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可使媒体免受蹩脚广告技术之祸

未央网 作者: Brady Dale 译者: Array

全世界的人都开始屏蔽在线广告了比特币战略集团(Bitcoin Strategy Group)联合创始人Victoria Van Eyk在曼哈顿区块链+数字货币大会媒体与微支付讨论组中表示:。“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抵制活动。”。近期,她写了一篇题为《广告糟透了》的文章,称众多顶级出版商预计不久后屏蔽广告的网络用户将高达30%。

与Victoria Van Eyk同一讨论组的Elissa Shevinsky是一家隐匿模式新兴公司的创始人,她紧接着补充道,网络往往把恶意软件推送给声誉好的网站的用户。她说:“我使用广告屏蔽插件,不是因为我担心会看到广告,我还能忍受广告,而是因为我不想被利用。”

这不是玩笑。

广告网络还在全网跟踪我们。广告网络拖慢网页加载,侵犯我们的隐私,让我们怀疑我们想喜爱的媒体品牌。这意味着媒体这一线上巨头非常容易受到中间人的攻击。即便在线广告带来的坏处是印刷媒体、电视、广播从未有过的,但这种复杂低效的广告未来能带来多少利润仍未可知。

Shevinsky说:“我们身处一场不断升级的战争中,而且这场战争不会有好结果。”

比特币使人们能以低成本进行小额支付,这就使少量购买成为可能,人们可以一件一件地买。

我们很早就知道,微支付不会使用美元、欧元或其他以国家为基础的货币。主要原因是,转账汇款如果涉及银行,花费就太高。处理数百万宗小额支付,对银行来说太不值了。但使用加密货币,这就不成问题了。一个比特币的转账交易花不了三个子儿。

想象一下,用户的比特币钱包内置于浏览器中,每次用户点开一篇新文章,比特币钱包都授权支付几分钱给出版商,或者,每次用户播放一首歌,钱包都支付几美分给这个音乐家,又或者,每次看一个短片都支付25美分给这个短片的导演。

事实上,这个概念与我们之前报道过的参加大会新兴公司Abra十分吻合。通过Abra的模式,读者可以在浏览器钱包中以当地货币的形式看到钱包中的金额。

大家普遍认为,人们不会为在线内容付费,但Napster关闭后,史蒂夫·乔布斯引入了iTunes,那个时候大家也认为音乐一旦数字化,就不会有人再付费。问题是,数字支付的灵活性是实体货币不能比的。

讨论组的成员们都认为,微支付需要一个极富魅力的推销人来搭建一款产品,使微支付能够在浏览器中进行。Van Eyk称她认识一些人正在研究相关技术。Shevinsky听上去像会招兵买马尽快解决这个难题。SatoshiPay有一个可嵌入博客的微支付平台。

谁能当这个极富魅力的推销人呢?如果技术投资人、名人Ashton Kutcher开了个博客发自己玩乐的照片,博客内容要付比特币才能看到的话,又怎么样呢?他已经表现出了对内容娱乐业的偏好(如果不是天资的话)。

或者,接地气一点,想象一下如果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顶级思考者们加密自己的博客,必须支付加密货币才能浏览,又怎么样呢?如果有圈子愿意为相关思考支付少量费用的话,人们会希望比特币圈子愿意这么做。举个例子,Andreas Antonopoulos,他写了一本关于比特币的书,他或许可以开始分享关于下一本书中的想法了。

毋庸置疑,如果每次点击,人们都要付费的话,即使付费不多,人们也会在分享前多加考虑。这或许不是件坏事。举个例子,在点击前的这一刻考虑中,人们或许会决定,这一次点击的费用,最好还是花在关于纽约游乐场安全问题的辩论的深度阅读上,而不是花在最新的清单体文章上。

我们交叉手指祈祷好运,但要将这一概念定型并不容易。

全世界的人都开始屏蔽在线广告了比特币战略集团(Bitcoin Strategy Group)联合创始人Victoria Van Eyk在曼哈顿区块链+数字货币大会媒体与微支付讨论组中表示:。“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抵制活动。”。近期,她写了一篇题为《广告糟透了》的文章,称众多顶级出版商预计不久后屏蔽广告的网络用户将高达30%。

与Victoria Van Eyk同一讨论组的Elissa Shevinsky是一家隐匿模式新兴公司的创始人,她紧接着补充道,网络往往把恶意软件推送给声誉好的网站的用户。她说:“我使用广告屏蔽插件,不是因为我担心会看到广告,我还能忍受广告,而是因为我不想被利用。”

这不是玩笑。

广告网络还在全网跟踪我们。广告网络拖慢网页加载,侵犯我们的隐私,让我们怀疑我们想喜爱的媒体品牌。这意味着媒体这一线上巨头非常容易受到中间人的攻击。即便在线广告带来的坏处是印刷媒体、电视、广播从未有过的,但这种复杂低效的广告未来能带来多少利润仍未可知。

Shevinsky说:“我们身处一场不断升级的战争中,而且这场战争不会有好结果。”

比特币使人们能以低成本进行小额支付,这就使少量购买成为可能,人们可以一件一件地买。

我们很早就知道,微支付不会使用美元、欧元或其他以国家为基础的货币。主要原因是,转账汇款如果涉及银行,花费就太高。处理数百万宗小额支付,对银行来说太不值了。但使用加密货币,这就不成问题了。一个比特币的转账交易花不了三个子儿。

想象一下,用户的比特币钱包内置于浏览器中,每次用户点开一篇新文章,比特币钱包都授权支付几分钱给出版商,或者,每次用户播放一首歌,钱包都支付几美分给这个音乐家,又或者,每次看一个短片都支付25美分给这个短片的导演。

事实上,这个概念与我们之前报道过的参加大会新兴公司Abra十分吻合。通过Abra的模式,读者可以在浏览器钱包中以当地货币的形式看到钱包中的金额。

大家普遍认为,人们不会为在线内容付费,但Napster关闭后,史蒂夫·乔布斯引入了iTunes,那个时候大家也认为音乐一旦数字化,就不会有人再付费。问题是,数字支付的灵活性是实体货币不能比的。

讨论组的成员们都认为,微支付需要一个极富魅力的推销人来搭建一款产品,使微支付能够在浏览器中进行。Van Eyk称她认识一些人正在研究相关技术。Shevinsky听上去像会招兵买马尽快解决这个难题。SatoshiPay有一个可嵌入博客的微支付平台。

谁能当这个极富魅力的推销人呢?如果技术投资人、名人Ashton Kutcher开了个博客发自己玩乐的照片,博客内容要付比特币才能看到的话,又怎么样呢?他已经表现出了对内容娱乐业的偏好(如果不是天资的话)。

或者,接地气一点,想象一下如果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顶级思考者们加密自己的博客,必须支付加密货币才能浏览,又怎么样呢?如果有圈子愿意为相关思考支付少量费用的话,人们会希望比特币圈子愿意这么做。举个例子,Andreas Antonopoulos,他写了一本关于比特币的书,他或许可以开始分享关于下一本书中的想法了。

毋庸置疑,如果每次点击,人们都要付费的话,即使付费不多,人们也会在分享前多加考虑。这或许不是件坏事。举个例子,在点击前的这一刻考虑中,人们或许会决定,这一次点击的费用,最好还是花在关于纽约游乐场安全问题的辩论的深度阅读上,而不是花在最新的清单体文章上。

我们交叉手指祈祷好运,但要将这一概念定型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