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现拐点?唐宁:第一步的问题还没解决完

未央网 作者: 琥珀金融帮

在刚刚结束的第六届上海新金融年会暨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外滩峰会上,大会即把主题定位于“普惠金融的中国实践和世界愿景”。事实上,自2013年“普惠金融”被写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后,这一业态已在中国发展了十余年时间。

此前,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公开表示,当前大陆经济下行,普惠金融亦进入调整期,正在从以形成概念和市场推广为主,转向以专业积累和能力建设为主。

而另一方面,进入今年以来,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转型消息不绝于耳,这是否意味着普惠金融已经出现拐点?下一阶段行业发展方向又要把握哪些方向?

作为最早一批中国普惠金融实践的参与者,宜信创始人唐宁看来,普惠金融“三步走”的发展路径中,能力建设应该最为值得关注。但总体来讲,融资难还是目前困扰行业的最大障碍,资金获得和信用建立的问题还远远没有解决完。

中国实践——三步走

此前,巴曙松及研究团队基于对过去十年中国的普惠金融实践做了一个研究总结,提出了普惠金融“三步走”的行业发展方向。这个“三步走”,第一步,是小额信贷。让普惠金融的受众解决资金获取、信用建立问题。第二步,则是拓展面向普惠金融受众服务的范围,包括综合性的保险、理财等。第三,则是普惠金融与传统金融最大的不同——能力建设,即通过金融服务更好地帮企业造血。

在唐宁看来,这三步走可以理解为三种金融服务的层次,但是并不是说第一步已经解决完了,“我们的第一步其实也只是刚刚开始,还有大量的未被满足的信用建立和资金获取问题。”

一个需要值得注意的信号来自高层。在7月27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中央领导指出“从去年统计数据来看,企业融资成本有所下降。但小微融资难问题,并没有根本解决,小微企业普遍反映,融资难在融资贵前,融资难比融资贵是更为紧迫的问题。” 唐宁认为,这比较权威地解答了目前中国普惠金融的阶段性问题。

金融界曾有一个疑问:中国缺金融机构么?在巴曙松看来,在传统金融领域里是不缺的。银行并不缺少普惠金融的战略设想,缺少的是覆盖新客户的新技术和新方法。

前中投公司副总经理、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研究员谢平认为,在普惠金融的实践中,市场经常失灵,尤为依靠补贴。但此前银行做普惠金融更多依靠财政补贴,哪家机构向农民或小微服务,就补贴哪家,现在我们更需要的信息补贴、技术补贴,更能解决普惠金融业务中,广泛存在的交易成本和信息不对称问题。“

事实上,目前中国的普惠金融实践除了银行的强制性参与,包括蚂蚁金服、微众银行和宜信等互联网金融公司都形成了具有代表性的模式。在谢平看来,普惠金融的开展需要保证,这就首先要解决成本覆盖问题,互联网金融公司在这方面显然表现更好。

以宜信为例,该公司已经在普惠金融领域发展10年时间。从服务获得范围的进一步拓展,到普惠金融三步走的服务层次,均进行了一系列创新。例如面向农村市场的宜农贷,解决的是农户的基本金融需求,“翼启云服”则着力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和完善能力建设。对于并非“屌丝用户”但仍就面临“10万美元困境”的中高收入群体,带有智能投顾性质的投米RA解决的还是如何将特定金融服务向更广泛群体覆盖的问题。

“普惠不是便宜,而是更广泛的触及。”宜信首席战略官陈欢在接受帮主采访时认为,国内此前认为普惠应该是更便宜的资金,应该是公益性的金融。“但这个惠不是优惠,而是惠及,对应的英文‘inclusive finance’其实更能揭示其真实含义,就是让每个人都有获得金融服务的机会。” 在陈欢看来,很多行业人士也是在近一两年来猜逐渐走出这一误区。

发展关键词

事实上,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优秀表现更多借助了软件技术变革的红利。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认为,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信息化浪潮蓬勃兴起,“无网络不金融”已经成为现代金融体系发展的重要特征。而这也为普惠金融新的发展方向提供了技术抓手。

在不久前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通过了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该项原则鼓励各国建立可行的法律监管框架和数字基础设施,以先进数字技术,促进普惠金融发展。

在李东荣看来,国际上关于数字普惠金融的重要性和可行性,已达成基本共识。通过新兴网性技术与普惠金融的融合发展,能够更有效降低金融服务的门槛和成本,消除物理网点和营业时间的限制,破解普惠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7月24日发表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公报中,通过了由普惠金融全球合作伙伴(GPFI)制定的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G20普惠金融指标体系升级版以及G20中小企业融资行动计划落实框架。在业界看来,这也成为世界范围内对普惠金融发展方向的一个共识和愿景”。

对于数字普惠金融的高级原则,唐宁认为可以从四个关键词进行理解:

Digital,数字化的。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与利用技术实现普惠金融一脉相承。

Sustainable,可持续的。重点强调风险、创新的平衡,机构的可持续。

Responsible,负责任的。机构创新过程中对消费者、社会的责任担当。

Smart,智慧的。在监管方面,既要有宽容性,又要坚持底线、避免“一放就乱、一收就死”。需要给予金融创新、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相应的空间。

不过在下一个普惠金融发展的十年中,目前仍就缺失一些基本的制度性环境。在信而富CEO王征宇看来,美国普惠金融之所以发展得好,来源于三个层面的机制设计:第一个是惩戒机制和完善的征信环境。第二是有效的风险定价机制。目前中国监管环境还不具备。第三是一个强有效的资产证券化市场。未来中国普惠金融市场如果想进一步发展,则需要面对这些根本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