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亿美元汇款市场 比特币公司也想分杯羹

未央网 作者: Luis Buenaventura 译者: Array

韩国的Kakao Talk成立仅六年,其主款聊天软件的注册用户已达1.7亿,本土市场渗透率达93%,市价29亿美元。今年春天,该公司首次投资海外市场,收购对象竟然是菲律宾一家与通讯毫无干系的比特币创业公司Satoshi Citadel Industries(SCI),购入后者40%的股份。

但如果你了解菲律宾与韩国之间的资金流动走向,你就不会那么困惑了。虽然与邻国日本比起来,在韩菲律宾侨民数量只有6万,但每年他们以个人名义往家乡汇款总额却高达2.31亿美元,比全球平均高出50%。

只有几家大机构提供这种服务,而在某些市场(如菲律宾-韩国走廊),竞争的缺乏导致了汇款成本高得惊人。现在,逐渐有其他公司进入这一领域,试图为在外工作侨民提供更便宜的服务,KakaoTalk就是其中之一。

昂贵的习惯

通常跨境资金流动需要两端的人不断沟通:计算汇率、决定金额、询问个人信息、决定转账方式,最后确认款额已汇出或已收到。

从全球来看,汇款者通常是外侨工人,即为寻找更高报酬的工作而暂时移居到其他国家的人,而收款者则是在家乡依靠他们的汇款维持生计的亲人或朋友。全世界外侨工人达2.3亿,每年共汇款5000亿美元。主要有三家公司为他们提供服务:Western Union,Moneygram,和RIA。这三家公司零售网点合计110万个,占全球年均汇款量比重大于25%。但随着智能手机普及率上升,聊天软件开始在这类常规金融业务中崭露头角。今年上旬,Viber和微信宣布与Western Union的合作,美国用户从各自软件就可以向非美国收款人转账。

这种联合可以解决汇款上的一些流动障碍,但是成本依然不小。通过Viber和Western Union,从美国转20美元到菲律宾需要支付固定手续费4美元以及4%的汇率差,到手的比索合美元只有15.15块,损失近5美元。

与ATM均费用相比,这5美元似乎并不多。但绝大多数亚洲侨工都是家政服务人员、建筑工人或普通工人,这些人通常每月汇回家200美元,是他们月收入的四分之一还多。约12美元的汇款成本就相当于他们每天近一半的工资。

比特币之桥

一年多以来,各创业公司一直试图通过创建比特币服务来替代传统的转账方式以解决这一问题。汇款者以本地货币汇款,接着这笔钱会先转换成比特币,达到目的国收款者那后再转换成当地货币。在货币转换时,比特币公司和传统公司一样会收取一小笔费用,而两方客户可能并不会知道牵扯了比特币。

去年一年,这个初兴的产业出现了至少三家新公司:Pauphil、Sentbe和SCI,而成立相对较久的比特币交易所Korbit和Coinplay也开始进军这一市场。他们引起的涟漪似乎不容小觑——利用比特币,一笔200美元的汇款只需6美元的交易费用。内部人士估计,每年韩菲间的汇款流中有20%是依靠比特币完成的。

但前路仍有挑战。外侨工人通常对新科技能够省钱将信将疑。而且即使聊天软件能够缓解这种不信任感——Viber、微信和Kakaotalk已经为其用户管理许多个人信息,他们也无法解决一个更关键的问题:像菲律宾这样的亚洲市场,互联网渗透率通常低于40%,这生生限制了数字化创新的能力。

由于外侨工人十分依赖硬通货,因此汇款服务提供方必须在每个城镇和区块都有能够取现金的合作方,这给公司增加了额外的成本和安全风险。当你在市场买菜或送你孩子去上学时,电子货币无法突然神奇地变成可供使用的纸币。

与线下生活争锋也许是汇款难题中最麻烦的一点。但无论这一前沿转账领域构成如何,有一个完全依靠比特币和移动通信来发挥关键作用。

韩国的Kakao Talk成立仅六年,其主款聊天软件的注册用户已达1.7亿,本土市场渗透率达93%,市价29亿美元。今年春天,该公司首次投资海外市场,收购对象竟然是菲律宾一家与通讯毫无干系的比特币创业公司Satoshi Citadel Industries(SCI),购入后者40%的股份。

但如果你了解菲律宾与韩国之间的资金流动走向,你就不会那么困惑了。虽然与邻国日本比起来,在韩菲律宾侨民数量只有6万,但每年他们以个人名义往家乡汇款总额却高达2.31亿美元,比全球平均高出50%。

只有几家大机构提供这种服务,而在某些市场(如菲律宾-韩国走廊),竞争的缺乏导致了汇款成本高得惊人。现在,逐渐有其他公司进入这一领域,试图为在外工作侨民提供更便宜的服务,KakaoTalk就是其中之一。

昂贵的习惯

通常跨境资金流动需要两端的人不断沟通:计算汇率、决定金额、询问个人信息、决定转账方式,最后确认款额已汇出或已收到。

从全球来看,汇款者通常是外侨工人,即为寻找更高报酬的工作而暂时移居到其他国家的人,而收款者则是在家乡依靠他们的汇款维持生计的亲人或朋友。全世界外侨工人达2.3亿,每年共汇款5000亿美元。主要有三家公司为他们提供服务:Western Union,Moneygram,和RIA。这三家公司零售网点合计110万个,占全球年均汇款量比重大于25%。但随着智能手机普及率上升,聊天软件开始在这类常规金融业务中崭露头角。今年上旬,Viber和微信宣布与Western Union的合作,美国用户从各自软件就可以向非美国收款人转账。

这种联合可以解决汇款上的一些流动障碍,但是成本依然不小。通过Viber和Western Union,从美国转20美元到菲律宾需要支付固定手续费4美元以及4%的汇率差,到手的比索合美元只有15.15块,损失近5美元。

与ATM均费用相比,这5美元似乎并不多。但绝大多数亚洲侨工都是家政服务人员、建筑工人或普通工人,这些人通常每月汇回家200美元,是他们月收入的四分之一还多。约12美元的汇款成本就相当于他们每天近一半的工资。

比特币之桥

一年多以来,各创业公司一直试图通过创建比特币服务来替代传统的转账方式以解决这一问题。汇款者以本地货币汇款,接着这笔钱会先转换成比特币,达到目的国收款者那后再转换成当地货币。在货币转换时,比特币公司和传统公司一样会收取一小笔费用,而两方客户可能并不会知道牵扯了比特币。

去年一年,这个初兴的产业出现了至少三家新公司:Pauphil、Sentbe和SCI,而成立相对较久的比特币交易所Korbit和Coinplay也开始进军这一市场。他们引起的涟漪似乎不容小觑——利用比特币,一笔200美元的汇款只需6美元的交易费用。内部人士估计,每年韩菲间的汇款流中有20%是依靠比特币完成的。

但前路仍有挑战。外侨工人通常对新科技能够省钱将信将疑。而且即使聊天软件能够缓解这种不信任感——Viber、微信和Kakaotalk已经为其用户管理许多个人信息,他们也无法解决一个更关键的问题:像菲律宾这样的亚洲市场,互联网渗透率通常低于40%,这生生限制了数字化创新的能力。

由于外侨工人十分依赖硬通货,因此汇款服务提供方必须在每个城镇和区块都有能够取现金的合作方,这给公司增加了额外的成本和安全风险。当你在市场买菜或送你孩子去上学时,电子货币无法突然神奇地变成可供使用的纸币。

与线下生活争锋也许是汇款难题中最麻烦的一点。但无论这一前沿转账领域构成如何,有一个完全依靠比特币和移动通信来发挥关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