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里约奥运会看“体育+众筹”

未央网 作者: 陈挚

在今年的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赤裸上身、穿着汤加传统服装的旗手皮塔·塔乌法托法引发全场尖叫,油光发亮的健壮肌肉和倾心迷人的微笑让他成为当晚最受热捧的男旗手,没有之一。

今年32岁的他已经是第三次冲击奥运资格,在圆梦里约之前,前两次都不幸失败。2008年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资格比赛时,最后坐着轮椅离开,随后在冲击伦敦奥运期间,他又一次因为十字韧带撕裂而痛别奥运。这一次里约,由于没有赞助商为他的训练和比赛提供资金,为了完成自己的奥运之旅,他不得不求助于“众筹”,结果是令人兴奋的,成功筹集了10万美元,通过众筹,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奥运梦,同时也成为了汤加第一位参加奥运会的跆拳道运动员。

NBA+欧洲杯都跟“杠上了”众筹

在里约奥运会之前的6、7月,体育爱好者为之疯狂,老板们为之苦恼,NBA总决赛+欧洲杯,一个上午,一个深夜,“摧残”着男同胞们为事业奋斗的小宇宙,“老板,我想请年假…看球。”

作为最为重大的体育赛事,在这届NBA总决赛以及欧洲杯上,竟然都跟“众筹”杠上了。

先聊NBA,骑士队“明星”球员乐福在第五场比赛(七回合四胜制)中因伤中途退出,结果骑士队大获全胜,但仍2:3暂时落后于勇士,骑士的球迷们仿佛看到了逆转的曙光,在众筹平台上众筹1000万美金“贿赂”乐福,让他在第六场不要上场,众筹页面上写道:“乐福打得像乞丐,还在场上占着空间。我们筹点钱让他坐板凳,让骑士拿下总冠军!”最终,有8人“捐款”,共筹资40美金。

再聊欧洲杯,英格兰“球星”拉希姆-斯特林欧洲杯表现惹怒了球迷,于是发起了“让拉希姆回家”的众筹。描述当中说道:“罗伊(英格兰主教练)不会让他留在酒店,所以现在该我们让他离开法国了。”也许是球迷吸取了前两天“NBA乐福坐板凳”项目目标金额过高未能筹满的“教训”,此次目标金额200英镑仅一天便轻松筹满。

再聊欧洲杯,英格兰“球星”拉希姆-斯特林欧洲杯表现惹怒了球迷,于是发起了“让拉希姆回家”的众筹。描述当中说道:“罗伊(英格兰主教练)不会让他留在酒店,所以现在该我们让他离开法国了。”也许是球迷吸取了前两天“NBA乐福坐板凳”项目目标金额过高未能筹满的“教训”,此次目标金额200英镑仅一天便轻松筹满。

乐福不会因此真的不上场,斯特林也不会真的回家,所以无论未筹满或是筹满,都不算是成功的项目,资金仍会返还给捐助者,可作为营销来说,是成功的,球迷仅仅是通过众筹的方式宣泄着情绪,这种“搞笑”又极具话题性的众筹项目,赚足了眼球,让众筹平台GoFundMe以及个人在facebook的发起者巴姆福德“一夜成名”。介于此类众筹的回报方式不属于实物或是某种服务,更不属于股权或是债权,那么是否定应该把它们放到“公益类”众筹的篮子里呢?

由于体育+众筹刚刚兴起,接着来看看目前“正规的”体育+众筹是怎么玩儿的。

体育+股权众筹

还是关于足球,在2014年,西班牙乙级球队埃瓦尔在乱世中鬼使神差凭着高积分晋升西甲,但埃瓦尔球迷的喜悦还没从脸上褪去,噩耗就传来了:按照规则,参赛俱乐部必须在约5个月内募集到一笔保证金,这笔资金必须达到俱乐部年度预算总额四倍以上资金(210万欧元),否则西甲资格作废。如若新赛季开始前无法达到这一数目,埃瓦尔将无法出现在下赛季的西甲赛场上。由于埃瓦尔俱乐部的注册资本只有40万欧元,因此,他们还需要增加170万欧元的资本,才能获得留在西甲的资格,对于常住人口仅有2.7万的埃瓦尔来说,这无疑是天文数字。

为了能顺利交出保证金,埃瓦尔俱乐部决定通过股权众筹的方式筹款。在全世界球迷的帮助之下,不到三个月,成功筹集到了198万欧元,来自48个国家超过8000人购买了股份,如愿升入西甲,光中国有近400人参与了众筹,于是乎,某个企业员工写了史上最牛假条:老板,我要去西甲看我入股的球队踢皇马。

体育+奖励众筹

目前体育+奖励众筹,大多基于借助明星的影响力展开众筹。如CBA 2014-2015赛季,正是CBA联赛成立20周年,同样也是老将王治郅的最后一个赛季。八一富邦篮球俱乐部为此策划了一个“郅始郅终,满怀郅爱——王治郅限量版复古球衣众筹发布”的活动,从2015年1月9日开始至1月29日结束,支持人数100位,筹集了金额17342元。这一次,体育结合了奖励众筹,在回报上,除了复古球衣之外,还有获得球票、签名照片、成为俱乐部会员资格的机会。

