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瑞资本林中华:从微观的角度看智能投顾

林中华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

加入峰瑞资本前,林中华曾于IDG资本担任合伙人,期间主要负责IDG在硅谷的投资以及与各大硅谷风投机构的跨境合作。加入IDG资本前,林中华拥有超过8年的早期投资经验,并参与了超过100家初创企业的投资,其中包括 Trulia,Evernote,Houzz,Warby Parker,Flatiron Health,Bonobos,5miles,Stubhub,360Security,Olapic,Invite Media,JoorAccess等。他最早曾在高盛任职。林中华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经济学极优等学士学位。

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叫林中华。在接下来8分钟的阅读中,你将了解到:

1. 智能投顾历史

2. 为什么被动投资在向下和向上的金融周期都是积极有效的

3. 金融领域创新必知的三个生存机会

峰瑞资本是去年 6 月份成立的,主要团队来自IDG。峰瑞资本主要做早期投资,投了很多互联网金融、电商、TMT,去年底开始,我们也开始发力投资深科技,基本上全产业链的覆盖。我们做了一年多,现在算是市场上跑得比较快的一支基金,管理规模是50亿左右。我们现在基本上从孵化期或者种子期一直投到Pre-IPO,目的是想陪伴好的创业者从零到上市。

首先,我从公司角度回顾一下(智能)投顾过去30年的发展。资产管理这整个大领域都源自美国,智能投顾在30年的发展中有非常多创新。但是中美两个市场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

在座的大多数投资人并没有投资指数基金,相反在美国,大部分的资产是在SPY、SP500指数里面。我们和宜信、挖财的伙伴聊过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中美投资最大的区别是中国的投资人还没有被完全教育成熟,所以很多人还不能用一个长期的眼光来看股权和证券投资。现代投资组合理论其实也是在美国1960年代、70年代提出来的,不过也没有很快被接受。

从另外一个方向来看,资金管理体量最大的是做被动资金的Vanguard,管理规模大概是3万亿美元。但是Vanguard在1970年代创办时,其实是不被认可的。它们AUM的曲线非常有意思,股票在牛市的时候是非常好的资产之一,跌下来的时候又会变成非常好的投资机会。Vanguard AUM的增长是每一次在金融周期的时候都会涨很多,比如说2014到2015年,AUM从2万亿涨到3万亿,涨幅 50%。第二大的增幅是在科技泡沫破裂之后,2002年到2005年增长幅度是最大的,再上一个是1990年代初之后,大家都不知道把钱放在哪儿,大家都跑去指数基金了。

所以现在我们希望能让大众相信被动投资是积极有效的。因为被动投资赚到很多钱,比市场上其他资产赚到的更多。在国内市场上,我们一直在关注机器人投顾这一块,现在它有可能是很好的布局点,但是你要想让它们的AUM很快增长起来,也很困难。除了投资信息不够透明、资产不够分散之外,投资人的需求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智能投顾分两种,大部分人把它们混淆了,一种智能投顾是用 ETF(exchange traded fund) 来做资产分配,这个资产分配主要来源是个人的个性化,包括风险承受能力、未来三五年的规划。大部分的资产管理创业项目都是根据个人实际情况来配置资产。

另外一种,就是很多人谈到的量化投资,这里面人工智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它和传统意义上的智能投顾没有关系,量化投资最重要的是利用市场上的实时数据来判断一个股票,或者一个指数,或者一个衍生品的涨和跌。量化投资最简单的就是要判断,因为股票涨的最大原因是有很多人在买,我发现很多人排队买,我就先去买,这是最简单的量化投资。

这两种投顾,我们现在都花了很多时间在看。第一种对创新技术的要求不大主要在教育用户这方面需要花很多力气。第二种更多的是需要找到数据分析专家和技术专家。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为什么美国的量化基金总部都离交易所特别近?电波的速度和光速一致,0.01秒的信息接收和决策差异时间都至关重要。

最后一点,金融行业的早期投资很有意思。与电商、SaaS 等行业不同市场,市场留给金融行业的发展空间较小。创业公司如果没有资金端优势,是很难和银行竞争的。做金融创业很难的一个原因是,不管你做什么,你做了半天之后,很容易被一些大的、有资金优势的金融机构干掉。

其实我最早在美国的时候,跟我在沃顿商学院的大学教授做了一家公司,做了两年就卖给了Charles Schwab,当时我们卖的唯一原因是,如果我们不卖,他们就做一模一样的事。

一个问题是,大的金融机构都可以做金融创新,为什么所有的 P2P 一开始的时候都要付那么高的利息吸引投资人?因为你毕竟没有背书,所以说恶性循环下来,逼着这些 P2P 的公司找一些风险特别大的资产。归根到底,在金融行业,创新其实有3种可能性:

第一,你提高了效率,用互联网把以前在传统金融行业浪费的资源赚回来。比如说以前信息流慢,签约慢,寻找资产慢,你用一个科技来提高流转速度,办事速度。

第二,你通过手段和资产把流动性提高。如果一个资产本来流动性是一年,你通过手段把资产流动性提高,缩短了流动时间,投资人对这个资产的回报要求自然就降低了。

第三,分散化。从资金端可以更容易地众筹把钱放在一起;资产端,可以更好的把钱匹配到更小、更分散的单位。

金融行业的创新,一定要找到这3点中的一点或者数个点才能站稳阵脚。我们观察到,以前有一些特殊的领域没有被挖掘的,现在也开始起来。比如,以前因为信息不流通,蓝领或者比较底层的人很难拿到贷款。现在每个人都有手机,收集这些蓝领数据的商家很多,我们知道的就有20几家。从资产端来看,峰瑞资本基本上是在找一些有特定场景的、有生产资产能力的、有资产风险辨别能力的公司和团队。

峰瑞资本也一直在努力了解中美投资市场的异同。目前为止,在互联网金融方向,我们在中国投资了宜信、铜板街、挖财等相对成功的项目。在美国,我们投资了prosper等一些互联网金融相对领先的公司。我们希望分享自身的经验,让大家了解到这两个大的市场中相同的部分和相对独立的区域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