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跨界互金搁浅 多起先例成为闹剧

未央网 作者: 金微

上市公司对互联网金融的跨界重组最近连遭“折戟”。

6月23日晚间,永大集团、华塑控股、西藏旅游3家公司发布公告称,终止与海科融通、优分期、拉卡拉的重组。这3家公司并购标的均处互联网金融领域,而拉卡拉原本通过曲线上市打造“支付第一股”的计划也泡汤。

“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面临着监管政策的重大不确定性。”上市公司在公告中给出了终止重组的原因。从新三板到主板,互联网金融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正在生变,这也影响了上市公司的跨界打算。

有行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一方面受专项整治的政策影响,另一方面运营成本居高不下,互联网金融的业务如何有效开展也是难题。

政策与市场双重变化

去年11月,西藏旅游以拟披露重大事项为由,宣布公司股票临时停牌。今年2月,西藏旅游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拉卡拉100%的股权。由于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控制权将转移至拉卡拉一方,本次重组被认为是拉卡拉“借壳上市”,并惊呼A股市场将诞生“支付第一股”。

除了支付企业上市,一些P2P纷纷搭上重组“班车”,彼时上市公司跨界重组互联网金融成为资本市场最热的炒作题材,其中,就有声称打造互联网金融第一股的“匹凸匹”。

但4月以来国务院牵头开展互联网金融整治,互联网金融遭遇政策之变,互金类企业已被明确暂停挂牌地方股交所和新三板。本次西藏旅游等上市公司集体终止重组之前,就有内部消息透露说证监会已经叫停上市公司跨界定增,涉及的主体包括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等行业。政策环境的种种变化,让打算跨界互联网金融的上市公司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多位行业人士称,导致部分上市公司终止对互联网金融领域资产重组的主要原因确实来源于政策层面。尤其是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带来的不确定性,上市公司选择此时终止也视为明智之举。

但除了政策之变,上市公司本身问题也不可忽视。以“匹凸匹”为例,去年5月10日,地产商多伦股份宣布要做中国首家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并正式更名为“匹凸匹”。而匹凸匹年报显示,公司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2104.58万元,互联网金融业务营收为0,净利润亏损1.02亿元。

公司在2015年年报中这样解释:其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因处于前期研发阶段,包括股权众筹、征信数据体系、普惠金融、P2P网贷、卡卡P2P等业务尚未正式实施,并未产生实际收入。

而匹凸匹跨界互联网金融被质疑为一种“市值管理”,光是改了个名字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引发了9个涨停,股价翻了一倍多。而这家房地产公司最早是从陶瓷行业跨界而来。

爱钱进CEO杨帆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不少跨界互联网金融的上市公司并非实干,却利用互联网金融行业缺乏明确的估值标准,容易吹高泡沫的特点,借势炒作概念,炒作股价。不仅引起市场质疑,也给市场稳定和投资者利益带来一定影响。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5年有48家上市公司投资入股或自建网贷平台,投资额度为17.9亿元。从上市公司对P2P网贷平台的介入程度看,68%为参股,32%为控股。其中有些P2P平台也在不断引入上市公司,如抱财网先后获得A股上市公司凯乐科技、康得集团战略入股,后者有两家上市公司间接参与。

上市公司“跨界”互联网金融,或出于市值管理,或是打造供应链金融,但最后真正做得好的却寥寥无几。知名的熊猫金控旗下的P2P平台银湖网,2015年撮合成交量14.59亿元人民币,营业收入2564.18万元,亏损1093.61万元。

还有些上市公司投资的网贷平台沦为“僵尸平台”。拓日新能旗下P2P平台“天加利”,已经上线近一年。但截至目前,平台注册人数只有403人,投资总额283.26万元,待收金额72.5万元。

“熊猫烟花和几个有代表性的平台赔钱赚吆喝的做法,可能成了一场闹剧。”在联豪创投总经理谢东看来,从现阶段来看,互联网金融板块非但不是加分项,而且有可能陷入无底洞经济陷入和助力资金空转的政策性风险。

跨界或需基因

随着专项整治的全面铺开,互联网金融行业泡沫开始散去。

在从业者看来,互联网金融已经不再是资本蓝海,炒作互金概念对于提振上市公司股价的作用也明显减弱。杨帆认为,在跨界布局的成本不断增加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互联网金融资产的可预期收益正在大幅缩水。这也成为部分上市公司暂时搁置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次要原因。

针对这次上市公司集体终止重组,资深互联网金融人士朱友富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第一确实是专项整治的政策影响,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的获客成本居高不下,互联网金融的业务如何有效开展也是难题。“对于作市值管理的,如果没有特别的创新或者数据的优势,互联网金融的概念或者业务对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作用可能非常有限。”朱友富说。

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成功运作的平台。网贷天眼数据显示,今年5月,18家上市公司背景平台中仅爱投资、钜宝盆、银湖网的借款人数就超过1000人。其中,钜宝盆投资规模已达91亿,资产端主要来源于供应链金融。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上市公司跨界互联网金融大多都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主要基于现有供应链资源。

金投手CEO葛林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互联网金融有门槛,比如IT技术需要一个IT团队来做,传统企业有时不愿花这么大的成本来做供应链金融,传统企业或上市公司如果没有基础或者互联网思维,有时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并不那么容易,需要一些基因。

对于未来上市公司对互联网金融的跨界是否终止,爱钱帮CEO王吉涛认为,传统企业跨界互联网金融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大趋势,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提升,并且呈现分散化、场景化、社群化的趋势,生活方式的变化和经济组织的变革,让服务于实体经济的金融必然需要变革。这个过程是长期渐进的,也和任何行业、任何事物的发展一样,是曲折前进的,升温降温都是曲折前进的表现,并不以大家的短期意志为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