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解读:普惠金融长路漫漫

未央网 作者: 戈振伟

普惠金融(inclusive finance system)这一概念由联合国和世界银行在2005年的“国际小额信贷年”上提出,是指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据世界银行统计,全球有38%的成年人从未拥有过金融账户,仅有11%的成年人曾经从正规金融体系获得过贷款。在发展中国家,仅40%的家庭进行储蓄,有借贷需求的人中仅21%的人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受制于服务成本高、有效覆盖难和信息不对称、风险管理难两大核心难题,普惠金融发展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我国,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体是当前普惠金融重点服务对象。

过去,传统金融机构不愿为小微企业、普通弱势百姓服务,其实是基于成本收益分析的理性选择,现在,有了互联网、大数据等相关技术支撑,普惠金融终于迎来了进一步的创新和推进,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1)有效界定并扩大了服务用户,包括已有服务用户和潜在服务用户,利用大数据处理技术,对服务用户进行信用评定,实现更加精细的分层式划分;2)对服务产品的普及和创新,互联网可以有效地服务于长尾人群,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无疑增强了金融机构触达消费者的能力,降低了服务门槛,并及时感知用户的需求创造出更多的符合各类群体需求和风险特征的信贷产品;3)有利于对服务过程的风险把控,这也是普惠金融推进过程中的核心问题,以往金融机构更多的是依赖于人的经验,不仅成本大、效率低、风险也高,而通过现在的大数据技术,通过搜集和计算海量的数据来对服务用户画像,通过流程或系统去控制风险,从而让用户在短时间内便实现贷款等需求。

在我国,有超过70% 的中小企业、农户和城市低收入家庭并没有享受到较好的金融服务,如何为这些潜在的客户群体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是发展普惠金融的基本任务。2016年1月15日,国务院首次印发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规划强调通过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手段来推动普惠金融发展,这是国家层面首次将普惠金融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在政府政策以及市场趋势的推动下,国内各大商业银行纷纷推出了普惠金融服务。2015年,工商银行成立了网络融资中心和个人信用消费金融中心服务于“双创”和消费扩大升级;中国银行推出“中银E社区”,基于线下资源及线上开放平台构建O2O服务体系;民生银行则持续加大社区网点布局,截至2015年末,其持有牌照的社区支行有1576家,比上年末增加833家,增幅达112.11%;中国平安则在去年将旗下多个相关业务,整合成一个统一的“平安普惠金融”业务集群。这些都在很大程度上助力了中国小微企业、新兴产业和实体经济的发展。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2016年上半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16 年6 月30日,人民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9.31 万亿元,同比增长15.5%,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业贷款增速分别高4.6 个和8.2 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多家互联网金融机构也瞄准了普惠金融这一巨大市场,纷纷发力。在移动支付领域有大家日常使用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网络借贷有以宜信为代表的P2P平台,还有以蚂蚁小贷为代表的小额贷款公司;众筹领域有天使汇、点名时间、京东众筹等;基金销售平台出现了蚂蚁聚宝,其推出了的余额宝曾让业内大跌眼镜,目前全国各种“宝宝”类产品的总量也已经超过1 万亿元。另外,两家互联网银行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都于2015 年挂牌。其中,网商银行开业一年多以来,服务了超过170万家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到230亿元,其背后的蚂蚁金服集团目前已与超过200家银行、超过90家基金公司、超过70家保险公司,共近400家金融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最新估值达到600亿美元。

在相关技术、政策、市场的共同促进下,我国普惠金融的发展效果初步显现。7月30日,首份披露我国城乡普惠金融发展水平的《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2011-2015)在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外滩峰会上发布。指数结果显示,从2011年到2015年,通过数字普惠技术,地区间的发展差异在逐渐缩小。2011年最高的上海市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水平是得分最低的西藏自治区的4.9倍,而这一差异,到2013年缩小到1.9倍,低于传统金融,到2015年,这一数字更是缩小到1.5倍。

中国经济已经从投资拉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变,随着人们消费需求日渐个性化和多样化,企业也变得更加碎片化和小微化,普惠金融注定是一个长期性的需求,互联网虽然克服了传统金融机构从事普惠金融的主要障碍,但普惠金融真正落地成为一个稳定的发展模式,还需要一系列的条件,比如征信系统的完善、个人隐私的保护、有效监管等。普惠金融非常美好,但前路漫漫,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