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未来该如何实现业务转换?

未央网 作者: Pedro Madeira 译者: Array

股权众筹行业于2011年正式出现。然而Beauhurst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成功众筹的项目数量却出现了下降。因此,我们现在似乎要重新评估这个行业的前景了。

股权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公司通过众筹平台向大众筹集资金,而后该平台再按一定数目或百分比向公司或投资者(或同时向双方)收取费用。只要公司售卖成功,一些平台还会收取额外费用。

英国股权众筹大型平台一直在国际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而且当然也想在世界各地站稳脚跟。但这就是所有的大型平台的目吗——在它们行业的市场中争夺全球领导地位?

我认为不是。细说原因,我得先离题一下,从金融科技新兴公司说起。

金融科技概述

去中介化是金融科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些金融机构的存在使资金无法畅通无阻地流动,这些机构不热衷创新,不为顾客着想,它们的技术基础设施老旧落后,还时不时崩溃,而且提供的服务远远赶不上收取的费用。金融科技新兴公司就是想取代这样的金融机构。

松绑化是金融科技的另一重要部分。金融科技只致力于处理金融服务中不尽如人意的领域,并努力把该领域处理好。这些领域包括个人贷款、商业贷款、股权投资、资本管理、国际汇款、信用评级、信用卡以及直接扣账。

对于去中介化与松绑化,我们应该带着一点怀疑去看。金融科技新兴公司并不想完全去中介化,它们只是想减少中介,它们想自己当小型的、更为透明的、更加直接的中介。它们做谦逊的姿态以吸引优秀的公关,但显然并不想谦逊到完全消失在行业全景中。至于松绑化,松绑化聚焦于单一的金融服务领域,是实用的而非理想化的策略。金融科技新兴公司的资源有限,因此它们必须集中精力出色地解决某个特定的问题。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公司过去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但现在,它们都试图从对方的商业版图里分一杯羹。

股权众筹该如何实现业务变身?

从某种程度上说,去中介化与松绑化都像梯子,金融科技新兴公司一旦爬升到主导地位,就会把这些梯子踢走。那么股权众筹平台如何既踢走这些梯子,又踢走金融科技新兴公司呢?

增加中介的方法之一就是开始转向基金管理。一些平台已经开始允许外部基金管理人进行筹资,而且在一些案例中,众筹投资者们并不能决定自己的资金的去向。

还有一些平台正设立自己的基金,而个人投资者同样无权决定自己资金的去向。这两种方法都在众筹投资者与公司中间设置了一层屏障,这也就(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更多的中介。

我并不认为这种手段不好或阴险。大多数人都不想投入太多时间,或者没有足够的钱,在不用基金管理人的情况下,买到一个合理分散的投资组合。众多平台目前的商业模式都是事务性的(只要众筹成功就收取一笔费用),但如果设立自己的基金的话,平台就能持续收取管理费了。

其次,开始推行捆绑服务,平台可以扩大其准入的资产类别。一些平台已经准许公开股、迷你债券以及其他资产进入了。这些平台可以试着把这些服务捆绑起来,有效管理我们的剩余现金,这正是高街银行、私营银行以及资本经理人希望做到的。

还有一个更为宏大、更加长远的做法,那就是提供养老金或保险。养老基金以及保险公司有很多闲置资金,这些资金它们要么自己进行投资,要么交给外部经理人(如风险投资基金)代它们进行投资。这些平台可以争取这些闲置资金,从而更为直接地与风投公司竞争。

现在听来这像天方夜谭,但或许十年之内就会成为现实。

股权众筹行业于2011年正式出现。然而Beauhurst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成功众筹的项目数量却出现了下降。因此,我们现在似乎要重新评估这个行业的前景了。

股权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公司通过众筹平台向大众筹集资金,而后该平台再按一定数目或百分比向公司或投资者(或同时向双方)收取费用。只要公司售卖成功,一些平台还会收取额外费用。

英国股权众筹大型平台一直在国际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而且当然也想在世界各地站稳脚跟。但这就是所有的大型平台的目吗——在它们行业的市场中争夺全球领导地位?

我认为不是。细说原因,我得先离题一下,从金融科技新兴公司说起。

金融科技概述

去中介化是金融科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些金融机构的存在使资金无法畅通无阻地流动,这些机构不热衷创新,不为顾客着想,它们的技术基础设施老旧落后,还时不时崩溃,而且提供的服务远远赶不上收取的费用。金融科技新兴公司就是想取代这样的金融机构。

松绑化是金融科技的另一重要部分。金融科技只致力于处理金融服务中不尽如人意的领域,并努力把该领域处理好。这些领域包括个人贷款、商业贷款、股权投资、资本管理、国际汇款、信用评级、信用卡以及直接扣账。

对于去中介化与松绑化,我们应该带着一点怀疑去看。金融科技新兴公司并不想完全去中介化,它们只是想减少中介,它们想自己当小型的、更为透明的、更加直接的中介。它们做谦逊的姿态以吸引优秀的公关,但显然并不想谦逊到完全消失在行业全景中。至于松绑化,松绑化聚焦于单一的金融服务领域,是实用的而非理想化的策略。金融科技新兴公司的资源有限,因此它们必须集中精力出色地解决某个特定的问题。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公司过去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但现在,它们都试图从对方的商业版图里分一杯羹。

股权众筹该如何实现业务变身?

从某种程度上说,去中介化与松绑化都像梯子,金融科技新兴公司一旦爬升到主导地位,就会把这些梯子踢走。那么股权众筹平台如何既踢走这些梯子,又踢走金融科技新兴公司呢?

增加中介的方法之一就是开始转向基金管理。一些平台已经开始允许外部基金管理人进行筹资,而且在一些案例中,众筹投资者们并不能决定自己的资金的去向。

还有一些平台正设立自己的基金,而个人投资者同样无权决定自己资金的去向。这两种方法都在众筹投资者与公司中间设置了一层屏障,这也就(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更多的中介。

我并不认为这种手段不好或阴险。大多数人都不想投入太多时间,或者没有足够的钱,在不用基金管理人的情况下,买到一个合理分散的投资组合。众多平台目前的商业模式都是事务性的(只要众筹成功就收取一笔费用),但如果设立自己的基金的话,平台就能持续收取管理费了。

其次,开始推行捆绑服务,平台可以扩大其准入的资产类别。一些平台已经准许公开股、迷你债券以及其他资产进入了。这些平台可以试着把这些服务捆绑起来,有效管理我们的剩余现金,这正是高街银行、私营银行以及资本经理人希望做到的。

还有一个更为宏大、更加长远的做法,那就是提供养老金或保险。养老基金以及保险公司有很多闲置资金,这些资金它们要么自己进行投资,要么交给外部经理人(如风险投资基金)代它们进行投资。这些平台可以争取这些闲置资金,从而更为直接地与风投公司竞争。

现在听来这像天方夜谭,但或许十年之内就会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