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剑指老百姓“看病难”

未央网 作者: 董希淼

互联网金融方兴未艾。那么,对于我国长期存在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互联网+”金融将可能带来哪些变化呢?

大家都知道,无论是现在的医疗生态体系还是未来的医疗互联网生态体系,患者、医生、医保是必不可少的三大要素。患者是医疗的需求者,由于医疗行为存在更多信息不对称,医生与患者之间有着复杂的博弈。医疗既是服务,又有着极强的公益性、公平性,而医保作为医疗的主要支付方对社会稳定有着重大影响。

这三大要素之间的互动,就形成了医疗流程运转,主要包括器械诊断、医生服务、药品使用等。所以,患者、医生、医保与医疗流程共同构建了医疗生态体系,任何一个要素行为的改变,都会对这个体系产生作用,其中医疗支付是核心。

当下唉,我国人口老龄化,基本医疗保障覆盖日益扩大,医疗保障支出持续高于收入增长。据统计,从2003年开始,医保收入就跟不上医保支出,医保累计结余也是逐年下降。最新的数据是,2014年医保收入同比增速是17.45%,低于医保支出同比增速19.59%,医保累计结余增速从2003年的48.79%下降到2014年的16.76%。这些数据结合“看病难、看病贵”的公众感受,已经表明我国现在的医疗生态体系难以为继,需要进行改革。

当然,不仅中国有这样的问题,全世界都面临医保支出增速过快、医保效率低下等问题。因此,控制医保支出、提高医保效率是全球医疗改革的大方向。

以美国为例,2013年新医改法案实施前后,美国在医疗互联网化进行了不少探索。具体表现为,医疗流程运转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以医药+电商、诊疗+远程、诊断+第三方等三种模式形成医药电商、远程医疗、第三方诊断电商的医疗互联网雏形。医药电商方面,Drugstore.com的药品价格比线下连锁大型药店Walgreen的价格平均低21%。远程医疗方面,试点中的PCMH(Patient Centric Medical Home)能够降低小病症、慢性病的诊疗费用大约22%。第三方诊断电商方面,PBM(Pharmacy Benefit Management)能够降低医保和医生、患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杜绝大处方和骗保等不必要支出和浪费行为。在医疗支付方面,Simplee致力于帮助医疗机构简化和流程化与保险公司和患者处理账单的过程,使得原来十分复杂和不透明的医疗账单系统变得清清楚楚,患者和医保支付方能够看到同样的细节,以更加流畅的交易过程去解决支付问题,并减少了患者个人额外支付的费用。在医疗保险方面,Oscar Health利用互联网技术和远程医疗手段,与客户保持适时联系,将防病和治病结合起来,敦促客户主动对自己的健康状况进行管理,及早进行预防性治疗。同时,Oscar Health的医保计划包括了顾客咨询、问诊、用药等全流程,主动介入医疗护理过程,更好的控制医疗费用支付,降低医疗机构过高的医疗费用的道德风险。更有意义的是,该公司推动了个人健康保险市场的发展,为小企业主、小公司和自由职业者等群体提供健康保险,将过去不买保险的小业主、经济困难但达不到美国Medicaid补助的人群纳入了健康保险购买群体。

简言之,美国正在快速推进医疗互联网化的发展,相关探索实践与经验展示出利用互联网理念与技术构建医疗互联网生态体系以提升医疗效率、降低医保支付的前景;初步形成了以药品电商、远程医疗、第三方诊断电商等由传统医疗路径衍生出来的互联网医疗生态的核心,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衍生出在线预约挂号、导医、药品广告等医疗互联网的上层生态。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国的医疗改革正在推向深入,国家政策鼓励并发展互联网+医疗。5月25日,多部门印发了《关于印发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指导意见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要求,在国家分级诊疗的基层部署下,基层的医疗机构的服务要得到充分发挥。居民可自愿选择一所二级医院、一所三级医院,建立“1+1+1”的组合签约服务模式,在组合之内可根据需求自行选择就医机构。采用多对象多方式收费探索,由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居民等分摊,按年收取。探索对居民门诊基金按人头支付给医生团队和对医联体分工协作形式实行医保总额付费两种形式。《通知》指出,2017年签约覆盖率达到30%以上,重点人群覆盖率超过60%,2020年基本实现全覆盖。6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发展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的措施,重点提出推进网上预约分诊、检查检验结果共认共享、医保联网异地结算、发展远程医疗和智能化健康医疗设备。

医疗互联网的政策东风已来,并基于美国的经验,医疗互联网化将有如下四个趋势:一是我国的医药电商、远程医疗、第三方诊断等空间最大,爆发取决于医保接入;二是医院、医生等要素市场激励效应将驱动广告、导诊等爆发;三是慢性病管理将长期发展,社区家庭医疗需求刚性;四是商业医保将迎来黄金时代,成为医保的重要补充。

基于以上四个判断,金融将能够极大的助力我国医疗互联网生态体系的建设:

首先,从供给侧角度,金融特别是银行业能够为医疗行业互联网化带来新增需求。

如,为基层医疗信息化、信息通道建设、移动应用产品开发、健康管理等有关服务企业和行业提供信贷支持,帮助这些创新型医疗设备生产企业实现互联网+的产品升级,更好地为医疗服务提供先进、安全、可靠的技术设备。现在,恒丰银行已重点围绕医疗器械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和细分市场龙头企业提供充分的金融资源支持,帮助他们转型升级、做大做强。

其次,在医疗“互联网+”的大背景下,金融企业应重点关注新型医疗服务模式及其金融需求。

“十三五”时期,医疗卫生行业是国家信息化发展的重点,各级医院的信息化和公共卫生服务平台将得到快速发展。目前,我国医院信息化投入占医院收入比重约在0.5%-0.8%,未来这方面的IT投入必将随着政府投入和医院自身对信息化重视程度的快速提升而快速增长。同时,随着医院信息化加快,网上预约分诊、远程医疗、康复服务、养老护理等新型医疗模式将不断涌现,尽管其商业模式和市场格局尚未形成,但恒丰银行已经提出“健康银行”的理念,正在持续关注细分市场的潜在领先者、大平台,寻找可合作的突破口。

最后,在国家普惠金融的战略部署下,商业银行应该发挥在支付结算的入口优势,以普惠金融的理念为广大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金融服务

、如恒丰银行的M银行,致力于以移动金融为技术模式,以平台金融为商业模式,挖掘各种应用场景,其中就包括医疗服务场景,目标是让我们的客户能够直接接入医疗互联网平台,在M银行的界面上实现专业问诊、轻松挂号、明晰账单、便利支付、省心医保,并向合适的患者客户提供丰富的健康、医疗相关的金融产品。

我们期待,“互联网+”携手金融业,将为我国“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缓解带来新的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