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贷宝迷局:“宝友”数千 90%以上欠债难还

未央网 作者: 许恋恋

张亮,曾是一名进口食品业务员,收入不菲,现在终日奔波在追债的路上;詹志华,曾是一个招生老师,月薪8000,有房有车,还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现在却要每天在路边摆摊乞讨律师费;陈伦文,曾是一名小业务员,生活普通,没有大起大落,现在却有家不敢回。

三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从事着不同的职业,现在,他们称自己为“借贷宝受害者”。

不久前,主打“熟人借贷”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借贷宝公布了上线一周年运营数据,宣布平台注册用户达到1.28亿,累计交易额800亿元,单日交易峰值10亿元。作为一个去年8月份才上线的平台,借贷宝发展速度十分惊人,显然坐稳了互联网社交金融的第一把交椅。

借贷宝请来羽泉代言……

然而,“击鼓传花”式的连环贷、高额的逾期管理费,让这条互联网金融社交链条变得十分脆弱。

赚利差:“危险的游戏”

“借钱不需要任何审批,金额、利率、期限都可自定”“借钱给熟人更放心”“人脉变钱脉,人人都是金融家”……今年3月,第一次登录借贷宝官网时,这样的宣传字眼让张亮热血沸腾,然而,仅仅5个月之后,身背34万元债务的张亮,每天的心都像“猫抓一样难受”。

每天无数次,张亮都会打开手机上的借贷宝App,看看自己借出去的钱回来了没有,可结果总是令人失望,只有一个个逾期提醒告诉他,他有多少钱需要偿还。原本只是想用4万元积蓄赚点利息的张亮,在几个月内,迷失在借贷宝“击鼓传花”式的连环贷中。

“游戏”是这样开始的。起初,张亮只是将自己的本金以一个约定的利率和金额,挂到借贷宝上,供自己的借贷宝好友借用。但很快,他发现,有更好的赚钱方式。

借贷宝主打“熟人借贷”,默认借款双方是认识的,并因此对彼此做“信用背书”。同时,由于每个人有不同的朋友圈,利用不同朋友之间的信息不对等,借贷宝上的用户可以以较低的利息借入,然后再以较高的利息借出,从中可以赚取利差。借贷宝甚至上线了一个名为“赚利差”的服务,只要你的朋友足够多,便可以让两个互不相识的人形成借贷关系,而你则可以“无本赚利差”,这就是所谓的“人脉变钱脉”。但有一点,如果原始借款人违约,这笔借款得由赚利差的人负责偿还,类似于线下担保人利用自身信用对债权进行担保赚取担保费的做法。

张亮迅速加入了“低吸高贷”的行列,然而,逾期随之而来。3月底,张亮借出去的钱开始产生逾期,4月末,逾期金额达到7万多元,更让他焦虑的是,借来的钱也开始逾期,时至今日,已经产生了10几万元的逾期管理费。如今,他一共有39万元的应收账款,而应付账款有34万元。

“先秒先回”:停不下的借款脚步

“真想回到不知道借贷宝的时候,日子不富裕,却也没有那么多纷争,可惜再也回不去了。”宁夏银川的借贷宝用户陈伦文苦笑着说。2015年8月8日,陈伦文注册了借贷宝,可以说是借贷宝最早的一批玩家,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选择会让现在的他过得如同过街老鼠。

陈伦文是个90后,在一家公司做小业务员。注册了借贷宝之后,他想通过平台实现自己多赚点钱早点买房结婚的心愿,便通过平台将自己积攒的3.8万元借了出去。但随着在借贷宝的圈子里越待越久,他的圈子也慢慢扩大,认识了很多宝友(借贷宝好友简称)。陈伦文回忆,最多的时候,有3000多个借贷宝好友。

事实上,为了让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玩下去,借贷宝熟人圈里早已不只是真正的熟人,为了积攒更多人脉,找到更低利息的出借人和更高贷款利率的借款人,很多借贷宝放贷人通过各种方式添加“宝友”。

如果匹配了自己的通讯录以后,没有发现宝友,借贷宝会在App里向你推荐“可能认识的人”,如果希望快速涨粉吸引关注,在淘宝上花上30元,就可以得到1000名活跃宝友,或者通过QQ群、微信群添加互不相识的人。根据借贷宝的规则,“赚利差”的玩法可以不停地玩下去,只要存在利差,一笔借款可能在经过几位宝友的连环借贷之后,月息从1分涨到2分。更有一些宝友,直接在群里“叫卖”低息借款或者高息放贷,通过线下沟通,再到平台上交易。

