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变革史

未央网 作者: 杨望 曲双石

顾名思义,Fintech是Financial(金融)和technology(科技)的结合体,旨在通过融合金融和技术为金融服务提供创新型解决方案。纵观Fintech的发展史,不难发现,它其实是一部金融圈的科技变革史。

信息技术助推Fintech 1.0时代

科技推动世界进步,Fintech作为金融行业的科技解决方案,正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金融的方方面面。虽然Fintech的概念近几年才引入中国,但是对于印刷术发明国家来说,Fintech并不陌生。Fintech的首次应用可以追溯到纸币的发行年代,1712年,南安普敦的一家造纸小作坊承接了英格兰银行印制纸质钞票的订单,作坊主人亨利·珀图未曾料到由此开启了纸币发行的时代。印刷术在金融行业的应用后来拓展到票据、存单等,印刷术为社会提供了可流通的货币源,彻底改变了全人类几千年的金融交易方式。

1866年,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的成功铺设不仅开启了人类电报时代,而且预示着金融全球化的实现。电报、电子交易等Fintech技术的广泛应用,从很大程度上促进了金融业的发展。

在银行领域,1918年开始,电报逐渐成为美国联邦电子资金转账服务系统的重要基础设备。联邦电子资金转账服务系统是一个专用通信系统,旨在为联邦储备银行处理12个储备银行间的资金转账服务。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早期,该系统一直利用电报处理银行转账业务。20世纪50年代,信用卡的出现预示着电子交易技术在金融领域的首次应用,和纸币的发行有异曲同工之妙,其目的都是提供方便快捷的金融交易服务。20世纪60年代,银行通过自助取款机替代了部分柜员和出纳员的工作,进一步提高了金融服务的效率和降低了人工成本。1966年,全球用户电报网络建立,为未来金融技术的全球化发展提供了框架,随后建立的跨银行支付清算系统允许世界上最活跃的银行以美元结算付款。

在证券领域,Fintech最早的应用案例可以追溯到1969年,全球第一个金融交易系统——奥特斯(AutEx)旨在处理机构投资者的大宗交易,通过电话线进行连接。奥特斯平均每天可以处理15 笔大宗交易,总值达520万美元。70年代开始,电子股票交易在交易所交易大厅进行。最具有代表性的是纳斯达克电子交易系统,1971年正式投入运营,800 多家交易商与之签订了协议,可以提供2400种未挂牌证券的信息。1975年,美国为了将美国证券交易所、波士顿交易所、纽约证券交易所、芝加哥期权交易所以及纳斯达克市场等9个市场相互连接在一起,开发了跨市场交易系统(Intermarket Trading System),简称 “ITS”。一直到 20 世纪 80年代末期,美国只剩下两个证券交易市场: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交易所。

20世纪80年代,自从大型计算机、超复杂数据处理电子系统的崛起预示着Fintech 1.0时代接近尾声。1982年,Fintech真正意义上见诸公众得益于电子商务的发展。电子商务和网络支付使得电子交易系统对个人投资者开放。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网络技术的高速发展,使网络证券经纪业务、网上银行业务的开展成为了现实,网上银行、网络券商等大获成功。而网上银行、网络券商业务是由Fintech服务提供商精心打造、别具匠心的个人投资者服务,它们的出现逐渐替代了以电话、柜台驱动的传统零售银行和券商业务模式。

数字经济打造Fintech 2.0时代

进入21世纪,数字经济标志着Fintech 2.0已然来临。然而,直到2015年,Fintech概念才被传入中国,被国人所熟知。无独有偶,2015年是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元年,网络基础设备和智能设备的普及、信息技术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让Fintech和互联网金融成长在相似的金融生态圈中,两者聚合了越来越多的共同点。虽然两者从本质上看,存在着显著的概念边界,Fintech是金融领域科技的创新,互联网金融是金融领域商业模式的创新,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作为金融监管者,也明确了两者概念的不同。但是随着金融基础设施的日益完善和数字共享生态圈的逐步形成,Fintech和互联网金融必将从商业模式上衍生出更多相同的业务形态。

随着消费者需求的日新月异,金融物理网点式的服务模式已经逐步变成金融机构的痛点之一。金融机构采用自行研发、投资研发、共同研发三种方式,利用Fintech建设金融基础设施,创新金融商业模式,使其能够对更为繁复的风险系统进行风险管理、交易管理和现金管理。具体而言,在Fintech 2.0时代,金融行业在支付、网络借贷、筹资、金融基础设施、金融大数据服务、互联网金融门户、前沿科技整合服务七个创新层面有巨大的突破。

在支付方面,主要是第三方支付。据比达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总规模达9.31万亿元,同比增长57.3%。主流的厂商有支付宝、财付通、易宝支付等。数据显示,在2015年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市场份额中,支付宝以72.9%的份额居首,财付通以 17.4%位居第二,拉卡拉、百度钱包、易宝支付的市场份额均在1%以上,分别为3%、2.2%、1.5%;快钱、平安付、京东支付、连连支付相对较小。主流厂商的业务模式逐渐向支付+营销、支付+金融、支付+财务管理等支付+增值个性化定制服务拓展。

