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信金科:科技助力 转型智能化消费金融

未央网 作者: qihang

上海维信荟智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维信金科)前身成立于2006年,是国内最早的个人无抵押消费信贷专业企业之一。2015年4月,公司率先发布“智能金融”战略,其核心是希望通过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金融科技为用户提供智能化、自动化的消费金融服务。

公司发展历程

公司前身香港维信理财在香港注册成立,经过十年发展,在国内拥有包括小额贷款、融资担保、融资租赁、金融服务在内的多家子公司及业务分部。2015年,公司在业内发布“智能金融”战略,并先后推出了包括卡卡贷、豆豆钱在内的8款智能消费信贷产品。

公司创始人兼CEO廖世宏,毕业于美国密芝根大学,获得MBA学位,曾经担任三和银行香港分行大中国业务负责人。

主要产品介绍

目前,公司较有代表性的的产品为卡卡贷,一款提供信用卡余额代偿服务的移动互联网贷款服务平台。用户通过APP或微信公众号验证个人信息、填写网络征信信息后,可获得一定的授信额度,用于代还信用卡。贷款将汇入用户指定的信用卡中,直接完成信用卡还款。

代偿额度在1000-50000元之间,多种分期可选。收费方面,月利率在0.45%-0.85%之间,月服务费在0.1%-0.8%之间,手续费在1%-3%之间。

平台发展规模

截至2016年6月,卡卡贷单月用户数为25万人次,单月交易额超过3个亿,单笔平均5000多元。客户再次借贷率超过70%。

近日,未央网在第一届中国金融科技大会中对公司创始人廖世宏进行了采访,内容摘要如下:

 

未央网: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公司现在的业务模式?

廖:公司从2015年开始打造全智能产品,核心是用机器人代替人来做信贷。目前公司共有8款产品,相当于8个机器人,提供7×24小时全服务。做的有代表性的一款产品是卡卡贷,提供信用卡代偿业务。

现在中国有海量的信用卡用户,但可获得的额度很小,大概5000-10000元左右。他们希望保持良好的信用记录,但是信用卡还款日和发薪日不匹配,卡卡贷就是为了保护用户的信用而产生的。我们只有36个人的团队,成本很低。

消费金融主要有三个重点,获客、风险,和资金。现在维信主要是做前面两块,风控为本,获客为王。

 

未央网:公司现在的资金来源?

廖:维信现在不涉及P2P,主要是机构资金,包括银行和信托等。

 

未央网:公司的获客模式是怎样的?线上还是线下?

廖:大部分获客在线上。有一部分线下业务,但目前8个机器人产生的用户量占总用户的90%以上。

其实重点在于获客成本问题,不要用人海战术。举个例子,卡卡贷和银联商务合作,用户在线下刷卡的时候,银联商务的账单上会放上卡卡贷的二维码,扫一扫就可以申请代偿业务。

 

未央网:公司的目标人群是哪些?

廖:维信的思路是,我们的技术能够覆盖哪些人群、场景,我们就去做。维信目前有20多张评分卡,是以不同人群样本制作而成的模型。

但是我们覆盖的并不是所有人群,还是希望通过锁定特定人群来避免逆向选择,规避欺诈风险。

 

未央网:除了信用卡代偿和现金贷,公司是否也做消费分期?

廖:正在做,下半年可能会有一些东西出来。

 

未央网:公司盈利模式是怎样的?

廖:维信的战略是打造消费机器人,未来的盈利模式是出租这些机器人给金融机构,我们收取服务费,像卡卡贷目前已经有两家银行开始合作了。

 

未央网:公司的风控模式是怎样的?

廖:现在是纯线上模式,都是机器人在做,平均每分钟处理15笔贷款。

信用评级方面,我们有20多张评分卡,每个产品2-3张。以卡卡贷为例,有三张评分卡,如果首先切入的两张评分比较低,那么就是信用比较差的用户,如果处于灰色地带,会再切入第三张数据成本比较高的评分卡。目前,卡卡贷的风险指标、资产质量已经超过了我们线下的产品,线上的信用风险更易控。欺诈风险方面,我们希望通过锁定人群来防范欺诈,像卡卡贷是针对信用卡还款人群,钱是直接打给银行的。欺诈风险是一个挑战,我们也在积极解决。

 

未央网:公司做风控时用到的数据来源都有哪些?数据积累程度是怎样的?

廖:数据来源主要是两个方面,自己公司和外部公司。自己公司的数据,一是数量(分好、坏样本),二是时间跨度。公司有10年的历史,时间跨度这方是强项。数量上,目前公司每个月筛选客户超过50万,覆盖范围广,样本量丰富。目前公司正在建城市卡,从哪个城市进来,就用哪张评分卡来测算。外部方面,现在基本外部合法的数据源维信都接通了,包括三大运营商。但我们认为,要对模型有用的数据才是有价值的。

 

未央网:公司现在有多少技术人员?

廖:数据模型团队30多人,IT团队300多人。

 

未央网:和其他金融科技公司相比,维信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廖:在于和金融机构的合作。我们和金融机构合作已经有10年的历史了。不看好大额、高费率、无抵押的借贷,客户沉淀率太低,线上反欺诈问题也不好解决。

 

未央网:公司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

廖:有一些想法,但不是要颠覆银行,我们要更好地服务传统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