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保险科技创业公司概览(二)

未央网 作者: Jonathan Swift 译者: Array

8月初,Oxbow Partners制作了一张有意思的信息图,图上详细展示了保险科技创业公司正在集中经历攻克的难点。

图片显示“分销”生意占比最高,达到56%,其次是供应商,占34%。其中,P2P领域占8%,而保险公司仅占2%。

保险产品方面,机动车类型的保险占15%,医疗保健占11%,商业占9%,而分享经济却仅仅只占了3.5%。从地理位置分析,27%的公司都坐落于欧洲,而北美则占比56%。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写了一则博客,里面列举了一系列值得关注的保险科技创业公司名单。但是考虑到不同行业的发展速度相异,我觉得很有必要做一些更新说明,将其他一些值得关注的公司也加入列表当中,特别是在分销领域,有些公司已通过了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的审批,而有些公司还在申请当中。

注:英国保险科技创业公司概览(一)

Kasko

根据Kasko的官网显示,Kasko是全球首家数字保险平台,专为客户提供个人按需保险产品,这样,保险公司和经纪商都能够快速将最新按需保险产品投放到市场当中。

和名单上其他那些渴望获得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授权的公司不同的是,Kasko早在4月份就拿到了许可证(包括可以指定代表等权力),而且还拿到了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的许可证,可谓是拿到了全欧洲的许可证

Kasko的其中一位创始人Nick Suhr称自己是公司网站上“来稿信箱的破坏者”,而这信箱专门用于收集有保险想法的提议。

在Nick Suhr的领英主页上,他写道:“我对保险事业一直都非常感兴趣,因为它能为大部分的个人和商业企业提供帮助。“

Nick这样说其实并不奇怪,因为他有家族企业Oldie Car Cover(简称OCC),公司专为德国、奥地利和瑞士客户的特制品和古董车提供保险服务。

2011年3月至2012年6月期间,Nick都在Oldie Car Cover工作,后来在德国最大的一家经纪人Funk那里开始了自己的保险事业,而Funk直到2008年才完成了在英国诺丁汉大学和卡斯商学院的学习。

Nick对在OCC时的工作经历评论道:“因为有了这段经历,让我对整个保险行业的价值链有了更深入了解。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我的满腔热情都在于建立数字保险行业,而传统的汽车保险显然不适合作为数字保险的首选。”

Kasko随后又在汉堡开展了咨询业务,但是伦敦依旧是总部。Nick的业务伙伴Matt Wardle此前曾就职于埃森哲咨询公司的媒体娱乐团队,而且被称为是团队里懂技术的人。

Insurance4Good

尽管大部分的科技保险创业公司都喜欢给自己的公司起一个时髦的名字,让公司听起来特别数字化,但Insurance4Good表示公司的命名则是以目的为导向,让人们看见Insurance4Good就知道这是一家保险代理公司,客户可以同慈善组织分享他们购买保险的收获。

这家公司是“首席破坏官” Darren Munday和“价值引领人”Henok Yemane创意的产物。他们在南美卡斯商学院游学后,讨论起了癌症是如何影响了他们俩的生活,Darren的母亲在同乳腺癌勇敢抗争之后于2012年去世,而Henok的母亲目前也正在进行乳腺癌治疗。

Munday是这对组合里的保险专家,曾任职于RSA,作为企业核心团队操作风险和国际地区风险控制负责人。还曾是英国汽油保险的临时首席风险官,以及劳埃德保险社策略性改变管理项目的负责人。

Insurance4Good在官网上宣称公司将会返还比其他保险中间商更多的佣金,将会从50%的比例开始。公司还表示:“我们希望能够尽可能多地返还佣金,但是我们和其他公司一样,也需要运营资金。我们每年都会审核需要的资金,然后将剩余的钱捐赠给慈善组织,我们希望每年能够捐赠更多。”

据英国公司注册处显示,Insurance4Good于2015年9月4日成立,目前尚未获得金融行为监管局的许可。

Konsileo

保险科技创业公司Konsileo宣称要颠覆整个保险经纪行业。

公司创始人John Warburton市场经验十分丰富,在英杰华集团工作过一段时间,还有直到2014年在安联集团的工作经验。在1999年,互联网创业公司兴起第一波浪潮的时候,John还参与了创办旅游保险公司Gosure。

