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发展互联网金融不能本末倒置

未央网 作者: 佚名

“问道济南区域金融中心——2016论坛”于7月5日举行。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北京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出席并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樊纲表示,当下中国经济出现的产能过剩、高库存,都是08年左右为了应对金融危机采取强刺激措施而形成的,资产市场的泡沫、楼市泡沫等等也都源于此。对于经济增速下滑何时能够止跌,其以90年代的经济过热对比,认为今年可能还会略有下降,但是基本能稳定住。

金融应为实体经济服务

樊纲表示,金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既服务于实体生产,也服务于实体消费。但现在,不仅中国,甚至在世界上,都出现了一种金融业内部循环的机制,风险巨大。樊纲把金融业比喻成“吸金机器”,“不仅没有很好的服务于产业、实体经济,相反占用了很大资源,反倒增加了其他部门利用金融资源的成本”。

樊纲告诫称,天下没有永远收益比别人高的产业,包括金融业。“从一定意义上来讲,实业不容易被抄袭和复制,金融业反倒容易被抄袭和复制”,其进一步分析称,“P2P就是个例子,五万块钱买一个软件,就可以把那些东西学到手搞P2P了,因此风险特别大”。

中国金融体系存在三大问题

第一,直接融资在社会融资当中占比太小,还不到10%,而美国直接融资占到了65%。这就导致了企业融资的杠杆率非常高。

第二,融资成本高。樊纲认为,当下融资贵,并非银行不愿意借贷,更不是因为没钱借,而是找不到好项目,“来借钱的企业都是一大堆的债务,风险已经很高了,自己没有订单,经营不善,现在处于一种僵尸状态,你为什么要借给他钱?”

第三,刚性兑付问题。樊纲认为,这与中国的特殊体质有关。由于金融机构都有政府背景,由此可能产生很多道德风险。“有些企业听说政府开始搞债转股,反倒把兼并重组停下来了,有一些地方把债务转到公司里,跟国家博弈”,樊纲表示,“要尽可能的少搞政府金融,使市场的力量和民间力量发展起来,让他们承担风险,而不是政府承担风险”。

用市场的方法发展市场

樊纲认为,所谓市场的方法就是由当事人承担风险。在当事人承担风险的基本制度条件下,由市场主体进行相互交易、议价,找出能够接受的交易方法、交易方式。而政府所起的作用,只是制定规则,基础设施和进行监管。

樊纲建议,第一,应大力发展直接融资,为实体产业提供服务。

第二,要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由当事企业、银行等协调,通过兼并重组提高企业集中度,清除掉过剩的、技术落后的、环境污染的企业,今后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第三,发展互联网金融不能本末倒置。在樊纲看来,互联网仅仅是一项技术,其基本作用是降低信息成本,所以企业一定要学会利用互联网技术降低成本,提供便利、快捷的金融服务。

对于“互联网+”和“+互联网”的争论,樊纲认为,“产业+互联网”比较好,金融同样如此。樊纲反问,“金融机构为什么不去发展互联网金融?你更有优势”,“互联网金融一开始没有优势,因为他搞骗局,是旁氏骗局,泡沫破灭以后,最根本的是会投资、会用钱的人,而金融机构是有这种能力的”。

最后一个问题,我没有资格多讲,我们院的研究团队可以更多的介绍怎么发展一个区域金融中心的问题。我们和英国的金融城共同合作,有一个世界的金融中心指数,通过这个分析确实能够发现各种短板,你跟比较发达金融中心相比,你哪些方面需要做哪些事情?制度和政策的改进。其他的东西你可能改变不了,有些条件,你可能不具备,但是你能改进的东西。只能原则上提几个看法。

区域金融中心如何发展

樊纲认为,区域金融中心的发展,首先取决于能否找到恰当定位、补短板。第二,发展金融要靠制度建设,而不是用补贴扭曲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