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农村金融是蓝海 为啥都不往里面跳?

未央网

今天是大年初六,轰轰烈烈的返乡大军陆续开始返城。据国家发改委、交通部预测,2017年中国春运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78亿次。中国春运历来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迁徙”,春运期间,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上演“空城计”,相反,春运过后则是农村更长时间的空旷,我们的家所在的那个“农村”已经变成了我们临时停靠的港湾,而更多的财富、资本、商业行为发生并停留在了那个陌生城市。

“城里套路深,我要回农村”,这句套话被我们广泛使用,在互联网新金融领域同样如此,甚至有业内人士在一年之前就已预测“农村市场是互联网金融的下一个蓝海”的论断。

诚然,农村市场的巨大服务空白是令互联网金融企业垂涎的巨大机会。据中国社科院2016年8月份发布的《“三农”互联网金融蓝皮书》显示,自2014年起,我国三农金融缺口超过3万亿元;2015年我国三农互联网金融的规模为125亿元,到2020年将达到3200亿,在“三农”金融领域的占比提高到4%-5%。然而,在当时全国2000家正在运营的P2P网贷平台中,专注于“三农”互联网金融平台不到10家;因此,只有27%的农户能从正规渠道获得贷款,40%以上有金融需求的农户难以获得贷款,

此外,农村金融市场还更看重政策支持。针对农村金融市场,国家支持的政策不断,2016年11月,国家发改委17日印发《全国农村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加快建设健全的农村金融体系等三项具体措施。2016年年初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引导互联网金融、移动金融在农村规范发展。

都说农村金融是蓝海 为啥都不往里面跳?

然而,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从2015年底以网贷为主的互联网金融进入监管合规整顿阶段,以及城市的竞争激烈等原因,众多企业纷纷寻找新的突破口,农村市场被广泛看好。但2016年互联网金融企业发力农村市场的并未达到预期,依然处于缓慢发展阶段,一片唱好之中,更多的人却处于缓慢发力状态。

虽然已经有相关人士预测,未来两三年内,农村互联网金融的市场规模将超越互联网金融,但至今我们并未看到爆发的基础条件已经形成。据亿欧从多个农村金融创业者获悉,农村金融依然面临诸多难题,甚至困难重重。

农村萎缩的现状是头等难题

米易县冰雨森农业的董事长赵世雨向亿欧表示:“整个社会一直对农业很关注,但金融支持农业较少的原因是农业太分散,不容易控制,回报低周期时间长。但社会又离不开农业,一群散户自己在探索农业发展,知识文化少,思想观念达不到,所以农业还是处在无法控制的市场,无法抗衡自然的低级层次。并且,人才流失非常严重,现在农村读了书的人都往城市跑,很少有人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去农村改变农业。”

的确,在提倡科技产业的当下,农村和农业越来越成为边缘产业,农村的制度创新和科技创新发展缓慢,人才和资源大规模流向城市,并形成长期的非良性循环。因此,深层次来看,包括农村金融在内的农村问题,本质上是制度问题,一个市场的爆发必然需要大量人才和资源的支撑。

此外,从农村现状来看,农村的智能手机的普及已经远远超出预期,但支撑金融爆发的基础设施仍不完善。据亿欧统计,当前在农村市场的业务覆盖移动支付、互联网保险、理财、借贷、消费金融等多元业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仅有阿里、京东、村村乐等为数不多的几家行业巨头,如蚂蚁金服的旺农贷、旺农保和旺农付。因此,农村金融业务形式的单一,正如上述蓝皮书数据,2015年,全国“三农”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总体业务规模为120亿-130亿元,中位数为125亿元,其中包括P2P网络借贷124亿元,众筹1亿元。

整体上,农村互联网金融行业仍处于单一业务布局阶段,换言之,农村市场仍处于早期基础设施的搭建和用户培育阶段。

农村征信普遍缺失,需通过多种途径从零建立

金融的核心是风控,农村市场同样如此。然而,目前农村金融市场的仍处于信贷员的人为审核把控阶段。

毋庸置疑,互联网金融这一新型商业模式的优势在一线城市已经得到验证。业内人士指出,凭借技术优势,新型互联网金融手段可以:一方面,消除金融的地域歧视,积极吸引城市富余资金回流农村;另一方面,通过新型风控模型的搭建,可以更深入挖掘农民信用,并将其资本化,从而复制城市的经验,建立农户信用记录,进而提供更多金融解决方案。

据亿欧了解,当前农村金融市场的主要参与主要包括4类,除了本土的信用社、城商行等传统金融结构,还有新希望集团、大北农集团等大型传统三农产业服务商;京东、阿里、苏宁、一亩田等互联网电商平台;翼龙贷、宜信、开鑫贷等P2P平台。

以上三者的风控思路和获取农民信用的途径各有不同:传统产业服务商具备传统产业链,通过核心企业向下游延伸,如新希望集团以养殖为基础向饲料、食品等领域延伸。互联网巨头则复制城市的经验,通过电商下乡“工业品下行、农产品上行”的交易模式建立征信数据。而纯粹的农村金融平台的风控渠道则较为狭窄。

加之,我国农村地域广阔,风俗人情和地方特色浓厚,经济发展水平也存在较大差别,产业结构的发展层次参差不齐,这些都给征信数据的建立和获取,以及风控模型的搭建提出了更高要求,很难大规模地实现统一化、标准化。互联网金融之所以首先在城市取得爆发,其主要原因在于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为互联网金融风控的流程化、标准化创造了基础,但农村市场与城市相比却有着天壤之别。