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G20普惠金融视角看网贷监管办法中贷款额度上限问题

未央网 作者: 谢凯

自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文简称“办法”)出来,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界纷纷对此进行解读。笔者在出席众多讨论会谈中,听到最多的两个问题便是平台如何获得ICP证书和贷款额度上限的问题。

针对互联网金融平台获得ICP证书,相对于一些有背景实力的平台,中小平台普遍反映比较悲观。笔者之前就多地通讯管理局要求互联网金融平台申请ICP证书需要当地金融办前置审批,而当地金融办却以暂停前置审批为由拒绝为互联网金融平台办理前置审批一事,撰《一纸文件将卡死绝大部分P2P网络借贷平台》一文,表达了对未来中小平台发展的担忧,本文就不再累述了。

针对办法里贷款额度上限的问题,很多P2P网络借贷平台向笔者倾诉了一大堆苦水。北上广深一套房子价值都过百万,这贷款额度上限问题,争议太多了,笔者只是想从源头上,即普惠金融视角来分析此问题,是否需要重新考量?

监管当局在政策制定考量中,一直视互联网金融为传统金融的有效补充,是践行普惠金融的排头兵。那监管当局对普惠金融是怎么看的呢?笔者截取了近日人民日报对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的采访:

人民日报:您之前提到今年G20制定了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请您介绍一下这个原则在什么背景下制定,有哪些重要意义?

易纲:发展普惠金融一直是中国高度重视的一个议题,今年我们把这个议题放在G20财经渠道讨论一个重要的位置。普惠金融就是加强金融服务的包容性,使那些边远地区老百姓,农村的老百姓和低收入群众,能够得到最基本的金融服务,这就是普惠金融。让金融为广大人民,特别为一些低收入群体,或者是信息不太灵通的群体,怎么样为他们服务。它有这个包容性,它的好处在什么地方呢?好处就是能够特别有效的支持经济增长。比如普惠金融,它在支持就业,帮助脱贫,摆脱贫困,教育这些方面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可以实现社会公平,这方面我们认为普惠金融有着重要的意义。

那普惠金融一词又是谁提出来的呢?它具体指的又是什么呢?据公开资料得知,普惠金融是由联合国在2005年提出,是指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等弱势群体是其重点服务对象。

G20峰会在即,有媒体报道,为了进一步推动全球普惠金融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京指出,在召开的G20峰会上,普惠金融将被列为重要议题之一,有3个关于普惠金融的重要文件会提交给峰会讨论。这三个文件分别是《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G20普惠金融指标体系》、《G20中小企业融资行动计划落实框架》,具体文件内容可以参考媒体今后的报道,但就《G20中小企业融资行动计划落实框架》文件的“中小企业”,笔者不得不扣下字眼,何谓中小企业?

这得看最新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统计局、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研究制定的《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从行业营收标准来看,物业管理最低,从业人员1000人以下或营业收入5000万元以下的为中小微型企业标准比较低以外,房地产开发经营最高,营业收入200000万元以下或资产总额10000万元以下的为中小微型企业。

那么当局在制定相关管理办法时,如果把互联网金融定位为是传统金融机构的有效补充,普惠金融的重要力量,对于贷款额度上限的考量是否需要与时俱进呢?相较与动辄过百上千万,甚至上亿营收的中小企业,百来万的贷款额度,作用究竟有多大呢?难道当局还担心中国的中小企业普遍不能够及时归还投资人过百万的投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