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证监会对智能投顾做出的行业规范

近日,证监会方面就当前部分未持牌互联网平台打着“智能投顾、智能理财”旗号进行证券投资基金产品销售的问题作出回应。回应如下:

解读:证监会对智能投顾做出的行业规范

自从“智能投顾”、“机器人投顾”在中国兴起之后,门槛和监管就成了最具争议的话题。从本质上看,智能投顾属于证券投资顾问业务,投资顾问服务人员应具备相关执业资格,但如果智能投顾的主体是机器人而非自然人,纯粹智能投顾在法律监管层面是否具备投顾资格有待进一步界定。证监会今天的公开表态,无疑明确表态,智能投顾也需要遵循相关金融业务的监管,需要根据业务开展的具体情况申请牌照。

对此, INK银客集团合伙人李飞指出,互联网化不能替代传统金融的监管模式,互联网是工具,不是金融资质。智能投顾本质上还是金融业务,是需要持有相关牌照的。

根据国内主要的智能投顾平台业务开展的情况来看,主要涉及投资咨询和资产管理两大方向(当然,仅提供投资咨询是一些平台的早期模式,他们最终也将朝着资产配置的方向发展)。基于此,“智能投顾”就会涉及投顾和资管两个方面的牌照。

根据《证券投资顾问业务暂行规定》规定,从事证券投资顾问应当具有证券投资咨询机构的资质,证券投资顾问服务人员应当具有证券投资咨询执业资格,并在中国证券业协会注册登记为证券投资顾问。

根据此前未央网一篇文章的梳理(点击阅读《智能投顾的合规与监管》),智能投顾同证券投资顾问还存在些许差别。

一是服务提供者不同。从美国和国内的智能投顾业务情况来看,智能投顾的提供商并不仅限于证券公司或证券投资咨询机构,包括投资银行、商业银行、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专业资产管理公司都在提供这类服务,甚至包括国内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二是客户定位不同。互联网金融平台具有普惠、共享的特点,吸引着众多中小微投融资主体参与其中。互联网金融之所以热情拥抱智能投顾这一“风口”,是因为目前智能投顾概念所针对的是投资额相对较小的中小微投资者,与证券投资顾问业务的客户一般属于高净值人群是不同的。

三是服务方式不同。智能投顾是投资者直接把钱交给专业机器人去打理,或是机器人结合投资者的年龄、风险偏好、理财目标等,通过已搭建的数据模型和后台算法,为投资者提供相关的理财建议,是机器人服务,本质上是对简单重复性或者说相对程度化的劳动的机器化代替。而证券投资顾问服务提供的一般是一对一的个性化私人顾问服务,相对智能投顾来说其服务附加值比较高。

《证券投资顾问业务暂行规定》是否适用于智能投顾?

江苏证监局近期下发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合作开展业务自查整改的通知”似乎表明了监管态度。通知要求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就与互联网企业合作开展业务情况进行全面自查整改。其中,互联网咨询业务成为此次自查重点,“通知”强调,提供互联网投顾平台的机构有义务对通过其平台开展投资顾问服务人员的资质进行审核;提供投顾平台需取得证监会许可,未经证监会许可开展此类业务属于非法经营证券业务的活动。

而智能投顾平台的资产管理业务是指资产管理人根据资产管理合同约定的方式、条件、要求及限制,对客户资产进行经营运作,为客户提供证券、基金及其他金融产品的投资管理服务的行为,类似公募基金,不过目前公募基金的牌照已放开。李飞表示,智能投顾平台必须要有相应的营业范围,根据平台销售的产品类型,持有相应牌照,如上述基金代销牌照等。不过也有专家指出,如果只是做第三方服务的平台(即产品购买时会跳转,只起到导流作用),此类业务不受牌照限制。

证监会的公开表态,更多是一种行业规范,而非智能投顾的监管办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宣称开展“智能投顾”业务的理财平台已经超过二十家,根据我们的梳理,其中涉及基金销售的,都已于近期申请了基金代销的牌照。

在美国,智能投顾和传统投资顾问一样,受到《1940年投资顾问法》约束,并接受SEC监管。并且美国的智能投顾平台持有RIA(Registered Investment Advisor,注册投资顾问)牌照。在RIA牌照下,平台的资金受到监管和托管以后,可以根据用户的委托进行投资。

一位接近监管部门的知情人士透露,当前国内金融监管部门在密切关注智能投顾等科技金融业态(FinTech)的发展,参考相应的国际金融监管操作惯例,拟定监管措施,其中包括三大监管原则:一是监管一致性原则,防止监管套利;二是渐进适度原则,在控制风险与鼓励创新之间寻找平衡点;三是注重消费者保护与合规销售。

后续我们也将针对目前国内主要智能投顾平台做出梳理及测评,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