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自动驾驶事故拷问车险市场 行业创新亟待加强

未央网 作者: Ann Carrns 译者: Array

无人驾驶领域的技术发展给汽车保险定价带来了新的挑战。

目前,在车险领域,使用无人驾驶技术的车辆保险赔偿机制与传统车辆并无差异

但是最近特斯拉Model S的一起交通事故却引发了人们对自动驾驶技术潜在风险的关注,也对现有保险机制发出了质问。保险信息协会(Insurance Information Institute)会长Robert Hartwig表示:整个索赔过程运作方式和传统车险完全一致,即当保险公司对事故调查取证完成后,责任方保险人在不超过保险金额的范围内予以赔偿。(此为保险业普遍操作程序,不针对特斯拉单独事件)

然而到底谁该为事故负责?是司机还是自动驾驶软件系统?在实操中,基于“代位追偿原则“,保险公司一般乐于支付赔偿金,之后再向第三责任人如制造商或其他保险人索赔(在车险中,若问题在于软件系统缺陷,也是通过这套机制解决)

Tesla发言人Khobi Brooklyn则声称:对于自动驾驶软件Autopilot的应用并不意味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实现,也不能成为司机逃避责任的借口。”

Tesla面世的产品通常都带有国家强制规定的最低责任保险(类似中国第三责任险),对给他人、其他车辆和财产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新罕布什尔州是唯一例外)。

然而,保险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正在给一台可能的无人驾驶车辆提供保险。通常情况下,投保人联系保险公司咨询保险相关事务,车主需要提交车牌号等认证信息,由此保险人即可获知车辆制造商信息和具体型号——在这个案例中即Tesla Model S。但是,这些信息并不足以保证保险人能够知晓:投保车辆是否激活了自动驾驶系统,而这对于风险和追责都具有极大的影响

现在,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和事故的发生,保险公司开始越来越关注这些细节。

40岁的Joshua Brown居住在俄亥俄州。5月7日其驾驶Tesla时在佛罗里达州威利斯顿与一辆拖拉机相撞,不幸身亡。而此后Tesla调查确认,车主在此前激活了他们声称正处于公测阶段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Paul Grieco是Joshua Brown家人聘请的上诉律师,他称Brown购买的标准车险能够覆盖Tesla车型,但拒绝透露具体公司名字。

事后,佛罗里达州相关机构和全国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局负责调查。

无人驾驶的应用还并不成熟,对于各方而言这都是一起全新的案例。美国州立法会议(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表示,仅有不到十二个州针对无人驾驶技术实施了相应的监管措施,包括佛罗里达在内

一名来自旧金山的辩护律师Hilary Rowen称,现在真正的无人驾驶技术主要是被汽车制造商或者Google等公司用于测试应用,因为这些公司往往购买的是交运全保险(Fleet Insurance),可以覆盖所有类别的交通工具。

而像Tesla的Autopilot,从技术上而言只能被当作辅助驾驶而非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是各项辅助驾驶功能模块的一个成熟的融合系统,但这并不意味着司机就能完全脱离驾驶责任。

Hartwig认为现在来看,自动驾驶是否会显著影响保费率还为时尚早。因为这项技术实在太前沿了,在应用层并未积累起足够的数据量用以分析风险事件发生的概率和损失程度。保险业对新技术的适应都是循序渐进的,从安全带的发明到空气囊、保险杠等等,每一次技术创新,保险行业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搜集信息并相应地调整费率来适应这种变化。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自动驾驶技术的本质会使得数据在车险定价上的应用充满挑战。Rowen认为:“自动驾驶对于保险行业来说是具有极大冲击性的。”因为人工智能背后计算机软件技术的迭代和革新是持续的,所以即便保险公司追踪数据和趋势对特定车型进行评估,但每个配置了无人驾驶系统的单一车辆具体安全表现却在不断演变。

这些问题恐怕都需要至少十年的时间才能真正找到答案。究竟是司机的错,还是软件的错,或是两者共同的错?没人知道答案。在未来,通过搜集更多的“黑箱记录”以更多维地评估事件起因可能对于保险人而言是一个暂用的方案。

保险信息协会在去年发布的关于自动驾驶的报告中表示:这个行业还必须深化到产业链上去研究索赔的问题,在一起事件中,是否汽车制造商,供应商都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而不仅仅是司机的驾驶行为?责任法需要进化,唯有这样,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才不会受到限制。

