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推进全球普惠金融实现包容性增长

未央网 作者: 乔新生

中国政府向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提交普惠金融发展政策,一方面是为了支持联合国普惠金融倡议,另一方面也想要在总结中国发展普惠金融经验基础上,为未来普惠金融的发展探明方向。借助于互联网络发展普惠金融前景广阔,但是,这需要解决互联网络普惠金融发展中出现的信用问题,以在确保经营者的利益不受损害前提下,让普惠金融造福于更多的贫困人口。这是中国致力于发展普惠金融所面临的问题,也是中国在实践普惠金融过程中正积极设法解决的问题。

普惠金融是杭州G20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由此,作为主办国,我国已正式向会议提交了三个文件:《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G20普惠金融指标体系升级版》、《G20中小企业融资行动计划落实框架》。这昭告世人,中国正积极分享过去20年发展普惠金融的经验,并全力推动数字普惠金融、中小企业融资等多领域发展,积极讨论应对普惠金融发展中的商业可持续性、“数字鸿沟”等问题,携手各国共同推动全球普惠金融的发展与进步。中国愿意通过发展普惠金融帮助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走出困境,实现包容性的增长。

普惠金融最早是由联合国在2005年提出,目的是向可负担成本的、有金融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各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联合国刚刚提出普惠金融的概念,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就授予了孟加拉国著名的穷人银行家、格莱珉银行创办人穆罕默德·尤努斯,以表彰他在孟加拉国开办穷人银行取得的成就。格莱珉银行的最大特点,就是忽略贷款成本,让农村中下阶层居民特别是妇女能申请到小额贷款,并且让中低层妇女自觉组织起来,形成独特的信用体系,确保银行贷款不会因为出现大量的坏账而无法收回。

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信用体系,可用很少的资金,化解长期绊住贫困地区发展的矛盾。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在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2011年到2014年全球有7亿成年人首次获得了账户,获取的金融服务在逐步扩展,但直到2014年仍有约20亿成年人无法享受最基础的金融服务。这部分人群如果能被纳入金融体系,无疑将释放出巨大的经济潜力,也能极大地促进在全球实现逐步消除贫困的发展目标。穷人银行的核心不在于资金的来源,而在于信用体系如何建立。按传统的金融模式,商业银行必须建立可靠的信用体系,以确保商业银行贷款安全运转。穷人银行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充分利用乡村熟人社会的相互信任,建立互相帮助同时又相互监督的信用体系,从而大幅度节省商业银行的信用成本,使小额贷款经营具有可行性和可靠性。

普惠金融重视消除贫困、实现社会公平,但这并不意味着普惠金融就是面向低收入人群的公益活动。普惠金融不是慈善和救助,而是为了帮助受益群体提升造血功能,所以,普惠金融坚持的是商业可持续原则,是市场化和政策扶持的结合,由此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确保发展可持续。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我国以特殊方式践行普惠金融的理念。无论电子商务企业设立的各种电子支付系统,还是依托互联网络设立的小型金融公司,都是普惠金融服务的具体表现。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国仍然面临信用难题。为了防止出现信用危机,我国出台了一系列第三方支付及互联网络金融管理规则。此次中国向20国峰会领导人提交普惠金融的文件,实际上是在总结我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普惠金融发展经验的基础之上,希望借助于20国领导人会议这个高级别的国际会议,在发展普惠金融方面就基本问题达成共识,并且通过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文件,促进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普惠金融健康发展。

近几十年来,世界贫富差距又在逐渐拉大。而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资本的力量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正如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在他那本产生了全球性影响的《21世纪资本论》中所分析的那样,资本的拥有者具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而缺乏资本的劳动者则失去了增加收入的可能性。为此,各国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一方面必须为中低收入阶层提供必要的金融服务,让他们借助于少量资本创造财富,另一方面应当征收资本利得税,从而缩小贫富差距。但是很显然,向发达国家征收资本利得税,或者增加跨国金融机构的经营成本会面临巨大的阻力,法国的尝试就很不顺,引发了一连串社会冲突。正因为如此,为中小企业和中下层居民提供必要的普惠金融服务,让他们有机会借助于普惠金融从事经营活动,对于提高他们的收入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然而,金融资本的本质属性决定了普惠金融只能解决温饱,而无法解决致富的问题。金融是特殊的风险信用机制,风险越大获取的风险收益也就越高。普惠金融就是借助于小额贷款,帮助中下层居民摆脱贫困,因此,普惠金融不可能成为一个国家金融的主要表现形式,也不可能让中下层居民真正走向富裕的道路。孟加拉国穷人银行的实践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虽然穆罕默德·尤努斯先生耗费了巨大精力,试图帮助孟加拉国广大乡村居民摆脱困境,但是,由于整个国家的金融形势不断变化,乡村居民借助于小额贷款解决温饱问题之后,很难走上真正富裕的道路。普惠金融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在于,覆盖的范围有限,抗击风险的能力相对较低,因此,经营者不得不通过提高利率的方式确保小额贷款继续维持下去。而提高普惠金融的利率,毫无疑问会加重中下层居民的负担。

中国政府向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提交普惠金融发展政策,一方面是为了支持联合国普惠金融的倡议活动,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在总结中国发展普惠金融经验基础上,为未来普惠金融的发展探明方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借助于互联网络发展普惠金融前景广阔,但是,如何解决互联网络普惠金融发展中出现的信用问题,如何能在确保经营者的利益不受损害前提下,让普惠金融造福于更多的贫困人口。这是中国致力于发展普惠金融所面临的问题,也是中国在实践普惠金融过程中正积极设法解决的问题。推动全球普惠金融快速发展,数字普惠金融的作用不容忽视。移动互联、大数据、云技术等技术运用于发展金融服务,能降低金融服务门槛和服务成本,为普惠金融实践中风控难题提供新的解决方案。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自然必须优先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中国这次寄望借助20国领导人会议,充分讨论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验,利用互联网络拓展普惠金融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如果发达国家能采取行动,充分利用互联网络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普惠金融,那么,发展中国家将会有更多解决贫困问题的渠道,南北之间的差距就有望逐渐缩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