他在最后就职的安联集团任团队市场管理主管,负责数字方案,包括代理人社交媒体的使用,发展提案,手机用户门户网站及网页的用户体验。

因为在工作经历,John目前对整个技术和中介行业有非常直观的看法。最近,笔者在写《保险时代》这篇文章的时候,他解释道,在过去的15年里,技术并没有推动经纪商的发展,反而是阻碍了发展。John同时还在公司网站上阐述了Konsileo的目标,就是希望能让保险变得有趣,可见,他的目标十分远大。

Konsileo的联合创始人Peter Henderson可以说是John的得力合伙人,他自诩是“编程忍者”,十分擅长化繁为简。他的技术背景包括为BA.com,唐宁街10号和BBC建早期网站。

Konsileo目前尚未取得金融行为监管局的认证,不过肯定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提出申请了。

Spixii

从公司网站的客户评价可看出,公司和一些同道创业公司比较相似,例如Back Me Up, Zugar Znap和Wrisk,将业务目标锁定在千禧一代。网站引用了23岁Jenny的评论:“我尝试用Spixii做旅游保险。服务令我感到十分惊讶。整个保险流程快速、简单,而且令人愉悦。”

这家公司最新启用了聊天机器人,给客户创造了一种网站配有专门全自动保险代理人,让整个保险流程变得更加快捷、简单、私密。据网站描述,投保人无需填写表格,也不需要了解传统的保险行话。此外,网站还支持5国语言。

目前,Spixii已经获得了安联集团的支持,而且近期还参与了保险科技公司创业训练营,帮助了公司加速发展。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Renuad Million最初是在2010年接触了保险行业,EY当时给他配备了普通保险精算小组,而那时他还在兰卡斯特大学读管理学。

公司的首席运营官是Alberto Chierici,他称自己为“数据科学家”,在南非,他加入了慕尼黑再保险集团,并开始了他的保险生涯,后来和集团一同移师伦敦,并和Beazley and Chubb继续接受保险教育。在加入Spixii前,他在德勤咨询孵化器创业公司持续了两年的产品设计和机器学习。

需要注意的是,Spixii称自己目前还不是一个经纪公司,但是已经向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递交了申请,期待有一天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授权保险科技公司。

所以综上所述,看来这四家公司都希望能够在分销和保险科技领域占领一席之地。

8月初,Oxbow Partners制作了一张有意思的信息图,图上详细展示了保险科技创业公司正在集中经历攻克的难点。

图片显示“分销”生意占比最高,达到56%,其次是供应商,占34%。其中,P2P领域占8%,而保险公司仅占2%。

保险产品方面,机动车类型的保险占15%,医疗保健占11%,商业占9%,而分享经济却仅仅只占了3.5%。从地理位置分析,27%的公司都坐落于欧洲,而北美则占比56%。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写了一则博客,里面列举了一系列值得关注的保险科技创业公司名单。但是考虑到不同行业的发展速度相异,我觉得很有必要做一些更新说明,将其他一些值得关注的公司也加入列表当中,特别是在分销领域,有些公司已通过了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的审批,而有些公司还在申请当中。

注:英国保险科技创业公司概览(一)

Kasko

根据Kasko的官网显示,Kasko是全球首家数字保险平台,专为客户提供个人按需保险产品,这样,保险公司和经纪商都能够快速将最新按需保险产品投放到市场当中。

和名单上其他那些渴望获得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授权的公司不同的是,Kasko早在4月份就拿到了许可证(包括可以指定代表等权力),而且还拿到了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的许可证,可谓是拿到了全欧洲的许可证

Kasko的其中一位创始人Nick Suhr称自己是公司网站上“来稿信箱的破坏者”,而这信箱专门用于收集有保险想法的提议。

在Nick Suhr的领英主页上,他写道:“我对保险事业一直都非常感兴趣,因为它能为大部分的个人和商业企业提供帮助。“

Nick这样说其实并不奇怪,因为他有家族企业Oldie Car Cover(简称OCC),公司专为德国、奥地利和瑞士客户的特制品和古董车提供保险服务。

2011年3月至2012年6月期间,Nick都在Oldie Car Cover工作,后来在德国最大的一家经纪人Funk那里开始了自己的保险事业,而Funk直到2008年才完成了在英国诺丁汉大学和卡斯商学院的学习。

Nick对在OCC时的工作经历评论道:“因为有了这段经历,让我对整个保险行业的价值链有了更深入了解。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我的满腔热情都在于建立数字保险行业,而传统的汽车保险显然不适合作为数字保险的首选。”