此外,宝友的等级也很重要。等级高的用户,可以有更多的关注人数和被关注人数,净借入额也节节增高。比如一个“柜员”级别的用户,只能关注1000人,净借入40万元,而一个最高级别的“金融大亨”,关注上限是3000人,净借入额度为100万元,借入和赚利差总额度可达300万元。

想要提升等级,可以,提高你的积分。根据借贷宝官方网站介绍,多发起借入、借出、赚利差等交易,积分就越多;在赚利差交易中获得更高的利差,挣得越多积分越多;多加好友,积分也会增加。

这样的规则,让人欲罢不能。然而,陌生宝友间的借贷,让还款开始变得不可控。每个人都知道,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让这个链条断掉,产生连锁逾期,但每个人都心存侥幸,希望链条没那么快断掉。可现实总是残酷的。

今年5月底,陈伦文的链条断了。他的一个借款对象被别人逾期了,导致还不上陈伦文的借款,而陈伦文也因此没办法偿还自己的上家。为了不让自己借进来的钱逾期,陈伦文开始借新还旧,在借贷宝里继续借钱,以偿还此前的欠款。同时,为了盘活借款对象,他利用借贷宝“先秒先回”的功能为借款对象延了期,希望对方能够赶紧凑到钱填自家的坑。

所谓“先秒先回”,是指债权人为了不让债务人的借款因为逾期变成死循环,自己再出一笔钱,让债务人还清旧账,新账时间重新计算。也就是说,为了盘活整个链条,债务人根据上笔欠款的本金和利息,重新开一个借款标的,而陈伦文则去“秒杀”,将钱借给对方,以“新账还旧账”。当然,陈伦文秒杀的钱同样是借来的。

然而,第二次到期的欠款依然没有被偿还,陈伦文的希望破灭了,借出的钱收不回来,借入的钱又增加了。陈伦文开始删除他的宝友,如今,3000人只剩800人,而这800人里,又有500人发生了逾期。

人人催:不知何时能收回的钱

成都宽窄巷子旁边,每到下午2点钟,就会有一个衣着并不褴褛却自称乞丐的人在路边乞讨,他是詹志华。他自称曾是一名招生老师,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本来年底打算和女友结婚。

作为一名纯出借人,詹志华并没有参与前文所言的“低吸高贷”,所有的投入都是自己的本金。一开始,他只投入了10万元,慢慢地,被逾期的次数越来越多,为了“复活”自己的借款人,詹志华一次次使用“先秒先回”,让对方可以想办法还钱。可撒出去的钱越来越多,能回来的却越来少。时至今日,詹志华在借贷宝里投入了55万元,其中大约54万元都被逾期了。

詹志华手机里保存着很多逾期的截图,这些逾期的人里,最长的逾期了300多天,而最短的,也逾期了60多天。绝望的他选择不断在网上曝光,并在街头控诉借贷宝,言辞激烈。这种激烈的言辞让借贷宝也注意到了詹志华,近日,詹志华收到了法院传票,借贷宝以詹志华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其告上了法庭。

“后面的路或许很难走,我打算用一生时间和借贷宝死磕到底。”詹志华说道。

詹志华如此不满,源自对借贷宝催收系统的不满。

根据借贷宝的回应,平台建立了庞大的催收系统,逾期15日以内,以电话提醒为主;逾期第16天后,进行高压电话催收,并将向借款人部分好友推送其违约记录并开始计收特别逾期管理费;逾期46天起,平台将委托位于全国各地的第三方进行上门催收;逾期第76天,平台将借款人违约记录上传至合作征信平台、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等机构;并在出借人发起诉讼完成债权转让后,平台将对借款人提起民事诉讼。并在除北京之外,借贷宝已在云南省昆明市、江苏省苏州市、广东省中山市、湖南省长沙市、四川省成都市和西藏自治区达孜县六地成立子公司,落实全国诉讼。

在借贷宝的App里,也有一个“人人催”功能,任何人都可以注册并抢单,帮助借贷宝催缴逾期的欠款,而债权人则可以在App里看到相关的催收进度。

不过,到现在为止,詹志华的钱一笔都没有被追回来,张亮的借款也只被催收回来2000元,他被迫自己“人肉催款”。福州、海口、厦门、哈尔滨,张亮穿梭在各个城市之间,最终也只拿回了一笔欠款。

陈伦文借出去的钱也还没收回来,但他的欠款逾期之后,自己也成了借贷宝的催收对象,催收团队给他所有的好友包括父母都打了电话,“现在钱也没了,信誉也没了,我甚至写好了遗书,准备冲到欠款人家里和对方同归于尽。”

