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的招财宝出现3亿坏账 一个本质为P2P产品的闹剧

未央网

招财宝出现3亿坏账,利用互联网平台将劣质私募债直接分解为公募产品,面向众多散户,再经过多次转让,包装成个贷产品。

金融科技领域发展过去一年的种种变化,也许这是最大的年度事件。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兑付危机,而是蚂蚁金服自身问题的暴露:风险提示不到位、信息披露不完整、误导销售。

事件还原

我们首先将事件过程进行了还原:

12月20日,蚂蚁金服旗下招财宝发布公告称:惠州侨兴电讯工业有限公司和惠州侨兴电信工业有限公司于2014年分别发行的“侨讯第一期至第七期”和“侨信第一期至第七期”私募债,由于资金周转困难无法按时还款。

侨兴3.12亿元私募债发生后。招财宝个人贷产品投资人也收到了违约通知。

招财宝设定,侨兴私募债认购起始金额为1万元,认购后满足一定期限后,可通过招财宝“变现”功能,以“个人贷”借款变现退出,但其底层债权仍为侨兴私募债。

“变现”功能使得原始债权持有人和个人贷投资人形成了新的借贷关系。

涉事的两家公司都隶属于广东侨兴集团有限公司,这笔债券在广东股权交易中心备案,担保人是侨兴集团董事长吴瑞林。

同时卷入危机的还有浙商财险、众安保险,浙商财险为侨兴私募债进行保证保险承保,众安保险提供保证保险增信。

侨兴3.12亿元私募债违约后,关于招财宝发行私募债是否违规和其个人贷是不是P2P业务引发讨论。

那么到底是不是P2P?

据壹零财经报道,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互联网金融项目负责人谭鸿表示,招财宝的个人贷和企业贷的本质是带担保的P2P业务,根据“行为监管”的思路,应该被划为P2P网贷业务的监管范畴。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律师进一步指出,个人贷投资人对应的原始债券持有人,可以划定为P2P业务。

陈云峰认为,依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禁止事项的第十条(七)、(八),招财宝很可能涉嫌触碰监管红线。

8月24日,由银监会等多部委出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出台,13项负面清单中禁止以下事项:(七)自行发售理财等金融产品募集资金,代销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等金融产品;(八)开展类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实现以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债权转让行为。

又到底是谁的责任?

浙商财险的态度是:广东股交中心的索赔资料尚不完整,正在通知其尽快补全。众安保险称浙商保险已启动理赔程序,后续进展众安保险将予以跟进。

作为引发这次债券风波的平台方,招财宝对外表示,自己是开放的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发布产品机构均为银行、保险公司等专业机构,且发布产品须引入保险公司获担保公司提供增信,为投资提供保证保险保障获担保。平台要对产品发布方进行审核,“明确各方权利义务”。

各方显然有踢皮球互相推诿责任之处。

当然,招财宝也再次声明称,投资人的权益受到法律保护,在招财宝获得上述机构反馈之前,投资人可以:

要求侨兴电信和侨兴电讯两家公司偿还本息。

要求浙商财险承担保险责任。

要求担保人——侨兴集团董事长吴瑞林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

要求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敦促各方保证投资人合法权益。

然而问题在于,招财宝并没有提到自身的责任。在招财宝官网上看到的招财宝业务模式介绍、风险防范措施,以及产品合同中的借款协议,都没有提到招财宝自身对违约项目要采取什么措施。

向蚂蚁金服相关PR负责人求证并提问:

3亿坏账存在吗?

坏账是不是高风险私募债?

私募债为什么可以被打包成“定期理财产品”?

出现坏账,蚂蚁金服为什么没有说明自己的责任?请对其中各方责任进行界定。

但是截至发稿,对方并没有回复。而这次兑付危机的本质,我认为正是:招财宝将高风险的私募债包装成“定期理财”产品,让投资者误以为是类似定期存款的理财产品,诱导大家“买买买”。

私募债其实并不适合包装后卖给普通投资者,因为后者从App上看产品介绍,往往很难弄明白其中的产品结构,大部分用户购买招财宝,总以为是蚂蚁金服背书的类似定期产品。

两年前,一位记者也是招财宝的忠实用户,最早也购买过其中的万能险产品。不过,这个产品很快因为打擦边球而下线,后来上线的都以企业贷为主。

考虑到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这位记者后续便停止了通过这一互联网理财平台进行投资。

从一个理性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我有两点考虑:

一是现在实体经济不行,赋税过高,很多中小企业都在生存边缘,有多少企业的利润率能cover掉借款利息呢?企业贷类的产品,实在风险太高;

二是招财宝平台披露给投资者的信息太少,而且,很多产品是把一项借款需求打散了,并不是小额分散的原理。

一位接近蚂蚁金服相关业务的人士曾说,今年9月,蚂蚁聚宝的项目负责人曾很自信的告知该人士:蚂蚁金服已经没有P2P了。

招财宝上述关于公告一出,上述人士表示了愤怒,“蚂蚁金服公然撒谎。”该人士说。

蚂蚁金服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在承担责任上互相推脱,而作为普通投资人的损失又该谁来承担。我们更希望权责明确,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企业风险事件越来越多,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刚性兑付打破是不可避免的,但良好的投资理财环境,当然应该以明朗、公开、诚信的态度来打破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