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借贷:新生的市场经济“杰作”

未央网 作者: 秋水静流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熟悉NBA的朋友们估计都被雪片般漫天飞舞的美元吓着了吧。“准一流”篮球球员迈克·康利签下了史上最大的合同51.53亿美元,平均年薪3060美元,远超改变NBA联盟格局、今年刚刚退役的超级巨星科比·布莱恩特,令人匪夷所思。更多“人傻钱多”的例子接踵而来,连已退役的球星麦迪都笑称想复出。看似令人费解,实则不然,球星身价大幅飙涨只是市场经济供需两端交互作用的结果:在供应端上,核心资源——高水平的球员极其稀缺;在需求端上,全球范围粉丝的疯狂追捧,导致联盟的收入大幅上涨,NBAESPNTNT签下了9240亿美元的新电视转播合同就是例证之一,加之合理的收入分配方式,共同导致球员薪酬的大幅提升。

作为国内新生的市场经济“杰作”,网络借贷亦有异曲同工之处。与普通百姓常规的理财方式相比(银行理财产品、定期存款等),网络借贷8%-12%的投资收益率或融资成本,有人觉得可能“虚高”。然而,这只是资金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正常价格”而已。换言之,在网络借贷领域,资金供需两端几乎不受限制,具备市场经济的内生要求。投资者可不受投资门槛、时空的限制,随时投资,而借款者只要征信正常、借款需求真实,基本可以借到相应的资金,8%-12%的投资收益率(融资成本)正是资金供需两端在正常条件下交互产生的资金价格水平,投融资双方都能接受。

对于资金供给端的投资者而言,他们需要安全、收益可观的理财服务。

目前,银行主流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在4%左右,定期存款则更低,与当前3%的通胀率水平相比,投资者虽然名义上实现了资金保值增值的目标,但中国的通胀率统计并未涵盖飙涨的房价、高昂的医疗和教育成本等。若真正统计这部分成本,如今普通民众主流的理财方式则属于“倒贴资金”。“中国大妈被黄金套牢”、股市“骇人听闻式”的跌宕起伏、信托和私募的高投资门槛等,则成为普通投资者挥之不去的“隐痛”,他们极度渴望有安全稳健、收益合理的投资渠道和投资产品。而合规、稳健的网络借贷平台所提供的理财产品,因其收益水平合理、产品体验好而深受普通大众的青睐。

对于资金需求端的借款者而言,他们需要便捷、成本合适的融资服务

虽说银行的融资成本(6%-8%)较低,但海量小微企业和个人被排除在外。数据显示,相较于大企业,2014年小微企业数量占企业数的99%,就业贡献和GDP贡献分别达80%50%,但获得贷款仅占25%。无法贷款、贷款额度偏低、有抵押物却无法贷款等,皆是微观经济主体融资困境的典型体现。当前,银行不良贷款的考核压力引发了猛烈的惜贷抽贷现象,微观经济主体的融资困境尤为突出,致使更多企业体质恶化,加剧了融资困境,形成恶性循环的死结。与此同时,社会信用的持续破坏、民间融资的高昂成本及慎贷拒贷进一步“扼杀”了微观经济主体的融资空间。微观经济主体渴望有更便捷、成本更合适的融资服务,网络借贷的出现恰好弥补了传统金融体系的空白,为时下中小企业发展留下一条“活路”。

经过前几年的野蛮生长,有些违法平台因资金池、非法集资等问题,频繁爆雷跑路,以致于社会对P2P持有“跑路诈骗”标签,整体行业声誉正在迅速地被“污名化”。值此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契机,坚决打击违法违规平台,净化行业发展环境,不过,同时也应给合规、稳健的网贷平台留下适宜的发展空间,切勿“一刀切”,让网络借贷持久稳健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