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鹿案始末:闹剧背后兑付悬疑

未央网 作者: 琥珀金融帮

水落而石未出。

9月13日,上海公安局长宁分局发布案情通报公告称,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在未取得合法资质的情况下,对外公开宣传并承诺10%左右固定年化收益率,面向社会不定期募集资金,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公告还称,目前公安机关已对上述两家单位立案侦查,对相关责任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将最大限度追缴涉案资产。鉴于“快鹿集团”于2016年4月6日公告并购“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公安机关将会同有关部门敦促“快鹿集团”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

颇值一提的是,该公告的发布时间距之前快鹿集团承诺的10月1日全面兑付仅半月,最终是否会影响到兑付的具体进程无法判断。此外,快鹿集团相关高管的追责、资金滥用以及待兑付的资产包详情尚需要进一步披露。

快鹿高管“浮世绘”

莫名失联的金鹿财行前执行总裁张伯伟为今日的快鹿案埋下伏笔。

根据此前金鹿财行官网介绍,张伯伟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务管理专业,曾任浦发银行个人金融部主任。在今年2月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关于《叶问3》项目涉嫌重复募资的情况时,张伯伟曾表示,“易联天下是一个借贷信息的撮合平台,所有融资方我们都一清二楚,并且均由易联天下介绍。举个例子,二级交易市场上,会不会上市公司只有100万股,但却卖出了超过100万股?”

而记者也曾在张伯伟失联后尝试过电话联系张伯伟,但是始终无人接听。张伯伟的微信朋友圈最后一次更新为3月29日。

随后,在4月6日金鹿财行新闻发布会上,刚上任的快鹿集团前董事局主席徐琪确认易联天下总裁和金鹿财行执行总裁张伯伟失联。几乎同时,快鹿集团董事局原主席施建祥4月5日宣布因病辞职。而在此前的一段时间,施建祥曾被曝包括学历在内的多项内容造假。

此后,施建祥、张伯伟迅速淡出舆论视线,徐琪上位。

资料显示,张伯伟未失联之前,徐琪曾任金鹿财行董事长助力。《叶问3》风波爆发之后,短短数天内从金鹿财行董事长助理,升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的徐琪迅速进入公众视野。

颇为有趣的是,徐琪在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位置上经历“三起三落”。资料显示,从2016年4月5日,快鹿集团董事长主席施建祥辞职,徐琪升任快鹿集团董事长;6月15日,快鹿集团发布公告确认徐琪离职;6月21日,徐琪确认重回快鹿集团,债权转让平台正式开始运作;6月29日,快鹿集团公布,免去徐琪在集团的一切职务,韦炎平接任快鹿集团董事长一职;7月3日,施建祥通过网络视频宣布,授权徐琪担任快鹿集团董事长主席一职;7月26日,快鹿发布公告,免除徐琪上海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一职。

而徐琪的反复任命背后,均有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影子,其间还伴有其他高管的起浮调离。

兑付迷局

或许对投资者来说,厘清资金缺口和兑付问题才是当务之急。

徐琪曾在4月17日,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在3月31日风险兑付危机爆发之前,快鹿集团每日资金缺口在1000万元到2000万元左右,但危机爆发之后,缺口骤增至每日1亿元,而这样的增长势头会持续至5月中旬。除去周六周日,每个月的资金缺口约为20亿元,5月中旬之后将会开始下降。

彼时,快鹿投资集团曾经公开表示,将公布一个总额为50亿元的资产包。根据徐琪当时讲述,该资产包并不包括上市公司股份。值得一提的是,在4月27日前后,曾有多家媒体和投资者要求快鹿集团公示上述50亿元资产包,然而,这一请求被快鹿拒绝。

随后,时代周报报道称,快鹿集团总资产约为87亿元,而缺口近百亿元。不过,这一争议很快被“苏宁逼债”风波淹没。

报道显示,5月22日凌晨,网名“潘小石的故事”“水兰全球购”在新浪微博发帖称,“苏宁众筹向快鹿追讨欠款导致快鹿不能处理资产,以至于特殊兑付不能实现,甚至于让快鹿无法继续生存!目前快鹿被副无钱兑付!”5月23日,有报道称“根据自称为快鹿集团董事会主席徐琪透露的信息……快鹿投资者自发组织……”言论一致指向苏宁。

上述风波将此前快鹿集团“最早7月1日,最晚10月1日,开始全面兑付”的承诺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随后,徐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又称,快鹿集团准备的资产包并非最初的50亿元,也不是此后的87亿元,而是120亿元。

不过,曾有业内人士断言上述资产兑现可能并不顺利。

根据此前披露,上述资产主要包括对外投资、房屋产权类、债权类三大部分。不过,房地产资产受变现速度影响;此外,受《叶问3》虚假票房事件影响,未来《大轰炸》上线可获得的票房也有待观望;最后,在整体经济形势下行,资产荒、“不良”攀升的时期,东虹桥小贷及东虹桥担保的资产价值也需要打一个问号。

后来发生的神开股份股权转让风波也证实了前述断言。

公开信息显示,一直被视作快鹿集团的“救命稻草”的神开股份在6月15日发布公告称自然人股东所合计持有的15.004%公司股份已解除质押,16日又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4日收到控股股东通知,业祥投资对《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等文件签署的合法性、真实性存在质疑,并已申请司法机关介入。

高管套现风波

兑付的悬念可能还在于资金的滥用。

记者梳理发现,快鹿集团曾有多个高管被指涉嫌套取现金。

据21世纪经济报道,7月6日晚,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在微信朋友圈发布《重要事件告知》称,远在海外治病休养的施老板(即快鹿集团实际控制人施建祥)特意召集了全体管理层为追讨相关债务的扩大会议。

徐琪表示,施建祥对于合作者和集团核心管理人员都非常信任,但是这种信任在过去的两年中随着集团的快速发展,变成了一些高管人员瞒上欺下,内外勾结、利用权力侵吞集团资金也是债权人的资金高达50亿元。尤其在兑付危机发生后,更有高管人员合谋他人通过非法手段抽空集团原本控制的香港上市公司权益。

此外,8月15日,快鹿集团官网发布《关于周萌萌孙晔冒用中海投平台涉嫌诈骗10亿元》的公告称,原中海投金融控股总裁周萌萌与原快鹿集团总裁孙晔神秘失踪,同时中海投集团公司公章、财务章、公司账册、财务凭证等重要资料被藏匿。

据公告,原中海投金融控股总裁周萌萌与原快鹿集团总裁孙晔,在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中海投金融控股股东、董事不知情的情况下,周萌萌伙同孙晔等人藏匿公章、做虚假报表、签订假合同、制造假业务,分别在上海及马鞍山地区销售虚假资产包,金额高达10亿元,已经造成数千人讨债无门。

此外,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8月14日,快鹿有关部门负责人透露,律师已查实了徐琪侵吞公司6000万元财产的事实,将起诉徐琪,并追讨。与此同时,快鹿也掌握了徐琪学历造假的证据。

对此,徐琪回应称,“所有这些都是谣言,我的学历在证监会都有备案,我有外国专家证书的。既然说有证据,那就去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