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算货币不是区域链 说到底还是跟银行有关

未央网 译者: Array

上周,瑞银、德意志银行、桑坦德、纽约梅隆银行宣布联手区域链开发商 Clearmatics创建了一个新的数字货币,可问题是真的有人愿意使用这种货币吗?要知道,这四家银行可是曾经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接受过紧急援助的。

区块链是比特币技术中的核心部分,其功能简单而言类似于一种账本,能够记录所有的交易数据。一句话概括来说,区块链就是通过去中心化和去信任的方式集体维护一个可靠数据库的技术方案。

在上文提到的新闻发布会上,四大银行方面表示这种”多功能结算硬币”将主要用于清算和在区域链上满足金融市场交易的需求。

通过联盟发布的私有货币创新结算方式,这看起来似乎很容易理解,然而这却并不是四大银行联盟此次行动的真实意愿所在。

该联盟旨在加快中央银行的结算流程,减少银行为了维持现实货币的短期的流动性所需要的昂贵的抵押品,也就是这样做了之后可以在不需要准备金的基础上满足在现实世界货币的短期流动性需求,使银行能够增加交易频率,更好地利用资本。

与其等待通过中央银行的实时全额结算(RTGS)系统来接收真实世界的货币,现在银行可以简单地使用新发明的这个多功能的结算货币来履行自己的义务并继续进行交易。

当然,正如海曼·明斯基说:”任何人都可以创造货币,问题是怎么去让其他人接受它。”

事实并非如此明朗

为什么其他市场参与者会接受一家大型银行用自己创造的货币来履行自己在真实世界的货币义务,使用自己的货币去进行最终的结算?他们当然是不会接受的, 除非这个货币是由中央银行发行并且支持的。

因此,该财团宣布,这种全新的数字货币会成为中央银行货币。

但是这个央行到底指的是谁?难道说要建立了一个国际性的数字清算联盟,然后创造一种独立于任何国家的国际数字结算货币,今儿取代美元和IMF的SDR成为新的国际货币?这样的多功能结算投币会不会成为凯恩斯梦想中的那种国际货币单位?

然而,这种以银行为支持的国际结算货币或许可以让我们相信,也许瑞银、德意志银行、桑坦德和纽约梅隆银行将很有可能成为全新的世界中央银行。

可悲的是,这个方案并不那么雄心勃勃。

所以说,全球性结算货币不会仅仅只有一种。每一个真实世界的货币将有自己相对应的多功能结算硬币,并且这样的多功能货币将与现实的货币按票面交换。

银行将在央行存储这些真实世界的货币,与此同时也会创造与该货币对应的相当数量的结算货币。

再见了,银行储备。你好,多功能结算货币。

但是,这只是将一个电子储备资产替换成其他的电子储备资产而已。那么这有什么意义呢?当然有意义,因为区域链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银行准备金不能被用于区域链上的结算:他们只能通过中央银行即时支付结算系统用于结算。相比之下,我们的多功能结算货币 – 我们假设 – 将可用于由财团拥有和管理的区域链的结算。这相当于是一个现实世界货币的私人结算系统,由央行在背后做隐形的支持。

那么,为什么会有不少银行对这个概念感兴趣?这会让他们在现有的中央银行RTGS系统中获得怎么样的优势呢?

第一个优点是速度。由于央行的RTGS系统采用复式记账,结算是瞬时的,没有区域链的核查议定书可以匹配中央银行RTGS系统中发送和接收银行账户的速度。但是,RTGS系统仅仅是这可能需要数天才能完成结算流程的核心。

还有的就是这些流程是人工密集的,银行和券商可以使用这种时间上的延迟来赚取在结算上的利息。现在,他们不再需要专门的职员来负责结算的事情。而且在负利率出现的时候,结算延迟反而会造成成本增加,难怪他们要加快速度。

然而,在整个行业中推行同一天的结算的协议就像拔牙一样(即使发展到T + 2已花费了很多年才正式开始实施的)。因此,它看起来像我们财团银行要采取一些措施将事情的发展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区域链的出现正给他们一个技术上的机会来绕过现有的复杂的过程。

另外一个原因在于,储备和抵押物是低收益资产,影响了银行资产负债表。银行其实是希望找到一种无须在央行抵押担保贷款的方式。事实上,他们希望最好不要使用中央银行的资金。

所以,尽管新发明的多功能的结算货币会由中央银行来做担保和支持,一旦多数银行同意接受这样的新型的货币(又名加入财团),银行就可以轻松实现与中央银行脱离这样的目标。

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新区域链来取代古老央行结算过程的故事。不,这是银行试图规避资本和流动性监管的过程,他们希望借此防止2008年的市场冻结和紧急救助事件再次上演。