矛盾焦点:年化最高达556%的逾期管理费

借贷宝高额的逾期管理费,正是焦点所在。

根据借贷宝平台和用户之间的协议规定,借款人逾期次日起按“截至当日未偿还本息总额×0.1%/天”的标准支付给借贷宝基础逾期管理费,而逾期第16日要按照“未偿还本金、利息、罚息与基础逾期管理费之和×20%”的算法支付特殊逾期管理费,逾期第76日,这个比例上升为30%,罚息跟平台上约定的利息一致。

这个逾期管理费有多高?可以按照平台的规定算一笔账,以借入“1万元/年化24%/7天”为例,到期原本应该支付本息共10046元。但如果逾期16天,则需要支付210元的利息和罚息,163元的基础逾期管理费和2075元的特别逾期管理费。按此计算,如果你选择在这一天还款,10046元的本息共需偿还2449元,当日逾期年化利率是556%。如果逾期到第76天,特别逾期管理费将上升至3551元,加上利息和罚息,一共需偿还5387元,10046元的当日逾期年化是258%。即使是前15天里的基础逾期管理费0.1%/天,年化也达到了36.5%。

2015年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规定,网络借贷包括个体网络借贷(P2P)和网络小额贷款。在个体网络借贷平台上发生的直接借贷行为属于民间借贷范畴,受合同法、民法通则等法律法规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规范。根据最高法民间借贷的规定,年利率低于24%属于司法保护区,年利率在24%-36%之间的,属于自然债务区,超过36%,则是无效区,不受法律保护。

对于逾期管理费,借贷宝曾解释,与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中出借人收取的各种费用的法律性质不同,并非利息或变相利息,而是第三方基于催收工作,并根据平台借款合同的约定而收取的服务费用。第三方催收机构的收费标准为欠款总额的5%到40%不等,借贷宝本身在管理费中没有实质盈利。不过,通过工商信息查询发现,这个第三方催收机构是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借贷宝母公司)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人人催科技有限公司。

在一个500人的借贷宝投诉微信群里,多名投诉人抱怨,他们的偿还意愿在高额的逾期管理费面前无能为力,并表示,他们的宝友里有90%以上的用户逾期。但借贷宝对此进行了否认,并表示经统计发现,平台用户逾期超75天的逾期率约1%左右。

专家:防范庞氏骗局

8月24日,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简称《办法》),《办法》强调P2P的信息中介属性,平台要严守信息中介定位,并完善征信系统、信息披露工作以及风控手段。而根据办法第十二条第三款“保证融资项目真实合法,并按照约定用途使用借贷资金,不得用于出借等其他目的。”

网贷之家CEO石鹏峰认为,连环借贷风险在于,一旦链条末端的债务人出现违约风险,很容易引起连锁反应,并从末端逐级向上传导,如果每次传导到的那个环节也无法兑现其“担保”责任,则将进一步向上传导,直至整个链条全部出现违约风险,但如果其中任何一级兑换了其“担保”责任,则风险传导将会终止,如果末端的债务人还款之后,整个链条的风险也将全部解除。

借贷宝官方回复称,借贷宝建立了一套完整科学的贷前、贷中、贷后风控系统。借贷宝采用了基本风控措施,如严格的五要素实名认证,与多家国内知名征信机构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建立立体追债系统等。

从实际操作来看,借款人输入身份证、银行卡、肖像、电话后就可以完成身份审核,而学历、学校、工作等信息都由借款人自己填写,借贷宝并不做审核,只是提醒“信息由本人填写,请注意鉴别信息真实性”。此外,“借钱不需要任何审批,金额、利率、期限都可自定”的口号,“左手借入、右手借出”的行为以及“假熟人”的宝友圈,暗藏风险。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内人士表示,此前支付宝曾上线的“借条”功能和借贷宝差不多,但由于借条被不法分子利用导致用户损失,支付宝不胜其扰,于是暂停了这一功能,至今再未上线。“但借贷宝作为一个纯信息中介,对赚利差的宣传有点过重,人们受到的引诱太大,有一定的鼓动性,也让产品偏离熟人借贷的本质。”

更让人担心的是,“做一个不是那么恰当的比喻,借贷宝就好比开了一个赌场,每个人都可以在里面坐庄开一场庞氏赌局,借旧债来还新债。投资者愿者上钩,入局唯一的条件就是先加个好友成为所谓的熟人。防范借款人通过网络借贷平台来实施庞氏骗局,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金融监管部门必须重视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北大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黄卓认为,借贷宝是P2P行业里少见的纯“信息中介”模式,作为一个纯信息中介,有一种风险需要监管,就是“对信息披露的监管,因为信息披露是金融定价的核心。当然对于信息中介在保证信息公正准确披露方面的监管还有待完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个,设置单个借款人通过网络平台借款的上限,是一个有力的监管措施。”

8月25日,借贷宝回应,称对18-22岁的在校大学生进行特别限额保护,借款额度上限为8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