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发展的上海路径

未央网

在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的发展逻辑上,我国以科技金融发展为主线,重点放在以基础设施建设如数据中心、数据和网络安全,以及业务基础设施征信体系、支付基础设施和账户管理体系等金融创新方面,显然与国际成熟金融市场的技术创新路径形成了分叉。时至今日,我们逐步认识到科技金融创新是围绕着金融需求发展、形成技术上的局部微观的中心化创新、宏观技术上“去中心化”的传统创新思维模式,而欧美市场则关注金融的底层技术开发,逐渐形成了以区块链为核心的微观层面局部“去中心化”和宏观层面整体的全球计算机统一的中心化新思维框架。

由此而言,如何布局金融技术将直接影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方向,并涉及上海建设“四个中心”未来竞争力,因此,值得人们进一步探讨和研究。

一、发展逻辑

自金融危机以来,由于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各国货币政策背离情形引发全球金融格局发生巨变。在市场收益率普遍持续下行之际,金融结构竞相朝着“影子银行”转移,金融中介功能从银行内部转向非银行机构,由此导致传统国际货币体系难以助力经济走出困境。

此外,围绕消费者不断求新求变,普惠金融需求不断上升,我国金融业需要探索低成本、低风险和高效率的新架构体系,需要调整传统银行业务结构,捕捉传统服务流程“痛点”,通过降低主营业务收入和提高市场定价能力等,已成银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于是,以互联网金融为代表的科技金融得到迅速发展,但其不能改变传统金融高成本、高风险和低效率的“痛点”。针对这一状况,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分布式金融模式,正是由于开发成本为科技金融的1%、运营维护成本为科技金融的3%-5%等优势而悄然萌芽。

今年以来,国际成熟金融市场区块链技术呈现爆发式增长,注册专利总数超过2700项,对新兴市场的技术、资本和人力等要素方面形成了竞争与挑战。例如,美国伊利诺伊州并非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发展中心,但在吸引区块链创新企业和人才方面,建立了多个政府机构和企业的区块链监管研究联盟,通过清晰的路线来明确区块链技术稳定发展和监管环境。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委员会敦促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明确数字货币监管政策,引导其他监管机构共同监督数字资本和对冲市场影响。如美国银行业监管机构将区块链初创公司的监管纳入其中,并强化新技术以及保护新兴的市场参与者。而澳大利亚数字货币支持者甚至呼吁该领域实现自主监管,以自律方式推动数字货币市场的良性发展。

德勤研究发现,在监管机构、投资资本和政府服务等方面,伦敦、新加坡、纽约和香港等地区更加有利于金融科技的发展,而比利时、墨西哥、南非、印度和肯尼亚等国家的发展空间巨大,而上海则排名第11位。在营商环境、金融发展、基础建设、人力资源以及声誉等方面,上海等地区在电商、支付、微贷、众筹、大数据与智能投顾等金融工具方面得到了充分开发,而分布式账户的技术开发,仍需要政府和企业在监管与资金上共同支持。因此,金融科技包括人工智能、征信、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第三方支付、生物钱包等技术,开发焦点是基于传统金融“痛点”之上,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为目标的金融技术重构,核心是区块链技术。

从开发流程来看,区块链技术的发布和可行性白皮书的形成,再到向业界公布其项目的具体方案和特点以及募集数字私币。其发展需要借助市场的ICO(InitialCoinOfferings这种方式主要是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项目向早期爱好者出售项目代币,然后项目团队将通过ICO获取的资金用于开发和拓展市场),通过募集数字货币来维持金融科技公司的运营,而区块链项目收益权或股份的数字代币权则成为投资的对价,促进数字货币的需求性价格上升。目前,除比特币、以太币之外,有上百种虚拟私币可以选择,市场规模约300亿美元。

目前,国内外有较多专注于ICO平台支持区块链项目的开发并通过平台设定募集上限。由此看来,区块链创新项目的推广与开发,需要IT人士与传统业务人员达成创新共识,才能较好地实现项目的蓝图规划,其中,商业项目对应的数字货币,却代表了投资者的权利和区块链项目的权益,投资者需要对所投资项目进行类VC或类PE的整体估值,并关注熟悉的商业领域。

