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国际化征途中的三大“套路”

未央网 作者: 戈振伟

蚂蚁金服正在与法国Ingenico Group展开合作。Ingenico是总部设在巴黎的一家支付服务提供商,它将允许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的用户接入Ingenico在欧洲的线下商户网络,并将负责处理支付宝跨境网络支付的部分服务。2015年,Ingenico可在170个国家处理交易业务,而目前接受支付宝的国家仅有70个。通过此次合作,蚂蚁金服在国际化征途中又进一程,而旗下的支付宝再次成为开路先锋。

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集团正式成立于2014年10月,在2016年4月份完成了B轮45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600亿美元。作为三大战略重点之一,蚂蚁金服从不掩饰自己在国际化方面的野心,其总裁井贤栋曾在首届FTCC峰会上表示,未来四年内,蚂蚁金服的用户50%在海外,50%在国内;未来九年,可以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事实上,从去年开始,蚂蚁金服的国际化布局就已经明显提速。

蚂蚁金服国际化征途中的三大“套路”

蚂蚁金服目前已在美国、新加坡、韩国、英国、卢森堡和澳大利亚六个国家设立了分支机构,不过,除了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子公司这种常规做法,蚂蚁金服开辟国际化之路还离不开以下三大“套路”:

“套路”一:海外投资——有钱

蚂蚁金服正式成立不久,便踏上了国际化征途,使出的“套路”一是“海外投资”。2014年11月,蚂蚁金服联合盈富泰克向新加坡移动安全和加密技术公司V-Key 投了1200万美元,支付和安全息息相关,此次投资意在加强蚂蚁金服自身产品的安全性,为日后开拓国际市场打下基础。另外,为了拿下印度市场这个诸多巨头眼中国际化布局的关键一站,2015年2月和9月,蚂蚁金服先后两次战略投资了印度领先的支付平台Paytm,这也是第一家获得印度央行支付牌照的互联网支付公司。目前,Paytm已有1.35亿活跃用户,成为世界第四大电子钱包。通过此次投资,蚂蚁金服及背后的阿里巴巴有望进一步抢占印度市场电商和普惠金融的先机。

“套路”二:海外合作——有经验

支付宝及蚂蚁金服成长于中国,当它走向海外的时候,利用自身积累的技术和经验进行海外合作便成了其国际化征途中的“套路”二。2015年11月,蚂蚁金服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参与韩国第一家互联网银行K-Bank的筹建并最终获得了韩国政府的批准,这是韩国政府时隔23年之后首次发放银行牌照。韩国政府希望通过引进”互联网银行”制度,并为消费者提供更加便捷、优惠的普惠金融服务。而蚂蚁金服发起设立的网商银行在2014年便获得了中国首批民营银行牌照,其技术和实践经验正好与韩国政府的需求契合。正是基于这些技术和经验,蚂蚁金服才能赢得海外政府和机构更多的信任,通过合作打开海外市场的可能性也越大。

“套路”三:海外支付——有中国游客

从支付宝跟法国Ingenico合作,上月启动“Alipay计划”以及之前和Uber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合作等事件来看,蚂蚁金服的“套路”三是“海外支付”,确切地说是面对中国出境游客的海外支付。随着消费升级,出境游成为越来越多国民的选择,我国游客在境外“买买买”的新闻也屡见不鲜,据世界旅游组织统计调查显示,中国游客的消费能力居世界之首。2015年中国出境游人次达1.2亿,出境游消费达2150亿美元,同比增长三成。作为蚂蚁金服旗下的开路先锋,支付宝通过与境外支付机构、商家等合作,为广大的中国出境游客提供海外移动支付和退税服务,包括境外扫码付、境外退税服务、境外交通卡、境外打车、全球商户共享平台等,给中国境外游客实现以人民币支付的无缝体验,迅速打开了海外市场。

国际化是中国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后各个巨头的必然选择,但国际化之路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好走,百度折戟日本,微信在东南亚的尴尬处境等均是前车之鉴。在这场浩大的征途中,蚂蚁金服除了以上三大“套路”之外,虽然也在探索一些新的招数,如引进前高盛资深合伙人道格拉斯·费根等加强其国际化团队建设,但面对国际市场的复杂性以及各国政策的不确定性,未来的路,对蚂蚁金服而言,仍充满巨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