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P2P当一回救世主又何妨?

未央网

一家P2P平台倒下了,无数家P2P平台又站起来了。行业如戏,你方唱罢我登场,红脸的关公斩五关,白脸的曹操携天子,黑脸的张飞叫喳喳,还有诸多龙套们旗帜翻飞走过场,一对对鲜明的”鸳鸯瓦”、一群群生动的活菩萨,好一派热闹景象!

台上唱戏的自是热闹,可现下里戏迷们的叫好倒彩声往往盖过了戏台上的西皮二黄音。

最近网络上出现不少分析P2P平台生存现状甚至坚决唱衰P2P发展前景的文章,引发不少行业内人士和投资人的热议。那些文章我基本都会看一遍,其中不乏真知灼见,却也难免偏颇共生,学习借鉴之后通常也会收藏,存乎一心。但当身边许多对P2P行业刚刚产生兴趣的朋友,开始转发此类文章并伴以疑惑及善意的眼神劝我撤身P2P行业之后,似乎问题有些严重了。不得不再翻阅这些文章,找找杀伤力来源何处?

回看之后发现,通常此类文章标题深谙传播真谛,极为耸动,笔者背景描述又往往资深权威。然而,我们仔细推敲这些文章的观点,会发现即使文中拿掉”P2P”,很多列举的问题依然存在,了无新意。这样拿中国的金融系统性的诸多不足来论证一个新兴金融模式前景惨淡是否过于苛刻?

即便经济下滑,坏账频发,难道这就是银行惜贷的全部理由?四大行风生水起,股份制银行异军突起,城商行如雨后春笋,信贷规模逐日攀升,享受着国有体制的各种优越,上市后的各类好处,任由一堆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挣扎在高利贷边缘浮沉,银行们多数做着壁上观,美其名曰:尊重市场规律!扪心自问,依然享受着各级政府的小微放贷坏账补贴的银行们,你们心安理得?

P2P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积小善而成多。偶有不轨之徒,使其蒙羞,然余者其心可鉴。奈何青山不容,意欲止之于草莽!

真正在P2P领域埋头做事并积极推动行业发展的人不一定有时间来一一反驳这类言论,但不发声并不代表认同这些观点。所谓的P2P的真相和谎言,更多是媒体的解读,关P2P何事?

P2P,良辰美景奈何天,何处话凄凉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P2P生于西水则为惠,生于东土则为祸。好好的一番赏心乐事,却惹得徒呼奈何。

一些文章中提到的很多系统性问题,包括刚性兑付、信贷风险频发、金融机构不良率上升、类金融机构倒闭、投资渠道有限等情形。仔细推敲会发现,即使没有P2P这整个行业的存在,我们的金融市场依然存在这么多问题,而且积重难返。P2P的出现,并没有让这些问题变得更糟糕。从这点上可以得出一个简单的逻辑:那些文章所指出的各种问题和P2P商业模式本身是无关的,并不能将此作为简单判断P2P这个行业是否靠谱和是否有前景的依据。

遥想当年,四大行坏账高企,实质性已经破产了,政府大笔一挥,”小乔初嫁了”,巨额坏账从左口袋银行装到右口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让国有银行轻装上阵,改头换面登堂入室尽享资本盛宴。

在银行黄金发展的十年,不良率也尚且可控的”康乾盛世”下,我们的传统金融机构们也并没有伸出手来帮帮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直处于自生自灭状态。我们举国的钱掌柜们依然执着地向国有企业、房地产行业以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输送了大量资金,同时也集聚了大量潜在风险。银行直呼小微难做,风险与效率两难。当然难,难在体制,难在观念!当优质客户瓜分殆尽,竞争激起,贷款下沉是市场之手的选择。技术的进步也必将加速这一进程。

国家信用背书的传统金融机构无风险收益高企,银行普遍采用资产定价取代风险定价,信用贷款举步维艰,再加上金融抑制导致民间资本暗流涌动,追逐高利,是整个中国社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的根本原因。

同时,我们的金融市场也没有为普通投资人提供足够丰富、多层次的金融产品去满足投资人的各类财产增值需求,一些文章说屌丝投资人们对专家学者们的”奉劝”骂得最凶,难道他们没有看到,我们的广大投资人们正是因为投资需求压抑太久,而不想看到好不容易让他们可以享受投资乐趣和收益的P2P被一些专家学者唱衰啊!