二、发展实践

从国际发展环境来看,瑞士为了吸引区块链和比特币企业,正在深化互联网金融开发,瑞士联邦委员会宣布放松监管政策,由联邦财政部制定并向联邦议会递交监管草案,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则作出调整,将其监管职责落到实处。

今年9月,美国国会建立区块链核心会议制度和华盛顿区块链中心,特拉华州宣布了两项区块链倡议,即州档案记录转移到开放的分布式账本之中,让注册企业在区块链上追踪股权和股东权益。英国政府拟在各级政府部署企业级分布式账本服务,如博彩委员会明确数字货币规则,用区块链探索管理救济金分发,并在验证领域包括许可证、记录、交易、事件、流程等,确认发生的过程、提供的设备、合法操作等事宜;提供资本运作和资产转移服务;土地登记、财产和房地产所有权确权;政府颁发居民数字身份等。新加坡政府与当地银行开发了区块链贸易系统,为每单贸易发票创建独有的加密哈希值,防止发票诈骗。

从数字货币来看,目前各国央行均在加紧研究并推进数字货币发行工作:厄瓜多尔已经发行数字货币,乌克兰明年四季度将发行数字货币,英国、韩国、加拿大等正积极推进发行工作,保加利亚发布客户身份认证(KYC)文件储存于区块链加密货币并形成全球性主流用户的虚拟货币。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将在1至2年内推出中心化和非中心化两种模式,初期将在银行端先行试点,然后逐渐推广到非银行市场。

从银行来看,彭博报告显示,去年亚洲36家大型银行的总开支约为3800亿美元。而法律公司White&Case认为,在2022年之前运用区块链,可让全球银行基础设施年成本降低150亿至200亿美元。据BusinessInsider报道,为迎接金融科技的挑战,美国银行、花旗银行和摩根大通自去年三季度以来已关闭389家分行。与此同时,埃森哲管理咨询公司发布银行区块链调查报告认为,90%北美和欧洲大型银行机构已介入区块链领域。

今年8月,世界经济论坛(WEF)表示,约80%的全球大型银行将在2017年推出区块链项目,同时,IBM技术公司对200家全球大型银行进行调查后发现,15%的银行将在2017年底推出商业区块链产品。

从证券市场来看,近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MaryJoWhite认为,分布式账本技术可实现互操作和可扩展以及数字资产的安全性,需要探索适应数字证券的新监管框架。德国、苏格兰、爱沙尼亚、澳大利亚、美国相继成立基于区块链的证券交易平台。而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SMA)表示,将从2018年1月1日起对区块链或分布式账本技术进行监管。由此看来,区块链技术对于证券交易降低了运营成本和风险,但同时减少了交易所的清算收入,这将倒逼交易所必须创新服务空间来弥补收益的下降。

从保险市场来看,安联集团、慕尼黑再保险公司、瑞士再保险公司和Zurich等欧洲大型保险和再保险公司已经组建区块链联盟。去年9月以来,友邦保险香港、中国平安保险和MetLife,以及JohnHancock和安联法国等加盟区块链联盟。同时,英国伦敦保险和再保险交易机构伦敦市场集团联合推出智能合约和区块链在批发保险市场应用程序。

专家建议,我国应建立全国统一的、由政府负责的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社会救助制度,以实现政府职能从政策制定者向公共服务提供者的转变,为探讨“点对点”保险、小额保险、数字支付、敏感文件交换、智能合约和投资交易等区块链应用场景提供发展空间。

从航运市场来看,欧洲最大港口鹿特丹港与荷兰银行、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荷兰国家应用科学研究院、德斯海姆应用科学大学等组成区块链物流研究联盟,探索区块链在物流领域的作用。

从黄金市场来看,英国皇家造币厂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衍生品市场供应商CME Group开启区块链技术黄金交易合作,发行价值10亿美元的RMG (Royal Mint Gold),在区块链上进行黄金交易和结算。

