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意见》印发一周年 P2P行业是否走上明路?

未央网 作者: 深8互联网金融

自2015年7月18日,央行、工信部等国家十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银发〔2015〕221号)以来,政策之手从未远离P2P,如果行业自我调整过慢,外界将会多大程度上施以强力?在风险安全高于一切的准则下,P2P行业能否依靠自身趟出一条明路?

行业标准缺失 数据雾里看花

数据报告显示,2016年6月,P2P网贷行业的活跃投资人已达到338.27万人,相较于去年同期,人数增长超过一倍。从年龄结构来看,90后、60后比例并不低。

该图显示,虽然80后、70后是网贷平台投资人的主力军,但60后及以前占比也不少,他们的年龄一般在50岁以上,且投资额较大,互联网金融知识却比较匮乏;90后虽然是“网生代”,但投资理财经验较少。从现状来看,加强“投资者教育”,并不是一个过度干预的行为。

与此同时,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6月底,P2P网贷行业贷款余额已增至6212.61亿元,环比5月底增加了7.88%,是去年同期的3.13倍,历史上首次突破6000亿元大关。

然而,这些数据对于描摹P2P行业现状,远远不够。平台的坏账率、逾期率、风险准备金等,更能反映一个平台的真实经营情况,却并不容易获得。

据媒体报道,拍拍贷CEO张俊在今年博鳌论坛上表示,拍拍贷的不良率约为2.1%—2.2%,年初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表示,P2P行业平均不良率在13%-17%的区间内,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认为,做小额分散的平台不良率在10%左右较为可信。

有业内人士称,2016年一季度银行业不良率为1.75%,这还是在不良率上升的背景下。横向对比可知,P2P平台的不良率依然在一个较高水平。

事实上,在缺乏第三方会计事务所、审计事务所介入的情况下,即便知道平台的风控指标数值,对投资人的参考意义也有限。比如像“逾期率”这一指标,在P2P行业就没有统一的计算标准。

而平台的“风险准备金”也不能保证投资人的资金可以高枕无忧。因为从监管的指向来看,P2P平台不得为投资人提供本息担保是趋势,一旦逾期或者坏账,投资人要有一定的风险承受能力,平台不能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关键是处理危机的方式

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2015年7月,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为2136家,而截至2016年6月底,该数值为2349家,在此期间,出现了1778家停业及问题平台。就目前形式而言,“出问题”已成为大概率事件,因此,如何处理问题,也值得关注。

近日,一纸法院判决书,在P2P行业引起轩然大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刑事判决书《(2015)浙杭刑初字第200号》显示,P2P平台银坊金融平台负责人蔡锦聪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是目前P2P领域最重的判罚。

目前来看,快鹿兑付危机的处理,则为行业带来一定的示范性:6月22日,快鹿集团召开兑付危机发生以来第三次正发布会,会议上宣布成立投资人占多数的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管委会同时正式聘请了独立第三方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为公司法律顾问,聘请了独立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审计,负责委员会指派的有关上海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相关的法务、审计工作。同时,快鹿投资集团代表韦炎平承诺10月1日前全面启动兑付的刚性目标不变。

监管层面也加强了干预。“e租宝事件”后,公安部组织建设了“非法集资案件投资人信息登记平台”,目前已受理两起非法集资案件的信息登记工作:e租宝和昆明泛亚有色案件。截至3月2日,已有近14万名e租宝投资人在该平台登记信息。平台名称也有考量:因公安机关办理的是刑事案件,并非涉及债权债务纠纷的民事案件,因此,该平台不使用“债权人登记平台”。

在海外,P2P鼻祖Lending Club,也依然在危机中奋战。6月29日凌晨消息, 由于贷款量持续下降,Lending Club宣布裁掉179名员工以恢复投资者信心,同时宣布代理首席执行官斯科特·桑伯恩将成为公司的永久的首席执行官和总裁。

当然,这些标杆性的P2P平台处理危机的方式,并不能代表全行业,深8君以为,无论对于投资者、监管层还是平台自身来说,加速行业洗牌都利大于弊。

问题来了,如何洗牌?

为适应监管政策和市场环境,P2P平台正在合规建设、资产争夺和业务布局方面展开全面竞争。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6月,历史累计获得风投的平台数量已经达到88家、国资系平台数量达到了90家、上市公司系背景的平台数量达到了82家,银行系背景平台数量为16家。诸如碧桂园、富士康集团等,都已入局P2P。

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中国2000多家P2P网贷平台将缩减至200家左右。陆金所已不是一个单一的P2P平台,在两年前就开始做较大的调整。未来陆金所自己不经营P2P业务,P2P的交易由独立的公司经营,陆金所则将彻底转型为金融理财信息服务平台。

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老牌P2P平台宜信CEO唐宁表示,宜信的新金融产业基金规模有10亿美元,区块链、比特币、机器人理财、众筹等,都是宜信的重点关注领域。

具体业务上,开鑫贷曾于2014年10月推出保单质押产品,至今推出相关业务的平台依然很少,究其原因,此类业务需要与保险公司建立数据层的技术对接,而且一般的平台对于保险业务逻辑的了解也相对较弱。原本就是保险公司和银行的“保留节目”,无论是成本还是收益率,P2P平台都占不到优势。

如此看来,P2P平台要想在这一轮洗牌中屹立潮头,“去P2P化”将成为趋势。

最后,深8君带大家回顾下这一年来的监管政策,原来政策之手从未远离P2P,并且,越来越知道自己要管什么。

2015年7月,《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给予网络借贷明确定位:个体网络借贷机构要明确信息中介性质,主要为借贷双方的直接借贷提供信息服务,不得提供增信服务,不得非法集资。网络借贷业务由银监会负责监管。

2015年12月,银监会发布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

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要求各地区有关部门密切关注P2P网络借贷等领域。

2016年3月,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组建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正式成立,协会对P2P平台信息披露、统计数据报送进行了规范。

2016年4月,国务院组织14个部委召开电视会议,将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专项整治活动,对P2P提出“不设资金池”、“不自融自保”等要求。

近日,则有媒体曝出,P2P行业排查清理仍未结束,监管细则可能将在明年2月份出台,P2P将可能实施牌照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