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未央网 作者: 刘旷

7月11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其官方网站发布标题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相关公司在外应收债权追讨名单(第一批)》的公告,此消息一出,立马引起了社会的轰动。

7月12日,名单上公布的被追讨人汪国锋发出声明,指明快鹿恶意诽谤。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7月12日,麒麟网总裁庞洪通过公司发表声明,斥责快鹿的卑鄙行为。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7月13日,大中华金融执行董事、行政总裁、董事局主席刘克泉也向公众和媒体发表声明,指出快鹿集团在兑付无门,面临清算的情况下,故意歪曲事实,恶意扭曲舆论导向,肆意人身攻击,其目的就是为了转移公众和投资人视线,企图逃脱法律的制裁,而他也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其自己的权益。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截至目前,快鹿系兑付危机发生近100天,事件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反而导致从快鹿内部、投资人等层面上发生一波又一波内斗事件,快鹿兑付危机事件可谓在互联网金融界激起千层浪。

各种声明不断,快鹿曾多次陷诚信危机

汪国锋、刘克泉等人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发表公开声明,让快鹿事件进一步复杂化。投资人面对快鹿集团一次又一次放出的烟雾弹和“新情况”,唯独不谈兑付进展的行为极为失望。很多投资人认为,这正是快鹿施建祥和徐琪惯用的手段和期待出现的局面,他们就是想要把投资人的兑付火焰烧到所谓的前高管身上,转移投资人的注意力,从而放松对上海快鹿总部的警惕。

实际上,快鹿在兑付危机之前经营上就曾多次陷入诚信危机。

2015年上海长宁国有资产经营投资有限公司发表声明,“金鹿财行”在未经该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在宣传材料中使用该公司名称作为其股东单位进行宣传活动。而该公司并未许可任何公司使用期公司名称开展理财产品的出售服务,金鹿财行的行为涉嫌假冒和诈骗行为,公司都将以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名誉权益。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从早期的声明事件中,一些投资人认为,不是此次的兑付危机才引出快鹿的问题,而是快鹿本身就有利用其它公司名义来欺骗投资人进行投资的恶劣行为,早就存在着恶意欺骗的不诚信问题。

吊销牌照,政府介入,快鹿还有多少时间?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近日,上海金融发布公示称,快鹿系相关公司的融资担保牌照到期不再续期,小额贷款公司牌照则被取消。此消息一出,就有分析人士认为政府将介入快鹿事件。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被吊销营业执照,说明快鹿在解除掉目前的兑付危机之前,监管机构不会让其在开展新的业务。在一定程度上,政府的明确介入,已经表明了立场,给快鹿暗示了时间表。

施建祥女人们的内斗及奢靡生活曝光

女一号:快鹿集团副总裁沈燕,现担任东虹桥担保公司以及长宁东虹桥小贷公司法人,并同时负责快鹿企业的政府关系。这也说明了其地位的重要性。而有消息称,施建祥为其在上海购置多套中心地段豪宅,仅其中一套上海淮海路别墅就价值2亿元,可见其出手阔绰。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女二号:侯茜主要帮施建祥运作香港境外资金往来和替施建祥维护与香港明星间的关系,她实际上就是施在香港资金部署的管家。据快鹿消息人士透露,她也是唯一一个能调动快鹿集团资金出境的人。而施在豪华别墅中宴请明星等也是常事,为侯茜豪掷千金买香港中环黄金地段。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女三号:张蕾是上海东虹桥小额贷款总经理及快鹿集团总裁,有消息称在快鹿兑付风波最剧烈的时候,其依旧在北京置业过千万豪宅。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搜狐财经消息称:另据施多年的管家爆料,与施有染的演艺影视界明星杨某,艾某等不乏其人,而施身边的女人还有女四号。。。五号。。只要和他粘上一点关系,甚至每晚的一桌麻将,一顿饭局就有可能鸡犬升天,这样歌舞升平的日子在快鹿危机爆发之前每天都在上演,涉及巨额资金。

很多投资人之所以认为施建祥携款逃跑,而无心兑付投资人的财产,也正是看到其身边的几个女人的分工皆为不同,能够为施作卷款潜逃的掩护,以及从其生活的铺张浪费和奢靡看出其人格、品行。

由此看来,快鹿在早期在诚信上就存在着瑕疵,据部分投资人透露,他们这次在网上公布快鹿高管及相关人士的个人信息,目前还在酝酿第二批、第三批,试图把投资人的怒火引到高管的身上,将快鹿从债务人转变为“受害者”。而施建祥背后女人和生活的奢靡,对兑付事件出现后,施健祥的应对态度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施失联后唯一一次露面,通过视频方式下达任命徐琪的指令,就是在其北美的豪宅中录制的,据称其住所购入时超过1500万美金。

投资人维权无门,快鹿佯装开启“对话”

在快鹿的资金缺口上,快鹿并没有真正的对策来应对,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理由来拖延兑付,导致资金缺口蹭蹭往上涨,最高峰时达到每天增加一亿的债务。据了解,由于其一些投资人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快鹿无心向投资人实现兑付,不过是在尽可能拖延时间,转移资产,因此快鹿债权人联合起来进行实名登记,一起来向快鹿追债也是其为讨回自己权益的一种做法。

从内斗到宫斗,快鹿还能挺多久

据内部消息,为了阻止债权人集合力量,快鹿近期突然宣布和投资人见面会,并详细规定了哪些人有资格参加,还煞有介事的公布了报名方法。

7月13日,有媒体公开了《快鹿高层与投资人第一次对话会》文件。内容为徐琪与投资人之间20个问题答复,主要涉及资金去向、资产追回、资金兑付等。

总结看来,绝大部分回答都是“等待后续,会进行公示”,“实际操作无法做到”,“愿意履行但无能力”,等等言辞含糊,推脱解释。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被问到“老股东转移资产,如何追回?”徐回答:”这些并不是目前工作重点。“ 三天前,不还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吗?

而当问到:“施建祥为何在国外不会来?” 徐回答:“施主席确实人在国外,但为何不回来只有其本人知道。” 难道不是徐琪几次和施建祥长谈,并且得到了他的最高信任吗?施建祥不是说自己在治病吗? 难道真的只有施建祥本人知道吗?

对了,目前集团总裁月薪30万,徐琪每月40万。

各种声明表明,投资人认为快鹿在早期就存在着诚信的巨大问题,也存在打着其他企业的旗号欺骗投资人来购买金融理财产品的欺骗行为;从其公开内部高管个人信息欲转移投资人怒火视线的做法中,也看出其内部矛盾已经被激化,集团存在不负责任的态度;从施建祥身边女人们的角色扮演上,及其曝光出来的奢靡生活也可以看出其人品和张狂;而从政府吊销快鹿牌照来看,政府很快将会介入快鹿事件,相信政府能够帮助20多万投资者弥补回他们的损失,终止此次事件的进一步发酵,还互联网金融一片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