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划定借款上限 P2P行业还有戏吗

未央网 作者: flatzhen

上周末,P2P行业迎来了一个绝对重磅的消息。周六下午,有媒体爆出消息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即将发布,为了进一步强化网络借贷的小额特征,《暂行办法》明确了借款人的借款上限,具体描述为“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在不同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线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此消息一出,业内霎时一片哗然,依照目前的声音来看,P2P从业者对《暂行办法》的新规都表示能够理解,但多数人士仍然持有悲观态度,认为这种“一刀切”式监管对当前的P2P行业并不适用。无疑,《暂时办法》一旦顺利实施,必然会导致P2P行业引发新一轮大地震,这场震荡中会有多少平台消失、多少平台重建,又有多少平台能够保全自身,我们不得而知。

一、《暂行办法》对P2P行业的积极意义

整体来看,业内对《暂行办法》的看法存在诸多争议,结合当前实际,这套新规能否实施都还是个未知数。但从净化行业环境、推动行业有序发展的角度而言,《暂行办法》的颁布仍具有多重积极意义。

首先,进一步完善P2P行业“全监管体系”的建设。从去年7月《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颁布起,P2P行业就被密集的政策潮笼罩着,尤其是去年年末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更被视为P2P行业大洗牌的信号。进入2016年,老牌平台、大规模平台频频出事,P2P行业的风险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从各省市金融办到银监会、再到国务院,都在盯着P2P行业监管工作的推进。截至目前,针对P2P出台的大大小小监管文件不下10份,主要集中在规范操作(对P2P平台的登记主体、推广、业务等方面作了规定和限制)和风险防范(要求接入银行存管、完成ICP备案和ICP许可证、信息披露等)两大类,如今借款上限新规一出,等于给原有的风险防范再加一码,或能够帮助平台规避风险集中的现象,从而帮助投资人分散风险。

其次,引导P2P行业回归到正确的道路上来。P2P行业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主要组成部分,其诞生起肩负的就是“普惠金融”的使命,即围绕“小微用户”提供金融服务,因此被定义为是传统金融的有效补充。但早期由于监管缺失,P2P行业缺少正确引导,有部分平台开始剑走偏锋,争相开发房产、企业融资等动辄千万上亿的大额借款项目,这些大额标回款周期冗长、涉及金额巨大,一旦爆发风险,最终伤害的还是广大投资人,既不利于构建和谐稳定的市场环境,同时也严重违背了P2P作为小额、微型金融业态的发展理念。《暂行办法》划定的借款上限若能够最终落地,P2P行业才是离“普惠金融”又近了一步,只有在正确的位置上发挥积极作用,做传统金融体系的新型补充,不抢信托、银行的事,才是新型金融与传统金融和谐共生的正确姿势。

二、《暂行办法》给P2P平台带来的影响

1、P2P行业恐告别房产、企业、政府项目

《暂行办法》关于借款上限的消息一经公开,P2P行业又慌了,这一次慌的是以房产、企业、政府、供应链项目为主要业务的平台和国资背景平台。结合新规标准来看,上述平台的借款项目普遍都高于《暂行办法》的限额。首先,国内P2P行业的业务模式基本上已经脱离了“个人对个人”的初始模式,在此基础上衍生了许多新模式,例如企业借款(P2B)、政府融资(P2G)、供应链、融资租赁(A2P)等等,而这些模式也就是大标平台的主要业务逻辑。与个人借贷不同的是,这些平台的资产来自房产、企业、政府,单个项目借款额度较大,少则千万多则上亿,以大标兜底闻名业内的红岭创投,就做过不少金额上亿的企业大单。其次,部分国资背景的平台也可能面临转型,笔者查询了紫金所、民贷天下、开鑫贷等几家国资平台,发现其涉及企业借款的单个项目金额通常在200万-400万,已经超出了《暂行办法》拟规定的“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如果新规执行,P2P平台在赎楼、承兑汇票、保理、供应链金融等多种业务模式的发展上无疑会面临巨大阻碍。

2、车贷等垂直细分平台迎新机遇

从各方反应来看,多数人认为《暂行办法》对这类平台的影响较小。事实上,在大额标盛行的当下,以车贷为主营业务的P2P平台确实堪称一股清流,这类平台与前文所述平台的最大不同在于,借款项目往往额度较小,虽然在数据、体量等方面的增速发展上略显保守,但项目的分散性较好,因此平台的系统性风险较低。根据笔者了解到的车贷行业联盟主要成员单位的数据来看,在人均借款金额上,投哪网为5.93万、微贷网为6.77万、百财车贷为7.53万、果树财富为10.5万。2016年上半年整个P2P行业的人均借款额度是12.7万元,可以看出,车贷平台的人均借款金额基本都位于行业平均值之下。从“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的新规来看,车贷平台的业务与监管标准比较契合,其最大的挑战是在业务的开发和项目的筛查上,受《暂行办法》要求,今后优质借款人也难以在同一平台上进行多次续贷,那么P2P平台就不得不加大业务开发力度,持续开发新的借款人;同时还要强化对借款人的筛查,严格控制同一借款人的借款总额。

3、P2P行业将掀起新一轮转型热潮

从P2P行业的资产性质来看,符合“小额分散”标准的大概只有个人借贷业务了,因此一旦房产、企业、政府等大额业务被叫停,P2P行业的资产来源骤然缩减,困境之下P2P平台必然会开启新一轮的转型。2015年以来,随着宏观经济的持续下行、央行多次降准降息促进社会融资成本下降、P2P市场规模的加速扩大,P2P行业优质资产的稀缺程度较之以往确实严峻了不少。为了突破优质资产的开发瓶颈,P2P平台也是各有奇招,有转型综合理财平台的,有专注细分垂直领域的,也有大玩海外概念、计划引入海外金融产品的,经过长时间的深耕,部分平台也在特定领域建立起了一定的竞争力。如今《暂行办法》一刀下来,不说推翻重建,再度转型也是大势所趋,因此整个行业也很难再维持现有格局。事实上,目前多家平台都已经表现出了转型迹象,例如红岭创投此前上线消费金融个人信贷产品,似乎有意进军消费金融领域。

目前看来,《暂行办法》存在较大的实施难度,业内人士也指出P2P行业要执行“限额”规定,必须先建立一套有效的信息共享机制才行。但从意义上来说,《暂行办法》进一步强调了P2P平台应当遵循的小额分散业务原则,也不失为一个引导行业逐步走向合规的积极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