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锋芒毕露:需理性看待

未央网 作者: 张安媛

有人说目前的区块链发展就像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也有人说区块链将颠覆现在的社会体系,还有人说区块链就是未来。

而在区块链过热的今天,对区块链的讨论从“可不可行”进入到“可以在哪些方面应用”,话题越来越具体,商业化前景似乎也越来越清晰。

这也使得一些商业巨头开始打起去区块链的主意,国外包括IBM、高盛、花旗银行等巨头都在新设区块链实验室,国内万向控股有限公司也成立的万向区块链实验室。正如万向控股副董事长肖风所说:“目前大家都在赛道上做准备,你不做准备,万一枪响了呢?你就没有比赛资格了。”

乐观派:区块链是未来的基层建设

乐观派的人们会列举有关区块链的各种好处,比如凡是涉及到去中心化的记录和交互的都可以考虑基于区块链开发应用。比如登记、确权、智能管理、金融等等。尤其对于金融领域,他们的观点是,互联网金融改变了金融商业和服务模式,并未改变金融本质,而区块链可能会带给金融本质的飞跃。

而纳斯达克、花旗银行、摩根大通、高盛集团等全球金融巨头们都在忙着加盟各种区块链联盟,或者建立自己的区块链实验室。他们对于颠覆现有的金融模式,建立新的底层设施并不那么有兴趣,更有兴趣的是如何利用区块链提高经营效率,比如在自动化水平上降低成本、提高支付效率、满足数据记录的监管要求等等。

乐观派对于区块链的热潮特别兴废,区块链代表着未来,现在必须先抓住它,最起码应该先了解,不至于完全落伍,而即使看了很多有关区块链的文章,也依然不懂区块链的技术和终极原理,不过“去中心化、不可篡改、人人参与”的特性倒是知道区块链的人都能说出来的名词。

谨慎派:坑太多,要小心

对区块链持谨慎态度的人则认为,不要过分崇尚区块链,因为目前面临的难题太多,谨慎对待以免掉进坑里。

首先是应用领域,有业内人士分析讨论了区块链在多个领域的应用,甚至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而谨慎派却认为有些领域并不适合区块链。

比如音乐、游戏等数字化产品的区块链应用。对音乐行业的区块链应用持乐观态度的人认为,区块链可以解决音乐人的版权问题。但持谨慎态度的人则认为,区块链只能防伪,即只能证明一首歌是这个歌手唱的而不是另外一个歌手。但音乐行业的症结并不在防伪而是去伪,太多盗版和渠道可以听到音乐人的作品,而用户并不在乎音乐人的收入会不会因盗版而受影响。

再者是区块链如何处理海量交易信息和无限扩展造成的数据大爆炸。目前在技术上,这似乎还没有任何解决方案。因此区块链的应用在现阶段还只能小规模测试,即总容量只有几千人或者上万人,但千万级的用户量(比如现在移动支付每秒需要处理千万级交易)则无计可施。因此谨慎派认为不要把区块链吹嘘的如此高大上,它连最根本处理高并发量的能力都没有。

总之,区块链的概念从国外炒到国内,国内的氛围更是甚嚣尘上,而实际上人才缺乏、技术门槛、应用受限等诸多难题仍没有得到解决。这股莫名的热风不知从哪里开始刮起,吹过之后恐怕留不下任何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因此放下浮躁的跟风心态,好好想想所处领域是否适合应用区块链,需要多长时间可以付诸商业运作,能否抗住这期间的所有创业压力。

而对于正在探索的公司来说,方向更为重要,做平台或者生态的难度恐怕只有大公司能够承担,而力求技术的进步和应用场景的细化是创业公司可以做到的。比如攻克现有区块链技术面临的问题,技术进化自然受到更多青睐。

其次是应用层面的创新,即特定行业或者领域的区块链应用。目前应用区块链比较广泛,也比较成熟的是记录,比如专做钻石认证的区块链项目Everledger,目前已记录的钻石有接近60万颗,这是私链和公链的结合,既可以享受公链的安全性,也可以实现私链的复杂性和智能合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