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口贷罗川:进窄门,做工匠

未分类

罗川的人生轨迹一直绕不开五道口。

自从1987年进入清华大学以后,罗川就在紧邻清华园的五道口扎下了根。7年之后,研究生毕业的罗川进入微软工作,先后在希格玛大厦、海龙大厦和现在的清华科技园D座附近上班。五道口和清华园,成了他最熟悉的地方。

罗川自认为并不是一个喜欢社交的人:“如果弄个大party,我就有点get lost,有点怯场。”这或许是因为,多年来在五道口工作、生活的熟悉环境让他对身处其中的人际关系产生了更强的信赖感,其中就包括清华校友网络,对不熟悉的人际关系和环境反而难以融入其中。

20多年后,不爱社交的罗川已经头发渐白,但做起了社交金融的新生意。他再次回到自己最熟悉的五道口创业,创办道口贷,成为清华科技园内少有的“创业老兵”。

不爱社交的人做了社交+供应链金融

罗川所创办的道口贷是国内首家高校系P2P平台,主打“校友网络关系+供应链金融”的商业模式。罗川坦言,在供应链金融前面加上“校友”两个字,是因为他们的供应链金融服务是基于清华大学校友圈的一些优质核心企业。

这也是道口贷与其他P2P平台的最大不同。罗川希望,道口贷能把供应链上下游的企业和企业之间的贸易关系,校友和校友之间的社交关系,校友和投资人之间的投融资关系形成一个社交网络。

这样的想法跟他过去20多年的工作经历有密切关系。虽然不爱社交,但大学毕业后,罗川一直从事的,都是跟社交有关的工作。

1994年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并获得硕士学位后,罗川加入了微软公司,还担任过微软MSN中国区总经理。2007年以后,罗川历任MySpace中国创始人及CEO,之后还加入中国移动旗下的139移动互联网公司并担任CEO。

在这些跟社交有关的工作中,罗川发现人际关系其实能产生相互信赖的社交网络,而相互知晓身份的真实网络社交的粘性和价值也远远大过虚拟网络。

2006年,罗川已经离开微软MSN,但依然关注老东家的发展情况。那时MSN的用户数量连腾讯QQ的四分之一都不到,但二者所创造的社交价值都是1000万美元左右。

罗川认为,这种区别其实是因为那时的QQ还不是非常真实的社交网络,“你不知道QQ号背后的那个人是谁”。而那时的MSN是白领用来沟通的社交工具,相互知晓身份的社交网络对于MSN的用户而言是真实、可信赖的,这可以产生更大的价值。

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罗川认为真实网络和虚拟网络将会渐趋融合:“微博里的大V,你可以确定和了解他的社会状态;打游戏被盗号了,你会觉得很郁闷;拿出QQ或者微信,基本就能知道大部分的好友是谁。”他认为,这种虚拟身份和真实身份的交织,将为构建新的社会信用体系提供更坚实的基础。

金融是最讲究社会信用的行业之一,罗川希望用自己最熟悉的清华校友资源,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中建设可信赖的社交网络。“社交网络加上供应链,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结合。”

进窄门,走长路

在罗川看来,因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门槛很低,所以近几年来行业发展良莠不齐,而其中有很多P2P平台都采取了类似电商的模式,更加注重营销推广,大量砸钱铺广告,做产品包装,但对于金融风险、贷款信用等问题的关注程度明显不够。

“我觉得很多平台的利息率也很高,而且还是用之前的资产保全、抵押的方式来做风险管理,借助融资渠道来展示和推广,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金融。”罗川说。

从互联网金融行业内的普遍做法来看,道口贷的模式十分少见。在多数P2P平台都关注小额贷款的时候,道口贷更加关注校友网络中的核心企业的供应链,提出以校友网络和供应链真实贸易为风控策略的信用借款。

2015年11月,道口贷成交额突破10亿,与很多P2P平台动辄上百亿的交易量相比,这个数额显得有点少了,但罗川依然很高兴。在他眼中,这10亿元的成交额的分量更重。

“不到一年时间里,我们已经为110家中小企业累计成功撮合了10亿贷款,为投资人带来了超过3000万元投资收益,没有违约逾期,说明这个模式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在内部邮件中,罗川认为道口贷在社交金融方面的创新就是“进窄门,走长路”,这样可以走得稳,也容易睡得着觉。

作为社交+供应链金融公司,道口贷会选择一些优质企业作为核心企业,帮助其供应链中的上下游企业进行融资。据罗川介绍,目前道口贷已经选择了16家核心企业,服务500多家核心企业的供应商。

对于这些核心企业的选择,道口贷设置的门槛确实比较“窄”:核心企业必须是清华(或其他知名高校)校友创办或管理的上市公司或行业龙头企业;借款人必须是核心企业的供应商或客户;核心企业必须对借款人按期还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不仅对核心企业的选择比较严格,道口贷还要求这些核心企业尽量详细披露融资信息。个人投资者甚至可以在道口贷的平台上查阅到该校友在清华就读时的院系,由其创办或管理的企业信息及其在企业中的职位,还可以看到每一个项目背后的项目信息、企业信息和风险保障等真实详尽的信息。

详细的信息披露让校友对罗川开玩笑说,“你把我们都搞成透明人了”。罗川坚持认为,这些核心企业的信息披露实际上是在用自己的信用为供应商增信,带来更好的金融服务。

“这不光是一件善良光荣的事,也能帮助核心企业完善供应链。如果供应链不行,仗就打不赢。”罗川说。

互联网金融需要工匠精神

在采访中,罗川经常提到的一个概念是防范风险。他认为,互联网金融平台要评估好风险管理能力和融资规模之前的关系,宁可让风险管理能力超前于融资规模。“在金融这个领域里我始终坚持认为,风险管理是放在第一位的。”

这或许跟他的学历和专业有关。1987~1994年,罗川在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就读的专业是抗震与防护工程,这是一门强调防范风险的学科,讲究的是“大震不倒,小震不坏,中震可以修复”。

“这个道理其实运用在金融领域也是一样的,要避免造成巨大的系统性的风险。”罗川认为,互联网金融行业更应该强调防范金融风险,而这需要依靠更多的信息技术进步以及工匠精神。

罗川发现,金融风险来源于信息不对称和道德信用的违约,如果能够用信息技术填补信息不对称的差距,提高信用违约的成本,以形成风险约束机制,让守信的人得到好处,让不守信的人付出高昂的代价,那么互联网金融也就达到了本质目的。在他看来,这才是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工匠精神。

罗川认为,有很多互联网金融平台并不具备这样的工匠精神,它们并没有用交易数据来做风险管理,而且都有很强的从众性,缺乏技术进步驱动的创新。“做团购的,做社交网络的,那时候大家都争着‘抢车位’,都差不多。”

在他眼中,互联网金融需要深入探索利用互联网方法和信息技术来实现风险管理和风险定价,从而以更低的成本获取信息,减少交易渠道成本和价格差,从而大大降低融资成本。而这种技术的探索过程中非常需要工匠精神。

“这需要一点一点琢磨,一点一点打造系统,建立机制,可能这是我作为一个工科男更愿意做的事情。”罗川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林 实习生 张均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6年09月20日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