体育+公益众筹

前段时间,在众筹网站 indiegogo 出现了一个项目——迈阿密海洋球场。它的发起者是喜力啤酒和美国历史保护基金会,希望能筹到 1.5万美元用于支持修建。这是一个已经废弃20 多年的球场,位于弗吉尼亚岛比斯坎湾,自从1992 年的安德鲁飓风之后,半露天的球场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从此成为了涂鸦爱好者和摄影师光顾的地方。这里还是一个文化的象征。滚石乐队在这里举办过音乐会,一些拳击比赛、政治集会、宗教服务和时尚表演也会选择在这里。在1967 年,猫王的音乐电影Clambake 也选择了球场作为背景。

在150 位支持者捐赠了1.5 万美元后,他们随后“贪婪的”将目标金额改成10 万美元,截止到8月10日,已筹集4.68万美元,仍在继续。虽然是公益类众筹项目,但捐赠者也将获得捐赠徽章、小礼物、涂鸦照片或是来自球场的涂鸦椅子等作为小小的奖励。

体育+众筹面临困境

上述几个体育+众筹案例都很具有代表性,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据盈灿咨询截至到8月10日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369家众筹平台仅京东众筹、淘宝众筹、苏宁众筹、众筹网、乐视众筹及华奥众筹6家众筹平台涉足体育类众筹项目,成功项目数不足百个,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与体育周边产品有关,如众筹体育门票、球员球衣、体育杂志、知名俱乐部授权的充电宝或众筹制作体育明星3D人像等;众筹发起体育赛事或众筹建立某项体育俱乐部的项目少之甚少。目前也仅华奥众筹一家为垂直类体育众筹平台,而且是由中国奥委会和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控股的。

笔者认为,目前体育+众筹发展最大的痛点是:体育众筹与文化娱乐类众筹主打粉丝效应的特质类似,但与文化娱乐类众筹项目的天生自带吸引眼球与回报方式明确的属性不同,比如影视众筹,支持者对剧情或者主演感兴趣,就会投资支持,回报也与最终票房绑定;再或是书籍众筹,支持者只要对内容或作者本身打动,也会支持,回报为书籍或与作者本人提供的某些福利如见面会、签名或合影等。这些在体育行业就比较难实现了,回报除了体育明星或知名俱乐部通过粉丝效应带来的周边产品之外,如众筹开展各类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项目众筹后的资金如何解决给予投资人足够具备吸引力和创意的回报在目前看来是非常尴尬的问题,所以这也是目前众筹发起体育赛事多以偏公益型为主的原因。上文提到埃瓦尔球队股权众筹事件,个人投资者购买1股50欧元便可成为埃瓦尔俱乐部股东,最后股东人数多达近万人。我国的体育众筹目前也无法复制埃瓦尔的模式,原因在于受限于相关法律政策,目前国内合法的股权众筹只能采取非公开发行方式,对个人投资者的门槛非常高并且对股东人数有明确限制。

对于体育+众筹未来发展的可行性遐想

未来体育+众筹的发展,除了体育周边产品外,更多的发展方向应该为设计出更具备创意和吸引力的体育赛事项目和回报方式,以及更多的介入到运动员的扶持计划中。对于未来体育+众筹发展的可行性遐想,笔者想到了如下三点。

一、利用和开发体育明星的粉丝经济效应

可以通过众筹的方式,发起体育明星赛事,如全明星球类表演赛(姚明麦迪再度联手对抗奥尼尔和科比?)或拳击类表演赛(老泰森对打邹市明?)等等,通过众多粉丝,球迷筹资邀请足够吸引眼球的体育明星举办赛事,门票或转播费等作为投资人回报。

二、全民健身和赛事报道

可以设计有乐趣有质量的类似竞技类城市马拉松赛事,全民参与,投资人也可以是参与者,回报方式为高位排名奖金,配合商业化的运作,如APP的开发,赛事纪录片拍摄或者是赛事转播报道等等。

三、运动员扶持与助力

对于运动员的扶持,可行性方式比如投资具备明星潜质的运动员作为训练及营销费用,在未来取得成绩后投资人可获得运动员赞助商赞助费、广告费或赛事奖金等分成。另一方面,由于国家的传统体育体制限制,对于有伤病或退役运动员,可以众筹资金用于他们的二次培训、伤后的康复或转型,让这些运动员在困境中得到缓冲,实现体育资源的良性使用。

总结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国内体育+众筹仍然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发展瓶颈,比如投资回报低、项目缺乏吸引力和创意、监管不明等等,经济体育的获利过于依赖于成绩,而目前,相当多的体育社团或者运动员面临经费困难、活力不足等现实问题,非巅峰体育组织得不到有效利益,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整个体育行业的发展,但体育精神是可以反映一个国家的整体面貌,体育+众筹,是可以利用互联网众筹的技术和平台优势,为互联网时代的体育事业注入新的血液,调动体育产业业态的无限想象空间,也让众筹进一步的融入到用户生活。

体育+众筹是一块比较新的领域,这个领域的发展也需要在国家尽快出台相关的政策支持和行业规范细则。体育+众筹能否成为继社会赞助、国家财政拨款、体育彩票公益基金等之外新的体育产业主流融资方式呢?我们共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