无人驾驶领域的技术发展给汽车保险定价带来了新的挑战。

目前,在车险领域,使用无人驾驶技术的车辆保险赔偿机制与传统车辆并无差异

但是最近特斯拉Model S的一起交通事故却引发了人们对自动驾驶技术潜在风险的关注,也对现有保险机制发出了质问。保险信息协会(Insurance Information Institute)会长Robert Hartwig表示:整个索赔过程运作方式和传统车险完全一致,即当保险公司对事故调查取证完成后,责任方保险人在不超过保险金额的范围内予以赔偿。(此为保险业普遍操作程序,不针对特斯拉单独事件)

然而到底谁该为事故负责?是司机还是自动驾驶软件系统?在实操中,基于“代位追偿原则“,保险公司一般乐于支付赔偿金,之后再向第三责任人如制造商或其他保险人索赔(在车险中,若问题在于软件系统缺陷,也是通过这套机制解决)

Tesla发言人Khobi Brooklyn则声称:对于自动驾驶软件Autopilot的应用并不意味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实现,也不能成为司机逃避责任的借口。”

Tesla面世的产品通常都带有国家强制规定的最低责任保险(类似中国第三责任险),对给他人、其他车辆和财产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新罕布什尔州是唯一例外)。

然而,保险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正在给一台可能的无人驾驶车辆提供保险。通常情况下,投保人联系保险公司咨询保险相关事务,车主需要提交车牌号等认证信息,由此保险人即可获知车辆制造商信息和具体型号——在这个案例中即Tesla Model S。但是,这些信息并不足以保证保险人能够知晓:投保车辆是否激活了自动驾驶系统,而这对于风险和追责都具有极大的影响

现在,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和事故的发生,保险公司开始越来越关注这些细节。

40岁的Joshua Brown居住在俄亥俄州。5月7日其驾驶Tesla时在佛罗里达州威利斯顿与一辆拖拉机相撞,不幸身亡。而此后Tesla调查确认,车主在此前激活了他们声称正处于公测阶段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Paul Grieco是Joshua Brown家人聘请的上诉律师,他称Brown购买的标准车险能够覆盖Tesla车型,但拒绝透露具体公司名字。

事后,佛罗里达州相关机构和全国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局负责调查。

无人驾驶的应用还并不成熟,对于各方而言这都是一起全新的案例。美国州立法会议(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表示,仅有不到十二个州针对无人驾驶技术实施了相应的监管措施,包括佛罗里达在内

一名来自旧金山的辩护律师Hilary Rowen称,现在真正的无人驾驶技术主要是被汽车制造商或者Google等公司用于测试应用,因为这些公司往往购买的是交运全保险(Fleet Insurance),可以覆盖所有类别的交通工具。

而像Tesla的Autopilot,从技术上而言只能被当作辅助驾驶而非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是各项辅助驾驶功能模块的一个成熟的融合系统,但这并不意味着司机就能完全脱离驾驶责任。

Hartwig认为现在来看,自动驾驶是否会显著影响保费率还为时尚早。因为这项技术实在太前沿了,在应用层并未积累起足够的数据量用以分析风险事件发生的概率和损失程度。保险业对新技术的适应都是循序渐进的,从安全带的发明到空气囊、保险杠等等,每一次技术创新,保险行业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搜集信息并相应地调整费率来适应这种变化。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自动驾驶技术的本质会使得数据在车险定价上的应用充满挑战。Rowen认为:“自动驾驶对于保险行业来说是具有极大冲击性的。”因为人工智能背后计算机软件技术的迭代和革新是持续的,所以即便保险公司追踪数据和趋势对特定车型进行评估,但每个配置了无人驾驶系统的单一车辆具体安全表现却在不断演变。

这些问题恐怕都需要至少十年的时间才能真正找到答案。究竟是司机的错,还是软件的错,或是两者共同的错?没人知道答案。在未来,通过搜集更多的“黑箱记录”以更多维地评估事件起因可能对于保险人而言是一个暂用的方案。

保险信息协会在去年发布的关于自动驾驶的报告中表示:这个行业还必须深化到产业链上去研究索赔的问题,在一起事件中,是否汽车制造商,供应商都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而不仅仅是司机的驾驶行为?责任法需要进化,唯有这样,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才不会受到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