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步退出 校园贷缘何被遗弃?

未央网 作者: 关典

上线两年便拿到30亿人民币融资的趣分期,宣布要退出校园分期市场,转而专注做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费金融业务。消息一出,沉寂已久的校园贷,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据艾瑞咨询统计,2015年,全国在校大学生有3000万左右,这个群体有超过80%的人资金短缺,估算消费信贷市场超过4000亿元。

靠校园分期起家的公司,面对如此诱人的奶油蛋糕,突然宣布退出,是业务推进困难重重?还是迫于监管趋严的压力?亦或市场竞争太过激烈?

校园贷的伤害

今年3月,媒体曝出河南高校一位学生,因牵涉校园高利贷,负债70余万元,面对巨额的借款,束手无策,最终以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被校园贷伤害的人远远不止这一个,6月份,江苏又曝出女大学生裸条借贷的新闻。在某专注于熟人借贷的社交金融平台上,只需手持身份证拍裸照,便能轻松借到三五万不等,其风控模式简单暴力,一旦借款人不还钱,出借人便会在共同的朋友圈公开裸照,或者把裸照发给借款人的亲戚朋友,以威迫其还钱。更甚有,借款人无力还钱,便会被介绍卖淫以偿还借款等严重违反行为的出现。

校园信贷本身并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一些不良商家,假借校园信贷的名义,实则做高利贷的生意,学生原本辨别能力就不强,加之也有资金需求,商家稍微诱导欺骗,学生便轻易上当。笔者曾经跟一些使用过分期消费,并负债累累的学生聊过,我问说,为何要借钱,回答是要买好的手机和电脑;再问,没有偿还能力,为何还敢去借,得到的回答却是他的反问:有人愿意借钱给你,为何不要?的确是,有人给你钱,是傻子都会收下,但他却没来得及去思考拿钱的后果,或者说被蒙骗了。

校园信贷乱象横生,急需监管介入。

早在2009年,银监会便给了规定,明确银行业不得向未满18周岁的在校学生发行信用卡,对于已满18周岁的,必须要评估落实其还款能力和第二还款来源后,方可发行。这样一来,许多校园信用卡就逐渐退出了校园市场。

监管不让玩就不玩?银行会听,但民间金融机构却难管。银行走后,各路民间放贷机构更是乘虚而入,放开手脚挖,试图能在这块市场上多占一块地。所以,才有了校园信贷的现状:80%以上的校园信贷都是高利贷。

遗弃和被遗弃

一周以前,深圳发布地方性自律规范文件《关于规范深圳市校园网络借贷业务的通知》,明确规定:一、校园贷只能用于助学和创业,不得用于消费,二、贷款需监护人知情并面签,同学担保需班主任或辅导员见证。三、严禁非法催收,严招收校园代理,线下销售。

原本校园信贷就是奔着学生超前消费的需求去的,现如今不准用于消费,只能用于助学和创业,这样一划分,市场需求就小了很多,加之要家长和辅导员见证,更是难上加难,另一方面禁止线下销售,也从渠道上封堵了业务的推进。

深圳的规定,摆明了是要将校园信贷拒之门外。这样的好处在于,能一定程度保护这群没有收入的学生不受欺骗,有利于净化校园信贷的污乱环境。不好的地方就是,这规定一棒子下去,把好人坏人都打死了。毕竟,合规、认真做校园信贷的平台还是有的,偿还能力好,又有需求的学生,也是有的。监管无异于一刀切,将好人坏人都拒之门外。

而且,深圳这种做法得到了极大的认可和鼓励,未来,极有可能会受到更高层监管的推广。

将校园信贷拒之门外,影响了行业的发展,便会得来平台的退出,到底是谁遗弃了谁?或许只有市场说得清楚。

未来,倘若校园信贷监管愈发严格,相信不少平台都会像趣分期一样,转而瞄准其他市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与其向一群没有收入的学生贷款,不如直接摒弃这个市场,转向社会,专注服务有收入的工薪阶层,做消费金融,运气好,或许能进入下一个蓝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