从供应链金融来看,企业和个人涉及的生产和生活用品在使用之前,经历了设计、生产、送货和销售环节,参与环节包括零售商、分销商、运输人、仓库、供货商等,由此构成了巨大的供应链网络,其中存在着商品透明度盲点。为了解商品产生、交换和使用中存在的负面因素,消费者、政府和贸易规则制定必须瞄准品牌企业、生产商和制造商等公开流程,需要明确产品产地。然而,消费者仅通过产品包装图片和标签挑选和购买商品,涉及其验证和证明各种证书的真实性问题,从而在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却无法证明内容的有效性。尤其是符合京都议定书CDM机制的地区,在碳减排年度审核认证制度中,由于造假和腐败问题而令审核难以为继。

为此,在应对商业环境动态聚变的生产、供应商和个人账本之间所形成的供应链产业中,供应链金融则利用数字账本转移数字资产的共享机制,可实现从生产、加工、组装到出售的样品材料的安全验证的合法记录。因此,区块链改变了人们对产品、品牌和企业的信任观念,如供应链需要公布品牌商的敏感信息、保护厂商与消费者的身份信息,以及工商证书和诚实与粉饰问题等,了解供应链参与者的信息,让消费者理性消费。而金融部门更需要不断求新求变,才能适应供应链的变化。日前,全球贸易金融运营网络Fluent、印度跨国集团Mahindra Group与IBM和一些初创企业合作,推出了区块链平台的供应链融资业务。

三、上海路径

埃森哲的Fintech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一季度全球在该行业投资总额达53亿美元,同比增长47%。然而,上海市科技“十三五”规划则力推科技金融、科技信贷,到“十三五”末,将国资委系统85%以上的国资集中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等关键领域,今年底集中度达到75%。而今年上半年集中度已达到70%,表现为科技园区类、高科技类、金融服务类公司迅速发展,传统上市公司正积极进入金融、互联网、新能源等新兴领域。

从初创公司布局来看,数据显示,2015年上海市众创空间从50余家发展到2300多家,增长近46倍。累计约有500余家初创公司存在战略定位不清、盈利模式单一、运营服务滞后或缺失、同质化现象普遍等问题,亟待通过技术创新来调整布局和研发能级,吸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初创型企业,这样才能引领上海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四、对策与分析

金融建设是上海发展的“血脉和经络”,核心技术又是金融科技建设的关键,区块链将成上海未来发展模式的基石。笔者认为,上海应围绕区块链中心建设谋篇布局,通过制定有利于区块链技术发展的相关政策、法律制度,加速推进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等底层技术建设。具体建议如下:

1、充分认识金融科技发展重要性。调整上海科技金融与欧美金融科技的发展路径偏差,认识互联网金融因为偏重市场端,忽视底层技术开发和自律信用的建设,导致部分企业偏离互联网金融的基本创新方向的根本原因。通过区块链技术发展,提升自律规范的操作秩序,通过市场的共管共制来减少企业运作和政府监管成本。为此,上海科技“十三五”规划应聚焦金融科技而非科技金融。

2、政策扶持金融科技发展至关重要。从国际上看,瑞士政府将比特币监管项目纳入互联网金融保护议程;波兰议会与波兰比特币协会联合召开区块链公共协商会议,探讨政府在区块链技术进步方面的积极作用;迪拜宣布在2020年前把所有政府文件放在区块链上;阿联酋政府给区块链黑客马拉松赞助14万美元;印度政府和新加坡中央银行就区块链与金融科技展开合作,重点关注区块链和数字支付的创新。因此,明确上海金融科技发展路线图、为数字货币提供合法的制度环境,是上海吸引区块链技术并形成亚太中心的关键。

3、具体落实步骤。首先,在理解区块链技术特点之后,政府应加快探索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地方制度建设;其次,政府组织区块链战略制定团队,并对区块链项目提供合法的专项制度;再次,政府协调概念证明、沙盒机制、小项目等作为突破,在区块链1.0和2.0版本基础上引导探索区块链社会3.0版,然后快速形成渐进式的新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建设和创新思维,并引进基于区块链创新的解决方案,为上海经济建设降低创新和城市生活成本提供更高效的城市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