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圈地”呼唤新手段

未央网 作者: 肖莎

十多天前,董峥和朋友在北京市五道口区域一家饭店吃饭后,发现发票的开具主体是某家超市。

“我当时就开玩笑说,你看,咱们在超市里面吃了顿饭。这种情况属于典型的套码行为。”董峥说。

董峥研究银行卡行业多年,目前是我爱卡网的主编。他透露,每个安装了POS机的商户都有一个MCC码,MCC码是由收单机构为特约商户设置的,用于标明银联卡交易环境、商户的主营业务和行业属性。不同的MCC码代表不同的行业,在以往的费率体系中,不同行业刷卡所产生的手续费率也不一样。比如餐馆类商户的费率1.25%,一般类商户如百货商店的费率0.78%,民生类的商户如超市的费率为0.38%。

“在这种梯度收费的情况下,有商户为了少缴纳手续费,就会套用更低费率商户的MCC码,而这种行为被业内称为套码。”董峥说,但是,从今年9月6日起,套码将不再有意义。

董峥做此判断的背景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显示,发卡机构收取的发卡行服务费将由现行区分不同商户类别实行政府定价,对借记卡(即储蓄卡)、贷记卡(即信用卡)执行相同费率,改为不区分商户类别,实行政府指导价、上限管理,并对借记卡、贷记卡差别计费。该《通知》自2016年9月6日起实施。

违规套码者不再能获利

根据《通知》,当消费者使用银行卡支付时,商户需要支付的手续费分为三部分,即发卡行服务费、收单服务费、网络服务费,分别由发卡行、收单机构和网络服务机构收取。

“通俗来说,就是你刷卡所用的POS机是哪家公司的,哪家公司就是收单机构,收单机构可以是银行,也可以是第三方支付公司;而你使用的银行卡是哪家银行的,哪家银行就是发卡行;网络服务费是支付给银联的,银联属于清算机构。”董峥说。

《通知》规定,其中发卡行服务费费率为借记卡交易不超过交易金额的0.35%,贷记卡交易不超过0.45%;网络服务费为不超过交易金额的0.065%;收单服务费则实行市场调节价,由收单机构与商户协商,向商户收取。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用户使用的是借记卡,费率为0.415%+收单费用,如果用户使用的是贷记卡,费率为0.515%+收单费用。

“这一调整之后,正规的餐饮类商户和百货类等一般类商户的刷卡费率降低较多。”董峥表示,之所以说正规的餐饮类商户和一般类商户受益,是因为正规商户原先缴纳的费率高,费改后,费率进行了下调。

“但是这两类商户中有不少商家都为了减少手续费进行套码。”董峥透露。

银联此前也曾多次因为套码问题对收单机构进行处罚。银联统计发现,2014年,不规范商户名称高达160万户,其中包括套码或特殊计费等违规行为。仅在2014年上半年,全国共确认违规“套码”的商户逾18万户,占全部违规商户的四成,其中套码现象在餐饮服务性行业比较突出。

“而那些违规套码者,在这次费率调整中很可能不会获利,反而会因为费率调整增加成本。他们很可能会因此转向线上支付。”董峥说。

董峥举了个例子,假设一家餐饮企业通过套码,把费率从1.25%降到了0.38%,但事实上他所支付的费率并不止0.38%,因为商家还要给为其做套码服务的收单机构支付相应的费用,实际支付的费率可能在0.6%左右,甚至更高。

“在原有的费率体系下,即便是实际支付0.6%,商家也占了大便宜。但是费率改革之后,借记卡的费用降低为0.415%+收单费用,可能最终在0.5%左右,借记卡的费用可能整体在0.6%左右,那么违规套码的商户所需要支付的费用,反而比法定的要高。”董峥分析道。

第三方支付机构抢市场需靠服务

有一位不愿具名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工作人员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帮商户套码,是很普遍的现象,而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抢占市场。

“在原有的费率体系下,发卡行、收单行和银联按照7:2:1的比例对刷卡手续费进行分成,收单机构为了能够争取到这20%的手续费收入,竞争非常激烈,尤其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董峥透露。

而据前述不愿具名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工作人员说,有的时候为了促销,他们会免费赠送商户POS机,就是为了让商户使用。

“但是由于手续费的问题,以前很多商户还是不愿意用,我们就帮助他们套码,比如,直接做一份虚假的商户信息,包括营业执照与商户入网材料等,将高费率商户直接伪装成低费率商户。”该第三方支付机构工作人员称,随着竞争的加剧,很多第三方支付企业都在免费、都在套码,新规出来以后,套码这种抢市场的方式已不再奏效。

在董峥看来,银行卡费率新规对于第三方支付的影响在于,竞争的手段需要改变,未来必须靠服务来赢得客户。

第三方支付机构盒子支付的一位代理商表示,传统的老POS机的竞争性已被削弱,目前盒子支付就在推出内置了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等多项功能的智能POS机,不仅能进行刷卡等线下支付,还可以兼容线上支付。

支付宝等线上支付仍有优势

这项刷卡费率改革,会给当前越来越被普遍使用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带来何种影响?

以支付宝为例,据董峥介绍,当商户接入支付宝时,只需要向支付宝缴纳一定的费率,即便是消费者的支付宝绑定了银行卡,商户也不需要向发卡行支付任何费用。

支付宝在2015年11月宣布,为支持“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下调相关行业的小微商户收单服务费率,除了部分特殊行业(如彩票、游戏、3C数码等),大部分小微商户通过支付宝收单的手续费率最低降至0.6%。

据公开资料显示,微信支付的费率也在0.6%左右。

这一费率与当时的餐饮类、百货类商户的刷卡费率相比,都很低。

在这种背景下,加上移动支付越来也普及,很多商户都接入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即便是线下购物,刷卡市场的市场份额也在被挤压。

然而,新规出台后,线上和线下支付的费率非常接近,从公开的费率来看,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的优势大大削弱。

笔者亦向支付宝方面相关负责人询问,支付宝方面对刷卡费率新规的看法等问题,但对方表示不便回复。

不过,董峥表示,从《通知》约束的对象而言,新规只是针对刷卡的线下支付行为,并不直接约束支付宝等线上支付。刷卡和支付宝或微信支付这两类支付手段的支付场景是不同的,刷卡并不需要连接互联网,但是支付宝或微信支付必须连接互联网才可以实现。

“由于新规的出现,那些此前违规套码的商户,可能会由于手续费问题,在一段时期内不接受刷卡支付,而是转向支付宝等线上支付。”董峥说。

交银国际证券也发表报告称,即便是刷卡费率下降,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仍有优势,理由是,虽然微信支付、支付宝的费率标准为0.6%/笔,但实际约为0.2%至0.4%。微信支付、支付宝相比银行卡费率仍然较低,在商户方面,更有竞争力,同时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用户手机支付习惯的逐渐养成,在用户获取方面亦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