 

上周,瑞银、德意志银行、桑坦德、纽约梅隆银行宣布联手区域链开发商 Clearmatics创建了一个新的数字货币,可问题是真的有人愿意使用这种货币吗?要知道,这四家银行可是曾经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接受过紧急援助的。

区块链是比特币技术中的核心部分,其功能简单而言类似于一种账本,能够记录所有的交易数据。一句话概括来说,区块链就是通过去中心化和去信任的方式集体维护一个可靠数据库的技术方案。

在上文提到的新闻发布会上,四大银行方面表示这种”多功能结算硬币”将主要用于清算和在区域链上满足金融市场交易的需求。

通过联盟发布的私有货币创新结算方式,这看起来似乎很容易理解,然而这却并不是四大银行联盟此次行动的真实意愿所在。

该联盟旨在加快中央银行的结算流程,减少银行为了维持现实货币的短期的流动性所需要的昂贵的抵押品,也就是这样做了之后可以在不需要准备金的基础上满足在现实世界货币的短期流动性需求,使银行能够增加交易频率,更好地利用资本。

与其等待通过中央银行的实时全额结算(RTGS)系统来接收真实世界的货币,现在银行可以简单地使用新发明的这个多功能的结算货币来履行自己的义务并继续进行交易。

当然,正如海曼·明斯基说:”任何人都可以创造货币,问题是怎么去让其他人接受它。”

事实并非如此明朗

为什么其他市场参与者会接受一家大型银行用自己创造的货币来履行自己在真实世界的货币义务,使用自己的货币去进行最终的结算?他们当然是不会接受的, 除非这个货币是由中央银行发行并且支持的。

因此,该财团宣布,这种全新的数字货币会成为中央银行货币。

但是这个央行到底指的是谁?难道说要建立了一个国际性的数字清算联盟,然后创造一种独立于任何国家的国际数字结算货币,今儿取代美元和IMF的SDR成为新的国际货币?这样的多功能结算投币会不会成为凯恩斯梦想中的那种国际货币单位?

然而,这种以银行为支持的国际结算货币或许可以让我们相信,也许瑞银、德意志银行、桑坦德和纽约梅隆银行将很有可能成为全新的世界中央银行。

可悲的是,这个方案并不那么雄心勃勃。

所以说,全球性结算货币不会仅仅只有一种。每一个真实世界的货币将有自己相对应的多功能结算硬币,并且这样的多功能货币将与现实的货币按票面交换。

银行将在央行存储这些真实世界的货币,与此同时也会创造与该货币对应的相当数量的结算货币。

再见了,银行储备。你好,多功能结算货币。

但是,这只是将一个电子储备资产替换成其他的电子储备资产而已。那么这有什么意义呢?当然有意义,因为区域链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银行准备金不能被用于区域链上的结算:他们只能通过中央银行即时支付结算系统用于结算。相比之下,我们的多功能结算货币 – 我们假设 – 将可用于由财团拥有和管理的区域链的结算。这相当于是一个现实世界货币的私人结算系统,由央行在背后做隐形的支持。

那么,为什么会有不少银行对这个概念感兴趣?这会让他们在现有的中央银行RTGS系统中获得怎么样的优势呢?

第一个优点是速度。由于央行的RTGS系统采用复式记账,结算是瞬时的,没有区域链的核查议定书可以匹配中央银行RTGS系统中发送和接收银行账户的速度。但是,RTGS系统仅仅是这可能需要数天才能完成结算流程的核心。

还有的就是这些流程是人工密集的,银行和券商可以使用这种时间上的延迟来赚取在结算上的利息。现在,他们不再需要专门的职员来负责结算的事情。而且在负利率出现的时候,结算延迟反而会造成成本增加,难怪他们要加快速度。

然而,在整个行业中推行同一天的结算的协议就像拔牙一样(即使发展到T + 2已花费了很多年才正式开始实施的)。因此,它看起来像我们财团银行要采取一些措施将事情的发展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区域链的出现正给他们一个技术上的机会来绕过现有的复杂的过程。

另外一个原因在于,储备和抵押物是低收益资产,影响了银行资产负债表。银行其实是希望找到一种无须在央行抵押担保贷款的方式。事实上,他们希望最好不要使用中央银行的资金。

所以,尽管新发明的多功能的结算货币会由中央银行来做担保和支持,一旦多数银行同意接受这样的新型的货币(又名加入财团),银行就可以轻松实现与中央银行脱离这样的目标。

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新区域链来取代古老央行结算过程的故事。不,这是银行试图规避资本和流动性监管的过程,他们希望借此防止2008年的市场冻结和紧急救助事件再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