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琪台前主演,施建祥幕后主导,快鹿兑付遥遥无期?

未央网 作者: 刘旷

近日,由快鹿集团爆发的兑付危机事件已经愈演愈烈,透过各种现象,快鹿的投资人也越来越陷入绝望。快鹿真的会变成一直“死鹿”吗?如果是,现在台上正在上演的一切又是什么?

《叶问3》点燃快鹿兑付危机导火索

对于快鹿集团,《叶问3》票房没有达到预期收益,资本套利也惨遭失败。

据广电总局调查,《叶问3》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同时,总票房中含有5600万元自购票房。因此,对于快鹿集团的兑付危机,很多人都认为是由《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造成。

事实上,《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仅仅只是快鹿兑付危机的一个导火索,并由此引发了快鹿投资集团涉及的A股、港股多家上市公司股价大跌。尽管随后,快鹿集团承诺为所有快鹿系理财产品兑付进行兜底,然而,已经过去一百天了,快鹿集团所承诺的兑付却始终没有兑现。

施建祥幕后主导,转移资金到美国?

兑付危机发生之后,快鹿集团施建祥以身体健康原因为借口辞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随后快鹿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由徐琪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黄家骝担任集团执行总裁,方晓耀、任意担任集团副总裁。然而6月15日,时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却突然发表辞职公开信,当天快鹿官网挂出公告,确认徐琪辞职,此时的徐琪有着怎样的难言之隐?是不愿成为施建祥的替罪羊还是另有其它原因,恐怕只有二人自己明了。但是这种现象本身透露出的信息已经足以让投资人感到中间必有蹊跷。

6月22日快鹿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由快鹿高管和投资人代表共同组成的7人管委会,分别是快鹿集团代表3位,由韦炎平、徐琪、施建兴(全权委托任意代表)出任。投资人代表4位,由董荣、李鸿运、朱开扬、宫晓萍女士,董荣出任委员会召集人。快鹿管委会第一次引进了投资人代表作为决策团队的组员,企图获取投资人的信任。

6月29日晚间,快鹿集团发布公告,表示徐琪被免职,韦炎平接任董事长职务。然而,7月2日,施建祥又录制视频,明确徐琪担任董事局主席,短短几天间,发生了什么?投资人完全被蒙在鼓里,但是其中有无不可告人的秘密,更加不得不让投资人猜疑。

施建祥本身是香港公民,同时持有第三国护照,来去自由的他也许早早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快鹿集团是施建祥一手打造的,为何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跑到美国?难道在上海、香港就不能看病?很多投资人对施建祥滞留美国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施建祥去美国看病是假,带资金出逃美国才是真。

徐琪台前“频频演戏”,为施建祥拖延时间?

4月12日与4月14日,徐琪两次在记者会中声称快鹿有50亿的资产包,并且将在未来一周内公布资产包,而一周过后,快鹿又称因为各类复杂原因资产包公布将递延一周。一拖再拖,徐琪终于在4月25日发布了相关照片,面上好像是有50亿资产,但是却一直没有支付。

随后在7月7日,重新担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徐琪,又自曝集团高管侵吞债权人资金高达50亿元的黑幕,并发布《重要事件告知》,要启动对离职高管和股东的追讨,认为他们在过去两年中以各种形式伤害到了快鹿集团,中饱私囊,导致今天快鹿要破产清算的结果。快鹿将公开这些人的信息,并希望发动近20万债权人一起“人肉”前高管,帮助快鹿讨要资金。

那么,问题就来了。快鹿几十位高管侵吞集团50亿的资产,为何在快鹿事件发酵后3月有余,资产不断贬值,高管悉数换人之后,才肯说出?而公司高管侵吞了那么多的资产,为何施建祥还以看病为由跑到了美国?一些投资人认为徐琪是在台前演戏给他们看,并存在三点嫌疑。

1、拖延时间。一开始对外宣称公司拥有50亿的资产包,意图获取投资人的信任,暂时稳定投资人,但是一直迟迟没有对投资人进行兑付,此举明显是在为施建祥拖延时间,甚至存在帮助施建祥转移资产的重大嫌疑。

2、将矛头转向辞职高管。快鹿集团还希望发动近20万债权人一起“人肉”前高管,帮助快鹿讨要资金,意图让投资人把矛头都指向已经辞职的高管。本来就是投资人的资金,因为快鹿自己内部管理混乱、风控不严,导致了流失和损失,怎么能让流着血的伤者自己去追嫌犯?

3、为自己和施建祥洗脱罪责。将集团高达50亿的资产直接推给那些已经辞职的集团高管,还存在逃避责任嫌疑。对于快鹿集团来说,即便是快鹿内部发生了严重的贪污腐败,但是50亿的巨额数字,聪明机智的施建祥事先会丝毫没有察觉?50亿的巨额数字,即便对于快鹿集团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财产。投资人把钱交给了快鹿集团,不是交给快鹿集团的员工,怎能将责任推卸给员工?

快鹿兑付遥遥无期,投资人血本无归的历史将重演?

从2016年3月31日快鹿兑付危机爆发以来,一直到2016年7月10日,已经过去100天的时间。而快鹿集团所承诺的投资人资金兑付问题,却几乎毫无进展,目前已经拥有超过20万的投资人没有兑付。

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在4月12日到4月14日的两会期间曾向记者透露有50亿的资产包,但是却迟迟没有兑付。4月28日,徐琪在微博中表示已经兑付了近5000万元的“典藏”理财产品,影视类理财产品兑付仍然遥遥无期。随后,仅仅只是在6月8日,盘出了1亿资金,支付集团员工工资后,留给20万的投资人的仅有6000万,最终只兑付了600人的特殊客户,也就是所谓的内部关系户,同时也想借此来安抚其他投资人,继续拖延时间。

而快鹿所需要兑付的资金缺口却越来越大,在危机爆发之前,快鹿集团每日的资金缺口在1000万到2000万之间,但是危机爆发之后,缺口将增大到每日1亿元。早在五月份,就有媒体报道称:“徐琪表示,已经到期需要兑付的资金规模在20亿左右,而整个快鹿系需要兑付的资金额度约为100亿左右。”最新消息称,当前的资金缺口甚至已经被扩大到了150亿。如此拖延下去,快鹿的债务就越滚越大,而投资人的资金兑付却越来越远,甚至会遥遥无期。

再复杂的剧情总有收场的时刻,快鹿的剧情并不复杂、台上的表演者也并不高明,也许演不了多久,恐怕很快就要爆掉。到时谁来收场,是徐琪吗?也许这么拙劣的演技应该有人来制止了,别让他再演下去了,这样投资人还能少一点损失。这一次的快鹿兑付危机会不会让20万投资者的投资打水漂?我们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