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一举一动牵动第三方支付行业未来

未央网 作者: 王超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央行周四证实,收到了来自一位上海律师的书面举报,将围绕这项举报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展开调查,并将依法处理。

每年的1月1日,7月1日,都是法律界需要特别关注的日子。因为在这个年头和年中的时候,是法律法规集中生效的日子。

估计微信支付的GR部门,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个日子。

央行《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在今年7月1日正式开始执行。10天后,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豫甲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微信支付未落实央行实名制新规。王豫甲说,当日,央行和支付清算协会已经受理了书面行政举报书,将在本周有一个回馈。

微信支付一路高歌,却不曾想遭遇律师的半路阻截,王律师举报的要点是什么呢?

王豫甲指出微信支付五类违规行为,具体为:

第一,未依法安排客户签订支付服务协议;第二,未依法对支付账户进行实名认证;第三,处理交易超出法定的支付类型和金额限制;第四,可能在不具备豁免条件下,为不同客户的银行账户与支付账户之间转账;第五,安全验证的有效要素不足,超额准许交易金额。

微信支付被王律师单独拿出来说,也是因为微信支付在目前的第三方支付里的行业大户位置。

2011年5月~2015年3月,央行共发布了八批共270张第三方支付牌照,除了因为违规被撤销的3张,目前市场上还有267张。这267张牌照中,真正有影响力、有上亿用户的,只有两家,一家是最老牌的第三方支付蚂蚁金服的支付宝,另一张就是微信支付了。

2016年支付宝公布用户4.5亿,微信用户超过7亿,微信支付的用户超过3亿。在新规出来之前,微信支付的用户,实际上是有7亿之多;即便新规出台,绑卡的3亿用户,依然是中国第二大的第三方支付。

从历史上来讲,支付宝已经发展12年,对监管的理解,比较到位。支付宝作为以第三方支付为基础功能工具,早早实现了实名制等央行所说的要求。微信支付诞生不过3年,聊天工具架构之上的支付手段,对监管层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挑战。

即便在用户数和总体规模上落后的京东金融、网易金融都根据新规调整了自己业务。

所以现在第三方支付行业的聚光灯落在了微信支付身上。

微信支付的一举一动,牵涉着整个央行监管层对第三方支付的松紧程度。毕竟作为央行等监管者,对超过30%的支付用户态度,可以看做是对整个行业的态度。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对微信支付来讲,它应该更加自律,因为它的做法,将左右整个行业的监管或松或紧。行业大户对自己的要求越苛刻,内审越严格,甚至超过监管层的要求越多,监管层对整个行业越放心,行业越会良性发展。

反之,行业大户越喜欢突破监管底线,越喜欢挑战监管,则监管层时时紧绷神经,动辄就严格监管,整个行业的创新也就越慢。

创新与监管,是一对难题。当创新者自律,监管者就会后退,两者就会如鱼得水碰撞出火化,行业壮大,所有人得利。第三方支付在十几年间,从陌生到如今生活中离不开的线下支付,就是一个互相促进的案例。

反例就是P2P行业。许多排名靠前的P2P企业突破监管,建立资金池,审核不严格,结果让整个行业的监管越控越紧,监管层提P2P色变,整个行业陷入低潮。

对监管层来说,这次的新规则体现了央行拿捏到位的智慧。既要保住风险底线,又要面对大型支付机构的压力。

央行的监管,采取的是分级制的方法,不一刀切,账户的级别越高,所享用的权利越高。

这种正向激励,让支付机构有动力去提高防范风险的能力和水平,去辨别用户的风险承受能力并给予他们不同的账户级别。

央行的这种监管办法,让各家支付机构产生竞争,各自找办法识别风险,也就从整体上降低了整个行业的风险。

不去执行央行的规定,其实就是逃脱了对用户的风险识别,虽然降低了第三方支付机构自己的成本,但增加了整个行业的风险,会引发央行的无差别强力监管,抬高整个行业的运营成本,当然有害行业。

第三方支付机构虽然没有银行体量庞大,但仍然是整个金融体系里非常重要的一环,而且随着移动互联网和FinTech的发展,第三方支付在整个金融系统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不重视支付的安全保障,不光对第三方支付本身、对用户造成一定风险,更是会引发整个金融系统风险。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对毫无顾忌的金融创新加强监管,已经是国际潮流,以第三方支付为代表的科技金融,也应该顺应国际潮流。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第一大第二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他们的执行与否是整个行业的风向标,会引发行业的效仿,标杆企业,能不慎重乎?

第三方支付行业,对公众所质疑的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与监管层良性互动,才是第三方支付行业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