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行业迎来史上最重大变局,即将三分天下?

未央网 作者: 一本财经

近日,中国保监会有了一个重大举措。消息一宣布,整个保险圈,为之震荡。保监会宣布批准筹建3家机构,分别是众惠财产、汇友建工和信美相互。此前,保监会多次警告网络互助计划,并在一年前发布了《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保监会对此的态度,一直是观望中尝试,亦步亦趋。而“正规军”的到来,意味着,保监会迈出了实际性的一步。正规军的到来,网络互助、股份制保险的玩家们,都将受到冲击。中国保险行业,迎来了三分天下?

相互保险:千亿级别市场

相互保险来了,但在中国,却姗姗来迟。

先来看国际的数据:2014年,全球相互保险保费收入1.3万亿美元,占全球保险市场份额的27.1%,覆盖人群超过9亿人。

在中国,相互保险似乎从未落地生根——国内的保险市场份额不足0.3%,远低于国际水平。

相互保险,到底怎么玩?

比如说,健康相互保险业务,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每个人先交点份子钱,为癌症投保。

这批钱托给专业团队打理,如果没人患癌症,大家就开开心心拿分红;如果有人不幸罹病,就分给他钱治病。

这个模式在中国,一直没有火起来的原因,一方面是,没有相关政策支持;另一方面,保险市场已被传统商业保险瓜分。

从上世纪90年代后,各种商业股份制保险,已将国内保险市场争抢一空。

推销员的狂轰滥炸、理赔手续繁琐、骗保泛滥,这个野蛮夺食的过程,也开始腐化保险行业的根基。

但国内中产阶层扩大,对保险产品的需求开始觉醒。

因为内地没有满意的产品,居民便掀起了赴港购买保险的热潮,其火爆程度甚至引起监管层注意、点名。

这就是一个觉醒信号。

目前保险行业现状是,传统的股份制保险,即贵,索赔难度又高。与股份制保险相比,相互制保险,性价比高,且,更回归保险本质。

根据中金公司测算,十年后,相互保险的市场份额有望达到10%,市场空间为7600亿元左右。

千亿级别市场,各路玩家,都开始蠢蠢欲动。

相互保险的实质

监管层同样也看到了,保险市场上的空白和欠缺。

早在2014年,政府已开始释放出对相互保险的关注信号。

从2014年宣布“鼓励开展多种形式的互助合作保险”。到2015年,《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落地,再到2016年4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同意开展相互保险社试点并进行工商登记注册,监管层在观望中,走得异常谨慎。

毕竟,这是直接改变国内保险市场格局的模式。

闸口刚开放,便有30多家相互保险雏形组织,排队申请牌照。撸着袖子准备参战的这些玩家,有互联网公司、上市公司,也有传统保险公司。但作为金融风险的最后一道防线,监管层一直审核严格,这30多家组织,无论是发起会员资质、发展定位、业务模式可持续性,还是服务经济社会功能作用、风险防范措施,都经过层层审核。最终,众惠财产、汇友建工、信美相互成为第一批幸运儿。

为什么是这三家获得监管层青睐?

外界认为,这三家平台更符合保监会对相互保险普惠的要求,“互助共济、风险共担”。

据报道,在发布会上,保监会何肖锋解释称,没有获批的组织,有的是因为提交的计划中看不出操作性和可行性,不够成熟,有的则是因为发起方抱着盈利的心态,动机不是为了做公益。

“公益”,是监管层给相互保险暂时的定义。

相互保险如何盈利?

“公益”,那相互保险就无法盈利了吗?

商人眼中的相互保险,只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却可以通过低成本圈住用户,布局未来。

信美相互,是目前唯一寿险领域的相互保险社。

信美相互目前拥有10亿元初始运营资金,拥有包括蚂蚁金服在内的9家主要发起会员。

近些年,蚂蚁金服和其背后的阿里集团,除了淘宝兼业销售保险,也频频布局保险领域。

保险这块大蛋糕,阿里系当然不想错过,先是联合投资第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接着并购国泰财险、宣布建立阿里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如今又成为信美相互主要发起会员之一。外界传言,蚂蚁金服此次出资3亿,占比30%。

信美相互的玩法,除了作为一家保险机构,与既有保险公司相似的部分之外,还有一些相互保险特殊的体验。

在股份制保险公司,产生利润后,只与股东进行分享。而在信美,买保险的用户,将成为会员后,参与分享利润。“用户不再是客户,而成为会员、主人”,信美相互的负责人说。

信美相互负责人透露,目前并不希望去追求短期的规模扩张,而将主要精力着眼长期的寿险服务。

他同时强调:“盈利不是目的,并不是说不会盈利。信美作为一家保险机构,也需要满足监管部门提出的偿付能力要求,最终实现盈利,也是对用户负责。”

这个模式,有意思的一点是,从需求出发,撬动了中低收入人群,把以前商业保险覆盖不到的人群,一揽尽收。

网络互助盈利的秘密

在正规军出现之前,就有十几家网络互助平台,已在互助领域,跃跃欲试。

他们的玩法是,通过网络的方式,聚集一批人,如,一个人支付“9元”,就可以为癌症投保。

其代表,就是抗癌公社。

这些互联网玩家,一直不敢称自己是“保险”。原因就在于,他们不想触碰监管层的硬性门槛。

保监会对此的态度,也是谨小慎微。在这次发布会上,保监会何肖锋反复强调,对于网络互助,“不仅会加大对这些平台的监测和甄别力度,对于打着互助计划的名义而实际非法经营保险业务的,监管层将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坚决予以打击和取缔”。

网路互助玩家,如履薄冰。但这并不意味着,网络互助就没有生存的空间。

监管前期曾为网络互助定下要求:

不得使用保险术语,承诺责任保障,或与保险产品进行对比挂钩;不得宣称互助计划及资金管理受到政府监管、具备保险经营资质;不得非法建立资金池。

说白了,正规军和互联军,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一个可以建立资金池,一个不可以。

总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网络互助代表平台,水滴互助,其CEO沈鹏在接受一本财经专访时,曾经透露,未来,他们并不会以“保费”盈利。

他们只是用“互助”这个模式为噱头,抓住人性中对未来未知的恐惧,高效、低价、迅速聚集成社区。

而这个社区,其实极为精准,他们都是一群对健康极为在乎的人群,针对这个社区,有太多想象力:做广告、推荐医疗服务、对接医疗机构,这些都可能成为盈利点。

这意味着,最敏感的资金池问题,网络互助平台可以完全避开。并且,没有牌照掣肘的网络互助,能更自由的提供多样的配套服务。

在某种意义上,正规军和互联军,会相互补充。

互联网金融的实质,就是普惠金融。曾高大上、不接地气的理财产品,被拉到地上,让所有人都可以享受。股份制保险垄断的高墙,正在崩塌,几乎能听到高墙龟裂之声。保险行业,不无例外,也正迈向普惠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