在网络借贷方面,中国的表现远超美国。据网贷之家统计全国正常运营网贷平台有1924家,较去年年底增长74.1%,截止16年3月累计成交 17450 亿元,完成融资总额130亿元以上。网络借贷的主流商业模式有三种:

纯线上模式:资金借贷全都通过线上平台进行,不结合线下审核。典型代表——人人贷。线上线下模式:借款人在线上提交贷款申请后,平台通过线下代理商采取入户调查的方式审核借款人的还款能力、资信历史等。典型代表——翼龙贷。债权转让模式:平台作为中介对借款人进行审核筛选,完成借贷手续后将债权转让给投资者。典型代表——宜人贷。

在筹资方面,主要是众筹。众筹是指用团购和预购的形式,向互联网投资者募集项目资金的模式。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大同小异,资金需求方将项目策划上传到众筹平台,经过审核后,建立项目介绍显示页面,介绍项目情况。投资者完成投资后,资金需求方才可以获取到所需资金。据盈灿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全国众筹行业共成功筹资114.24亿元,同比2014年全国众筹行业成功筹资金额增长429.38%。目前,全国共有283家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知名的众筹平台有:京东众筹、苏宁众筹、轻松筹,人人天使,创客星球等。

在金融基础设施方面,金融基础设施落后、效率低下和运维成本高昂一直是金融机构亟待解决的问题。Fintech解决方案的提出让金融有效地与科技融合起来,Fintech市场的爆发也带动了IT建设服务提供商犹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比如金融机构ERP、结算系统、风控系统等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服务效率提升也指日可待。现阶段的金融基础设施主要分为IT基础供应商,如东软、中软、神州数码、SAP、Oracle等。另外,近两年出现的新兴的SAAS(软件即服务)和云服务。如阿里云、大易和亚马逊等。

在金融大数据服务方面,大数据服务提供商旨在集合海量非结构化数据,结合金融企业结构化交易数据进行实时分析,可以对客户进行全方位360度画像,使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平台在精准营销和风险控制方面有的放矢。目前,金融大数据主要分为三种业务模式:

对金融机构来说,用户和员工画像与其他模式是相辅相成的。画像为精准营销、风险控制和精细化运营提供了目标客户和运营对象,从源头上提高了营销、运营和风控的精确度。代表企业主要有腾讯开放平台、聚效广告、电信灯塔、芝麻征信等。

在互联网金融门户方面,核心是搜索比价模式,利用互联网平台对金融产品提供第三方销售服务。投资者通过对比挑选合适的金融产品,互联网金融门户多元化创新发展,提供基金、保险产品咨询、比价、购买服务等。在互联网金融门户领域,针对理财、信贷、保险等细分行业有融360、91金融超市、格上理财和网贷之家等。

在前沿科技整合服务方面,诸如VR、AR、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科技被整合进金融服务,与传统金融服务进行了融合的尝试。日新月异的Fintech领域还拥有仅被非银行金融机构掌握和利用的独特技术,互联网的互联互通特性已为许多新兴Fintech公司铺平了道路,使其能够创造出更多面向机构和个人消费者的解决方案。比如R3CEV、万向区块链、瀚德金创等。

跨界合作引领Fintech 3.0

据CBIsighets数据显示,2013年全球在Fintech 领域的融资规模为40.5亿美元。2014年为122.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 倍,其中11%的资金为A轮投资。2015 年超过200亿美元,增速达到 66%。融资规模的几何级数的增长现象从一定程度上表明了Fintech将会和2000年的互联网一样呈现爆炸式发展。然而,Fintech虽然获得了光明的前景,但是也必然要解决信用欺诈、产业优化等问题。因此,Fintech 3.0将在优化整合的基础上来持续创新,具体如下三个方面:

第一,跨界合作日益加深跨界合作是金融行业的诉求。举例来说,传统银行一直有全方位覆盖贷款客户的痛点,特别是中小客户。2015年12月,传统投行JPMorgan投资入股网络借贷平台Prosper,同时与网络券商Ondeck合作开发小企业贷款产品。银行和网络借贷、网络券商平台的混合模式的合作,不仅可以通过银行进行信贷审核,而且可以由网络平台带来新客户、维系老客户。从风险管理、精准营销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三方共赢的局面。跨界合作还体现在人工智能+、P2P财富管理+等角度。

第二,产品形态持续优化技术和服务作为Fintech企业产品的核心价值,重要性不言而喻。随着市场的日益成熟,Fintech公司的市场扩张策略将从现有产品的市场渗透到全新产品的研究开发。另外,将产品线整合优化,利用更好更新的科技手段,实现产品服务之间的无缝对接,科技的核心作用将日益凸显。此外,金融和科技领域结合的产品迭代速度日渐加快,如何在拓展新市场的同时,提高保有客户的忠诚度,成为Fintech企业必修的课程。因此,Fintech企业理应保持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服务理念,持续优化产品形态,积累消费者的信任。

第三,多层次智慧监管体系逐步构建不再局限于监管机构多级管理的传统监管模式,尝试区块链等新兴技术来对金融机构、科技企业从事金融业务进行实时的、有效的、分中心化的公共管理。多层次智慧监管体系依赖于监管私有链的权限设置,对于不同的监管对象,设置相应的管理规则,加强监管层、行业协会、金融科技企业的合作交流,推动Fintech在松弛有度的适宜环境中健康有序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