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卡收单新规落地 “套码”违规依旧

未央网 作者: 李意安

“没想到费改没几天,吃饭就看到了一张套码的单子。”一位支付界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

从该人士出具的POS签购单可以看出,9月10日晚上9点前后在一家名为海南瀚中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商户用招商银行消费了291元,收单机构为拉卡拉,而同一时间,他就收到了招商银行发来的微信提醒,截图显示交易商户为海南省农垦三亚医院。

因为长期处于支付行业,该人士对“套码”这样的行业专用词汇拥有很高的敏感性。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9月6日新一轮银行卡刷卡手续费价格调整刚刚落地,仍在新政过渡的风口浪尖,“套码”现象也依然没有终止。

永不消停的“套码”

可以互为佐证的是,一位接近银联的业务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就新规落地一周来看,关于违规和套码行为整治的工作量并没有减少。

“但市场整体情况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至少等一个月后,详细数据拉出来,看一下这些享受优惠费率或是0费率的商户数量比例有没有大幅增加,或者哪些非金机构的这类商户比例大幅增加了,才能看出端倪。”上述接近银联人士称。

根据发改委、央行联合下发的《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下称“通知”),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实行市场调节价,从9月6日起实施。由于总体上取消了收单机构向商户按行业分类收取手续费的“MCC”定价,市场普遍观点认为,套利空间将因此而消弭,市场环境将变得清明。

不过,新规中对超市、大型仓储式卖场、水电煤气缴费、加油、交通运输售票商户,按照“费率水平保持总体稳定”原则确定了优惠费率,优惠期为2年,并对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教育机构、社会福利机构、养老及慈善机构,实行发卡行服务费和网络服务费全额减免。“套码”操作空间依然留下了一道口子。

通知显示,刷卡手续费由收单机构直接向商户收取,而发卡行服务费则由发卡机构向收单机构收取,清算机构网络服务费由银联分别向发卡机构和收单机构收取。因此,商户最终要承担的刷卡手续费=收单服务费,收单服务费≥发卡行服务费+银联清算服务费,收单机构才不至于负利润。

自9月6日起,发卡机构收取的发卡行服务费实行借记卡、贷记卡差别计费,费率水平降低为借记卡交易不超过交易金额的0.35%,交易单笔收费金额不超过13元,贷记卡交易不超过0.45%,上不封顶。

收单服务费实行市场调节价后,市场的供求关系会直接影响到费率价格,从而银行卡刷卡手续费进入浮动时代,这将进一步加剧市场竞争,收单机构的服务费将更贴近运营成本线。

规范任重道远

“其实‘套码’空间只要存在,这种现象就不会消失。这个问题,可能并没有终极解决方案。”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其实早在新政落地之前,一些比较活跃的支付行业微信群里对这个问题已经有所探讨,得出的结论是享受优惠费率和免费率的行业将成为套利高地,“支付收单业务的利润率已经很薄,只有套码才能最直接地获取利润,才有求存的可能。现在医院、教育等机构的费率是0,这就意味套码所获取的所有收益都是净收益,没有任何成本。”

就目前各收单机构已公布的收单服务费看来,大部分收单机构对标准类商户收取的借记卡费率在0.45-0.5%之间,扣除发卡行服务费0.35%和清算机构网络服务费0.0325%,盈亏平衡点在 0.07至0.12% 之间。而费改前,收单机构对餐娱类收取服务费高达0.22%(房地产、汽车销售10元封顶),一般类达0.15%(批发类3.5元封顶),利润缩水情况严重。

而另一方面,因为新规对贷记卡的刷卡手续费实行不封顶制度,且信用卡刷卡费率也普遍高于借记卡,未来信用卡消费将成收单机构的新赢利点。费率改革将有效调动收单机构和发卡行布局贷记业务的积极性,助推国内信用体系的进一步完善。

当然,“没有任何成本”可能只是一种极端之言。至少,从风险成本的角度来考虑。另有一家北京支付机构的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银联业务部对违规行为的肃查力度一直在加大。该人士透露,在和银联各地分支机构沟通中获悉的情况是,新规落地后如果依旧存在‘套码’的情况,情形恶劣的,不排除会取消报优惠类商户的资格,或者即使申报也不会通过。“银联在各个地方都有分支管理机构,手段也比较多样,前一阵子银联钱包的晒单功能中就已经尝试发动所有用户晒单、举报,共同监察行业环境,未必一定有效,却终归聊胜于无。”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央行、银联还是第三方支付自身的业务管控部门,收单行业规范仍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