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多事之夏”银行和第三方支付经历了什么?

未央网 作者: 佚名

2016年7月起,银行和第三方支付行业进入了“多事之夏”。密集监管之中,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到底经历了什么?小编梳理总结出三大特点。

规则制定:强制“招安”与倒逼整改

​第三方支付:设门槛,先“招安”

近期第三方支付行业大事频出,7月1日,央行《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正式执行。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用户必须进行实名认证,未实名认证的网络账户的收款、支付等功能都将受到影响。

此外,即便100%完成认证,支付宝余额的转账、消费等资金变动也有限额,每年限额最高20万。

7月末,央行原则上通过成立网联平台整体方案的框架,计划今年年底建成。建成后,所有第三方在线支付都将通过网联平台进行。

8月初,央行主管的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完成二维码支付业务规范的制定,正向会员机构征求意见。这意味着央行正式承认二维码支付的地位。

8月12日,首批27家第三方支付牌照续展结果出炉:27家支付机构均得到续展,但部分机构的部分业务有所调整。

强制实名、设立网联、制定二维码支付业务规范、续发第三方支付牌照,监管方的动作“形散而神不散”,中心思想是为多年以来自由发展的第三方支付业务设立门槛,将之纳入监管规范。而规定支付宝20万限额,一方面是为了控制资金转移的无监管灰色地带,另一方面是为保障用户的资金安全。

银行:银行套路多,风险倒逼整改

7月27日,《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发至银行,这堪称银行界多年不遇的大监管行动。

这份业界所称“最严监管新规”规定,将银行理财业务分为基础类和综合类两种,符合资质要求的银行方可开展综合类理财业务;禁发分级理财产品;投资股市的高风险理财产品只面向私人银行客户和高资产净值客户等特定用户开放。

如果说监管方对第三方支付的各种规范,重点在于制定行业规则、将其收归监管范围之内,那么对于银行理财制定的新规,则早已不处于制定规则的阶段,而是对既有规则中漏洞的填补:银行已经可以熟练地通过各种通道,让理财产品的巨额资金跑出表外,跑进风险市场,而监管部门则要通过新规,规范银行的操作,规避潜在的风险。

处罚整顿:杀一儆百与容后再议

从严从快,杀一儆百

7月25日,央行官网发布消息称,第三方支付公司通联支付和银联商务存在严重违规现象,决定对之进行处罚。共计4680.64万元的巨额罚单创下第三方支付监管以来处罚金额的最高记录。

通联支付和银联商务是央妈的“亲孩子”,也在处罚中首当其冲。上述两家公司存在未落实商户实名制、变造银行卡交易信息、为无证机构提供交易接口、通过非客户备付金账户存放并划转客户备付金、外包服务管理不规范等严重违规现象。其中为无证机构提供交易接口这种做法,无异于默许“二清”,触及监管底线。

重罚之外,两家公司的正常业务并不受影响。此举有杀一儆百之意,显示了央行对于第三方支付大力监管的决心。

监管通过支付牌照体现

7月以来,央行对于第三方机构支付的整顿力度加大,据不完全统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央行累计对7家支付机构处以罚没逾1亿元。不过,央行对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整顿不仅通过罚款,还会通过吊销支付牌照或控制支付牌照的“含金量”来进行。

2015年8月,迄今首例《支付业务许可证》注销事件爆出:央行注销浙江易士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支付业务许可证》。2015年10月,广东益民旅游休闲服务有限公司的《支付业务许可证》被注销。

近期,虽然27家支付公司均获得支付牌照续展,但某些公司的业务遭到调减,而央行表示,业务调减的依据之一就是发生过严重违法违规或风险事件。

可见,监管方面对于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监管,主要集中在准入门槛上:合规则允许经营,不合规则吊销牌照或调减业务。目前共有266家支付机构,截至2016年底,还有100家企业到期面临续展,监管方面将通过控制对这些机构的牌照续发,进行行业规范和行业洗牌。

总体:防范潜在风险,收编“法外之地”

纵览近期监管方对于银行和第三方支付的监管行为,不难发现关键词是“风险”。

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都有风险,银行的风险在于通过各种通道,使资金流入高风险市场;第三方支付公司的风险在于游离于监管之外,存在种种不规范的操作,后者的风险在明处,前者的风险在暗处。

密集的监管行为,旨在将“法外之地”收归监管范围之内,将隐藏在暗处的风险扼杀在源头处。对于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而言,某些灰色地带的利益可能被触动,但对于普通用户而言,与自己密切相关的金融领域在监管下不断规范,始终不失为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