自律的P2P平台的出现,提供了小额批量资金自由匹配的可能,提高了社会直接融资和风险分散的效率,也许动了某些机构的奶酪,但更多是定位于传统银行的补充,吃了点残羹冷炙,咋就那么不遭待见呐?

水清石出鱼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

中国的P2P是利用互联网解决融资从无到有的问题

中国的P2P平台和美国Lending Club最大的不同在于,美国Lending Club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段降低了融资运营成本,让借款人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得比传统银行信用卡更低的贷款利率,而Lending Club本身最大一块业务就是信用卡的还款贷款。相比美国,中国的P2P平台更多是利用互联网技术为从未在银行获得过融资的中小微企业和个人,获取一个融资的机会,首先解决的是贷款的可获得性问题。

根据2014年的一份民间金融调查报告显示,目前我国民间金融规模高达5万亿,而根据另一份P2P平台发布的《民间利率市场化报告》显示,多数省市在2014年前三季度的平均利率都在25%左右,山东地区平均利率甚至超过28%。面对如此大规模的民间借贷和如此高昂的利率水平,P2P平台正是试图利用互联网技术,将小额借款需求和投资需求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进行匹配,达成时间和空间上的转换,聚少成多,让投资人在分散投资中获得一个不错的投资收益,同时也让借款人有机会获得低于高利贷利率资金。

有些人可能会说,P2P的利率也不比民间借贷低啊?但细心的朋友会发现,在过去的12个月,整个P2P行业的利率水平都在往下走,从网贷之家的数据来看最新的行业利率平均水平已经降到18%上下,而我们点融网给投资人的收益也从去年的16%下降到目前的12%以下。今年8 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也强调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而P2P行业的高利率是阶段性的,随着市场的充分竞争、风控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及优质借款人的涌现和挖掘,P2P利率下降是必然趋势,也更符合普惠金融的理念。

技术进步不是一蹴而就的,但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时间是检验模型的唯一标准,中国的银行业不过区区几十年,却已开始吃老本。互联网企业的无畏精神,同样给信贷市场带来一缕清风。对于未来的信贷技术,很难预测,唯一能肯定的是不能固步自封。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现在全国接近40家P2P平台获得了各类风投的青睐,还有不少是美元基金领投,说句调侃的话,我们拉来美元基金的投资,拽着外国人的钱,来解决中国传统金融市场都无法解决的顽疾病症,即使亏了也不是亏这些整天唱衰P2P的专家学者们,不是吗?

旁观拍手笑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目前P2P行业确实存在不少问题,例如行业环境恶劣、监管迟迟未落地、无法对接征信中心、大数据分析的数据质量差异大、线上/线下运营成本高、部分违法分子混迹P2P套利跑路等等,但问题本身并非无法解决,随着监管措施的不断细化和征信数据的对接,行业整体竞争环境会趋于理性,在监管的合法合规框架下,很多问题会由市场自己解决。

我们同时也要看到,即使P2P行业环境如此,依然有很多的平台不断在夹缝中创新,例如部分平台精做P2P垂直领域,专注于学生贷、供应链金融或者票据市场,又如我们点融网,全国首创了极致分散投资方式”团团赚”。正如马云所说,传统金融机构动脉静脉血管,而互联网金融是毛细血管,即便P2P平台的交易量小,甚至多数P2P的放贷量比不上银行的一个支行,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价值,在行业环境逐渐完善下,P2P可以在技术驱动和创新下做得比现在更好。

传统金融机构在面对民间借贷、中小微企业时都悲观叹息,虽然国家一直鼓励和支持,但在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上一直都没有进展。但从互联网人的市场化逻辑来看,在充分自由和规范的市场规则下,凡是总有一个解决方案。传统行业用几十年做的事情,在互联网时代可能几年就可以完成。未来10年互联网技术还会继续发展,大数据的质量和分析水平也会不断提高,在市场规则下,我们始终相信互联网可以改变金融,可以带来更好的生活。如果银行不愿意做,就让我们P2P放手来干吧。天将降大任于P2P,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央行在最新发布的《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再一次提到,”进一步完善互联网金融相关标准和制度,促进公平竞争,加强行业自律,提升风险防控能力,切实维护投资者权益,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民间金融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但我们相信互联网、相信市场的选择。十年前,谁也无法预知第三方支付的崛起能席卷陈旧保守的网银支付,牢牢把握了草根客户的金融入口,而今,P2P的燎原之势,谁又敢断言他不是小微客户的雪中炭?

且让P2P当回救世主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