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兑:生于市场 又不完全属于市场

未央网 作者: 王伟先生

刚兑是属于市场的,也是属于政治的。它是平台和投资人博弈的结果,又无时无刻不受到政府的制约,看起来真是苦命,像是风雨中的飘萍一般,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踪迹难觅了。

1、刚兑是属于市场的

P2P在中国降生的那一刻就很难与信用中介划清界限。一方面,私人借贷原先只存在于熟人之间,凭借互联网革命的力量,私人借贷把陌生人也纳入其中。但国内并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公民信用评价体系,绝大部分交易行为站在征信系统的视野之外,与欧美等信用体系较为发达的国家不同,人们不敢把钱借给陌生人。

我们知道,某某贷作为国内P2P行业的先锋诞生的时候是不对坏账兜底的,完全移植了国外纯信息中介的模式,但国内没有完善的信用体系,自己又不可能立刻创造出一套令人信服的信用体系,结果就是水土不服,当然,现在该平台也会对低风险贷款的逾期进行兑付。

与之形成鲜明相比,另一家平台率先在市场上擎起了刚兑的大旗,并且成功地经受了几次兑付危机的考验,迅速上位,无论是日成交量还是待收余额都与某某贷拉开了不小的差距。原因无非是更适合国情,更能满足信用体系不完善条件下投资人对安全的需求,虽然不那么理想主义。

P2P想要在中国发展,就必须先消除人们对“向陌生借钱”的恐惧,刚性兑付就为P2P在国内的发展扫清了障碍,是对信用体系不完善的弥补。投资人通过脚投票来促使更多地的平台刚性兑付,后来刚兑还衍生出了更为成熟的折中方案——风险保证金制度。

实际上,刚兑无论是对投资人还是对平台来说都具有两面性。刚兑的实质是把单笔标的的风险转嫁给了平台,而平台是大家的平台,平台不断吸收单笔标的的风险,其系统性风险会不断积累。所以投资人在单笔投资相对安全的同时不得不承受平台累积的系统性风险,平台在降低获客成本的时候也必须承受坏账的困扰。但投资人对眼前的收益更加敏感,对迟滞的系统性风险相对麻木,平台也一样,获客成本的降低完全可以抵消坏账带来的不适感,刚兑的契约便达成了。

根本上说,这是市场行为,平台和投资人都认为有刚兑更好一些,买卖双方遵循自己的意志达成的契约,其推动力来自于不完善的信用评价体系。

2、刚兑也是属于政治的

刚兑没有强迫,没有欺骗,没有危害第三方。投资人权衡利弊说:“刚兑是好的”,平台也连连附和:“刚兑是好的”,政府说:“不是”。

平台和投资人远不如政府对系统性风险敏感,因为无论是平台还是投资人都不需要对社会安定负责,这是政府的责任,P2P平台的系统性风险一旦爆发,受到影响的投资人少则数以千计,多则数百万,并且地域分散,具有一定的知识水平和维权意识,很容易爆发群体性事件,政府眼里这两千家平台无异于两千枚不定时炸弹,而导火索就是刚兑。

市场存在缺陷,它无法滤除人们对长期风险的淡漠,这为政府的插入“看得见的手”提供了理论依据,央行、高院、国务院连番下发文件要求P2P平台向纯粹的信息中介靠拢,不允许平台做出保本保息的承诺,所以我们在刚兑的问题上耍不得你情我愿式的任性,政府不允许发生系统性风险,更不允许出现群体性事件。

3、如果不允许刚兑,平台如何应对

如果将来政府真的不允许搞刚兑了,平台怎么想投资人传递安全的信号呢。我认为比较稳妥的方式是履约保证保险,由专门的保险公司来为客户的资金安全提供保障,平台则置身事外,保险公司凭借强大的风险抵御能力来为投资人保驾护航,不过可以预见的是,保险公司参与进来必然会降低投资人的收益,降幅不会小。

风险保障金其实游走在刚兑的边缘,笔者不敢断言政策落地后这种制度的合法性。风险保障金与完全的刚性兑付相比表面上降低了平台的系统性风险,因为条款上一般列明在保障金使用完毕后不会继续兑付投资人的资金,只有等到保障金账户有新的资金流入才会继续对付。但和前文叙述的刚兑逻辑一样,平台老板们是有冲动追加风险保障金的,实际上是一种变相刚兑,所以平台依然承受了系统性风险。

即便将来政府真的禁止了刚兑,相信各平台也一定会想出变相刚兑的法子,毕竟这种决策是由市场产生的,具有强大的稳定性,政府想要强行改变它是需要花不少力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