Kasko随后又在汉堡开展了咨询业务,但是伦敦依旧是总部。Nick的业务伙伴Matt Wardle此前曾就职于埃森哲咨询公司的媒体娱乐团队,而且被称为是团队里懂技术的人。

Insurance4Good

尽管大部分的科技保险创业公司都喜欢给自己的公司起一个时髦的名字,让公司听起来特别数字化,但Insurance4Good表示公司的命名则是以目的为导向,让人们看见Insurance4Good就知道这是一家保险代理公司,客户可以同慈善组织分享他们购买保险的收获。

这家公司是“首席破坏官” Darren Munday和“价值引领人”Henok Yemane创意的产物。他们在南美卡斯商学院游学后,讨论起了癌症是如何影响了他们俩的生活,Darren的母亲在同乳腺癌勇敢抗争之后于2012年去世,而Henok的母亲目前也正在进行乳腺癌治疗。

Munday是这对组合里的保险专家,曾任职于RSA,作为企业核心团队操作风险和国际地区风险控制负责人。还曾是英国汽油保险的临时首席风险官,以及劳埃德保险社策略性改变管理项目的负责人。

Insurance4Good在官网上宣称公司将会返还比其他保险中间商更多的佣金,将会从50%的比例开始。公司还表示:“我们希望能够尽可能多地返还佣金,但是我们和其他公司一样,也需要运营资金。我们每年都会审核需要的资金,然后将剩余的钱捐赠给慈善组织,我们希望每年能够捐赠更多。”

据英国公司注册处显示,Insurance4Good于2015年9月4日成立,目前尚未获得金融行为监管局的许可。

Konsileo

保险科技创业公司Konsileo宣称要颠覆整个保险经纪行业。

公司创始人John Warburton市场经验十分丰富,在英杰华集团工作过一段时间,还有直到2014年在安联集团的工作经验。在1999年,互联网创业公司兴起第一波浪潮的时候,John还参与了创办旅游保险公司Gosure。

他在最后就职的安联集团任团队市场管理主管,负责数字方案,包括代理人社交媒体的使用,发展提案,手机用户门户网站及网页的用户体验。

因为在工作经历,John目前对整个技术和中介行业有非常直观的看法。最近,笔者在写《保险时代》这篇文章的时候,他解释道,在过去的15年里,技术并没有推动经纪商的发展,反而是阻碍了发展。John同时还在公司网站上阐述了Konsileo的目标,就是希望能让保险变得有趣,可见,他的目标十分远大。

Konsileo的联合创始人Peter Henderson可以说是John的得力合伙人,他自诩是“编程忍者”,十分擅长化繁为简。他的技术背景包括为BA.com,唐宁街10号和BBC建早期网站。

Konsileo目前尚未取得金融行为监管局的认证,不过肯定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提出申请了。

Spixii

从公司网站的客户评价可看出,公司和一些同道创业公司比较相似,例如Back Me Up, Zugar Znap和Wrisk,将业务目标锁定在千禧一代。网站引用了23岁Jenny的评论:“我尝试用Spixii做旅游保险。服务令我感到十分惊讶。整个保险流程快速、简单,而且令人愉悦。”

这家公司最新启用了聊天机器人,给客户创造了一种网站配有专门全自动保险代理人,让整个保险流程变得更加快捷、简单、私密。据网站描述,投保人无需填写表格,也不需要了解传统的保险行话。此外,网站还支持5国语言。

目前,Spixii已经获得了安联集团的支持,而且近期还参与了保险科技公司创业训练营,帮助了公司加速发展。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Renuad Million最初是在2010年接触了保险行业,EY当时给他配备了普通保险精算小组,而那时他还在兰卡斯特大学读管理学。

公司的首席运营官是Alberto Chierici,他称自己为“数据科学家”,在南非,他加入了慕尼黑再保险集团,并开始了他的保险生涯,后来和集团一同移师伦敦,并和Beazley and Chubb继续接受保险教育。在加入Spixii前,他在德勤咨询孵化器创业公司持续了两年的产品设计和机器学习。

需要注意的是,Spixii称自己目前还不是一个经纪公司,但是已经向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递交了申请,期待有一天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授权保险科技公司。

所以综上所述,看来这四家公司都希望能够在分销和保险科技领域占领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