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线上影子平台

未央网 作者: 金融调查小组

看似风光的“巴铁项目”牵出了理财公司华赢凯来,华丽包装背后却是通过线上+线下的模式吸收更多的投资者资金。在本报上周报道《华赢凯来疑涉嫌非法吸存》后,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华赢凯来的野心不止于此,该公司在广泛铺设线下门店的同时,“积极”布局线上,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开设了“投趣网”、“融头金融”、“华金所”等诸多线上借贷平台。虽然这些平台都在着急澄清与华赢凯来的关系,但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些平台主打政府PPP项目,并且多个项目与华赢凯来线下门店重合。而据之前调查,这些线下项目打着政府项目的旗号,实则多涉嫌自融。

不到半年推3家线上影子平台

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投趣网”、“融头金融”、“华金所”这几家线上平台的投资项目也主打政府借贷项目,而经过进一步深入调查发现,这些平台和华赢凯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投趣网”官网信息显示,其运营公司名为北京投趣众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这家公司于今年1月刚刚成立,注册资金4000万元,法人代表为李兵五,另一股东为白小勇。另一家平台“华金所”所属公司为中创共赢(北京)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金5000万元,事实上,“华金所”此前由深圳前海华企融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运营,于今年4月被中创共赢收购。工商信息显示,中创共赢的法人代表也是李兵五,而李兵五同时担任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华赢凯盛投资管理中心等多家华赢系企业的高管。

此外,“融头金融”所属公司为北京融头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注册资金超1亿元。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查询资料发现,该平台在去年12月上线。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白小勇,而值得注意的是,白小勇在华赢凯来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中融华赢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华赢系公司中担任高管。同时,在去年的融头金融上线发布会的媒体报道中提到,融头金融高管都表示是来自华赢凯来旗下P2P平台。

事实上,华赢凯来从去年底到今年4月,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先后推出了3家线上理财平台。在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看来,在P2P行业中,由一家企业或个人实际控制多个平台的情况并不少见,一般而言,这几个平台在资产定位、业务模式等方面各有侧重,属于企业同时押宝多种模式的分散化策略的体现。

面临整顿升级 暂停发新标

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这三家线上平台时发现,这些平台目前都没有新的标的可供投资人投资。北京商报记者多次拨打华金所、融头金融的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

实际上,在今年5月,融头金融就发布了一则《融头金融平台结标公告》,公告显示,为响应合规化政策,提供给广大客户更优质的服务,原定于7月15日上线的融头金融全新平台将延期至8月31日。在平台升级改版期间,融头金融平台暂停发布新投资标的。

在北京商报记者多次拨打投趣网客服电话之后,一个自称是投趣网相关人士回电称,由于平台在进行升级,没有新的标的可供投资,并称平台进行升级是因为近期下发的网贷监管办法。

事实上,根据8月24日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与网信办四部委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华赢凯来的这些影子平台存在多处不合规之处。如《暂行办法》对行业影响最大的是设定了借款金额的上限:个人在同一平台最多借款20万元,在不同平台借款总额不超过100万元;企业在同一平台借款不超过100万元,在不同平台借款总额不超过500万元。而从这几家平台的标的来看,企业在同一平台借款金额远超100万元。此外,这些平台标的的信息披露也不透明,如融头金融一款“单季盈20160503-003”产品的借款企业显示“项目所在地重点企业”,对于该重点企业并没有太多介绍。

另一家平台华金所号称是国内首家提出互联网金融超市与投资者教育运营商的综合性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该平台的借款标的大多显示为“东明县市政改造项目”,而借款企业显示为“山东东明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薛洪言表示,就这几家关联平台来看,融头金融侧重政府PPP项目,投趣网侧重地产项目,底层资产并未与华赢凯来实现差异化,尚未到分散化经营的阶段,只是华赢凯来的线上引流渠道而已。华金所定位于理财社区,本意也是引流,但网站信息久未更新。

线下违规项目的线上引流“把戏”

据融头金融官网信息显示,该平台号称国内首家互联网金融P2G+O2O模式的开创者,主打政府和资本合作的PPP模式。融头金融推出了融头宝、月月盈、双季盈、年享盈等产品,年化收益可达13%。在官网首页上显示有“PPP项目”、“政府背书”等宣传字样。在公司简介一栏显示有多张获奖证书或奖杯,而在公司资质一栏中显示有“三证合一(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但图片资质无法正常显示。在对华赢凯来的调查过程中,该公司主要售卖的产品也为“月月盈”,期限与收益率也相同。

从产品来看,融头金融平台上的多个项目信息显示为“本项目为河北省任丘市市政改造项目,项目主体为任丘市道路建设及公园建设等内容,借款人在本平台借款2000万元,本期融资额××万元”,出现了同一项目在该平台上被拆分成不同期限、不同利率水平的项目。

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线上平台有不少标的和华赢凯来线下门店有重合。如在投趣网平台上有一款“易周赢(二期)”的产品,产品信息显示,项目规模为10万元,预期年化收益8%,借款企业是金乡县众益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益置业”),众益置业是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在金乡县承担房地产开发的关联公司,注册资金为8000万元,法人代表为王立江。金乡县众益置业有限公司因建设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县委新党校建设项目本期需在该平台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商报记者在此前走访华赢凯来线下门店时,了解到线下门店也主推政府项目,并且就包括线上平台在推广的“东明县市政改造项目”、“金乡党校项目”等项目。据线下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这些项目就投向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而工商信息显示,中国(香港)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法定代表人即为白丹青,成立日期为今年2月2日,而白丹青则是华赢凯来一系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即华赢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另据投趣网金乡县的项目显示,北京华赢凯来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为该项目投资人的出借资金及收益提供保证担保。这也意味着,此类产品和华赢凯来线下模式一样,项目的来源方、担保方均为华赢系关联企业。对于华赢凯来的运作模式,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此前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华赢凯来的理财产品担保方即项目来源方,说明该项目涉嫌自融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