衡量用户体验,需要用一个很复杂的指标体系,“操作简便性”只是其中一维。并不是操作简便的产品就一定能成功。目前,即使是iPhone、三星手机用户,在线下支付时还是更常使用支付宝与微信。造成手机支付“得用户体验却不得市场”的现状,笔者认为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首先是C端的使用成本增加。并不是所有的苹果或三星手机都可以使用Apple Pay或Samsung Pay。苹果仅iphone6以上、iPad Air2以上机型才支持,而三星只有Galaxy S6 edge Plus等区区4款高端机型支持,且必须国行。而支付宝和微信依赖客户端而非硬件,这使得它们在几乎所有智能手机上均适用。另外,手机支付的支持卡种也要远少于支付宝和微信。前者只支持五大行和中信等大型商业银行,Samsung Pay更是只支持7个银行,且多为信用卡;而支付宝和微信则几乎完全覆盖了全国性银行和二线以上城市的地方性商业银行。即使拿一张建行卡绑定,Apple Pay也有时会报绑卡失败,且并不告知用户失败原因,在用户看来,这体验太糟糕。

第二是B端的设备鱼龙混杂。Samsung Pay采用了MST技术,B端硬件门槛相对较低;但Apple Pay则依赖NFC终端,后者在中国大陆pos机市场的份额仅三分之一,且推广者需付出教育商户的成本。支付宝和微信则在超市、便利店等高频场景采用“台式pos机+扫码枪”的解决方案,后者为广大线下实操人员所熟知。

第三则涉及到店铺覆盖范围。在线上,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早已成为电商之标配,且两者分别有淘宝天猫和京东作为大后方;而Apple Pay仅有美团外卖、当当网等少数网站支持。在线下,支付宝和微信自2014年双12开始便已占据大型连锁餐饮和好德、可的等知名便利店,支付频度和额度都有保证;而或许因为自己是“外来和尚”,手机支付们仅掌握麦当劳、肯德基、星巴克等少数“据点”,频度和额度均被秒成渣。

最后则是营销方面的原因。作为手机厂商,苹果、三星们开发手机支付的目的是为了增强黏度、增加手机卖点,并不在于盈利。而“闪付派”真正“利益攸关”的,则是亟需打一场翻身仗的银联。然而后者在营销上远不是支付宝、微信们的对手。马云和马化腾们补贴力度大、营销更为精准,且还能在支付后搭配红包、卡券、服务号等营销方案,帮助商户做到“支付即营销”,甚至还有社交关系,让商户靠内容实现口碑传播。这些都是暮气苍苍的银联所不具备的。

江山初定,支付行业下一轮竞争方向是什么?

据易观智库统计,2015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到163626亿元,移动支付规模已首次超过PC端支付。其中,支付宝以72.9%的份额居首,财付通(含微信支付、QQ支付)以17.4%位居第二。手机厂商的入局使得支付市场更加精彩,但是否能从中切下哪怕10%的蛋糕,还要看“闪付派”阵营们——特别是银联——是不是给力。

笔者认为,在移动支付市场,得场景者的天下。今后的竞争将集中在高频场景的争夺上。

用户有个有趣的现象:某个产品,在一个地方用得多了,感觉还不错,就会形成路径依赖——越来越喜欢使用这款产品。这就要求无论是支付宝、微信,还是银联,还是京东支付、QQ支付、易付宝等,一方面必须抢抓高频场景——客单价不重要,关键在于频度,频度越高越有利于用户形成路径依赖;一方面优化支付用户体验,保证自己的产品在高频场景的竞争中不被比下去。

先说对高频场景的争夺。一方面,Apple Pay、Samsung Pay等手机支付商应尽快提高对线上场景的覆盖率。但目前看来成为电商必备之基础设施已经不太可能做到 。

低端店铺的高频场景支付的争夺才开始,支付宝微信也不再唱主角。

另一方面,对于线下的高频场景,在经历了打车外卖O2O补贴大战之后,或许还孕育着另一轮争夺——对三四五线城市、农村、小型店铺的争夺。这样说的原因在于:广大低端店铺也是极高频的支付场景。如果说支付宝和微信通过对打车和外卖的扶植初步奠定了优势地位,那么赢得低端店铺或许将意味着江山的稳固。

在对“街边小店”的争夺中,唱主角的将不再是支付宝和微信本身,而是掌握了各种支付接口的“平台服务商”,如收钱吧、钱方等。然而要想在这个市场脱颖而出,难度并不亚于曾经的打车和外卖大战。广大街边小店往往并不具备pos机或扫码枪,更不用说转为O2O支付场景打造的一体化硬件。能够为小型B端提供专业化硬件的支付平台将在竞争中获利。

符合B端O2O场景的智能硬件与C端用户体验的优化的结合才是移动支付的未来

一直在支付领域不温不火的小米,在这方面其实早做了布局。早在2015年,小米便先后两轮投资了位于上海的智能商用硬件制造商——商米。商米所生产的智能商用硬件“商米V1”,融打印机、扫描头等外设与智能手机于一身,并搭载专为商用场景量身定做的Android定制系统——SUNMIUI,能够为商户提供扫码支付、凭条打印、账目核对,以及外卖接单、团购核销、会员卡券管理等多种服务。2015年6月,百度外卖已采购数万台商米V1,这是否也在布局第三轮的线下移动支付市场还未知。

为了在高频场景的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良好的用户体验则是法宝。目前,支付宝已有动作:5月,支付宝分别联合华为和三星,推出快速呼出二维码的服务。用户无需再走亮屏、解锁、打开app的流程,只需上划home键便可呼出支付宝付款码。有人说此举表示“闪付派”和“扫码派”走向融合,但实际上闪付和扫码都是手段,抢夺高频场景、优化用户体验才是背后的目的。另一方面,银联和各大银联的“平台服务商”们也应加强商户pos机端的更新换代,引进更符合O2O场景的智能商用硬件,不要让商家端成为手机支付的扩张壁垒。

最近3年,移动支付大大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银行、银联、支付宝、微信、收钱吧等平台服务商、商米等智能商用硬件提供商相继登台唱戏,让“消灭钱包”从口号正在变为不远的现实。无论行业竞争最终鹿死谁手,最贴近生活场景、最便捷、最安全的支付手段总会胜出。最终受益者,将是转型中的中国经济和广大普通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